籃球巨砲家豪

體訓隊公共玩具
國中在游泳池被同學輪幹多P
隔壁住着个警察同志
山上的孩子
捷運上淫玩嫩學生,反被報復操爆




427864642807780180_279700115

阿正讀的是理工,剛升大二。這學期剛找到的新工作讓他又愛又恨。愛的是這個今年高二的新學生,家豪,他是籃球校隊隊長,帥氣的短髮,一身結實古銅的肌肉不說,笑起來又真的是陽光般的燦爛,阿正第一眼看到他時真的覺得自己要愛上他了。但是等他上完兩次課就發現不對了。家豪除了身材好長的帥之外…似乎是…沒有其它優點了!!!理化一竅不通,阿正不管是倒著教還是正著教,對家豪似乎都不太有作用;而且家豪感覺上還是個死異男豬哥,房間裡偷藏一堆PLAYBOY,常常還跟阿正討論哪個女明星波超大,一定很騷、自己那方面有多行…等等。於是阿正只好盡量想辦法把這個工作當做是做善事,能教就教。而且這工作也沒那麼不好,畢竟有帥哥相伴,有時還會遇到家豪剛洗好澡,只穿著一條白色子彈內褲的場景,比阿正高出10公分的個頭,健碩又有活力的年輕身體,平坦結實的腰腹…。阿正每次提早到的原因,就是為了能夠用余光偷偷瞄一下家豪子彈內褲中那一包沉甸甸的上帝造人的恩典

只是沒想到今天上課才十分鐘,​​「正哥我給你看點東西,很精彩喔。」家豪邊打開計算機邊對阿正說。 「拜託…今天又要上不完了啦。」「哎,一下下就好啦,真的只有一下下喔」阿正不知道他在搞什麼名頭,湊近計算機去看,只見家豪點開了一個視訊的檔案…畫面中的阿正,坐在椅子上,雙腿大開的玩著自己的小老弟,一隻手還擰著自己粉紅色的乳頭,臉上一派享受的表情,套弄一下還不時回到鏡頭前露一下臉,打幾個字,然後又坐回去。阿正提起了自己的大腿,露出了粉紅色的小肉菊,開始用手指一下下的插著自己,表情似乎在說「我把我自己弄的很爽」…鏡頭拉近,阿正用兩根手指插​​入自己的小洞,一進一出的,小穴似乎把他的手指夾的緊緊的,抽出來時特別慢,手指上還有滑亮的黏液。鏡頭又拉遠,阿正的另一隻手也開始繼續​​撫慰自己腫脹的陽具,用力的握緊套弄,就這樣前後夾攻的玩弄自己將近10分鐘…直到畫面裡的阿正突然彈起來,鏡頭里塞滿了一顆粉紅色的龜頭,一股一股的吐出白濁的精液

阿正張口無言的說不出話,他不敢相信那天玩視訊的對像竟然會是自己的家教學生「怎麼..怎麼會是你..?」阿正不知是興奮還是害怕的吐出這句話。

「正哥,這樣不是很好嗎…你那天不是說很想被我玩嗎?」家豪靠近阿正的耳邊,用接近耳語的聲音對阿正說「我就趁現在…來幹你…」阿正被他嚇了一跳,站了起來,家豪見阿正站起,馬上把阿正推倒在床上,想要壓制阿正。 「放手…你瘋了嗎…」阿正一邊掙扎,一邊小聲的說著,因為雖然房門是鎖的,但是其實家豪的父母都在外面看電視。 「正哥你才要住手,你希望我把剛剛的影片流出去嗎?嘿嘿…」阿正突然一陣心寒,完全忘了家豪他可能可以這樣做。 「放到各大討論區讓人抓下來參觀你的小屌小肉穴,還是傳給你學校的人,讓他們好好認識你啊?」阿正原本用力推開家豪的雙手,慢慢的軟化下來,他不知道家豪會不會這樣做,但他知道如果影片被流出去的話,他無法承受這後果…「對嘛,正哥。我知道你其實很想跟我來一炮的…不然你怎麼會跟”18cm籃球巨砲”聊天呢…而且你那天不是也說你很想跟我來真的嗎…」家豪用一種無辜小動物的表情,說出一句又一句惡魔般的台詞。阿正真的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可是眼前的局面,他沒有選擇,只好閉上雙眼默然…家豪放開了阿正,拿了個枕頭靠著坐了下來,兩手擺在頭後面,兩眼發著亮光的說「先幫我服務一下吧。」 阿正跪了起身,往家豪移近。阿正不是沒有經驗,相反的他經驗可多著呢,要是平時碰上家豪這種好貨色,他早就不顧形像把對方掏出來大吃大吞了。只是現在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動手,一具青澀結實的男體,在他面前強制他服務,偏偏這人卻是他的家教學生

「快點,你不要忘了家教只有兩小時喔,弄的我不舒服的話,你就看著辦啊。」阿正聽了家豪的通牒,把心一橫,一隻手就往家豪的褲襠摸去。阿正隔著家豪的運動短褲,撫摸著家豪的驕傲,有一條硬硬熱熱的東西在黑色絨布下形成一片隆起。阿正沿著家豪的膝蓋,慢慢的摸過毛毛腿,往鼠蹊移動,家豪的大腿抖了一下。阿正的手伸進了運動短褲,摸到三角褲的邊,他抬頭看看家豪。家豪臉色微紅的盯著阿正,微笑的抬了一下頭,示意他繼續。阿正覺得自己好像在探索什麼的感覺,手指一伸,包住了一大包軟軟的肉球,阿正知道那是家豪的兩粒大睾丸,他輕輕的包住它們,隔著內褲,揉啊揉的,好像在撫摸兩隻小小白兔。家豪的大腿又欣奮的抖了幾下,阿正沒抬頭,只是感覺兩粒東西慢慢的上移下移,漸漸的變硬。

阿正把手往移,摸到了那根他又恨又愛的火熱的陽具,阿正用手抓住家豪粗壯的肉棒,一時之間阿正也開始心猿意馬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家豪真的有一根”18cm巨砲”,而且還是很粗的一根東西。根據他這一兩年的經驗,他知道這樣粗長的陽具,會讓他進入怎樣的情慾世界,阿正不由得也硬了起來,偷偷夾了一下屁股。他兩手並用的,隔著子彈內褲抓住家豪的陰莖,握的飽飽實實的,緩緩的往上往下移動。阿正不經意的摸到內褲上有一股冰涼的感覺,原來家豪已經興奮的流了許多液體。阿正往上尋找家豪的龜頭,摸著摸著,突然摸到一塊肉!原來家豪的大龜頭已經竄出內褲外了!一顆圓大發熱的肉球,尖端汩汩的流出黏液。阿正很自動的脫下家豪的運動短褲… 白色的子彈內褲,正中央已經被撐成一根柱型,柱子的頂端,有顆紅腫的雞蛋頭微微發出黏液的光茫。

阿正又看了一下家豪,家豪的臉色又更紅潤了一點,也不再嬉皮笑臉,微微的喘著氣,「很大吧…嗯?」阿正伸出了舌頭,在家豪的蛋蛋上轉一轉,再沿著那跟粗實的樹幹,一直往上到家豪的龜頭,用舌尖在龜頭上畫圈似的黏舐,然後伸進那在出水的馬眼裡…「啊…啊啊…」家豪的陰莖突然彈了一下,下身也忍不住往上一抬。隔著內褲,阿正開始用雙唇按摩家豪的肉柱,先上面、再下面、再上面…直到整條白色內褲都被阿正的唾液濕套,呈現半透明,阿正可以看到那根黑紅的粗大傢伙似乎正在搏動著,並且變的更大…更硬…忍不住更興奮了起來…兩手把內褲一拉,一根青筋盤走,充血漲紅的粗腫肉棒就在一片黑色的草原間聳立了起來…阿正雙手一扶,伸出了舌頭,像在舔棒棒糖,又像在用舌頭替家豪清理似的,每一寸都不放過。家豪剛洗過澡,整個胯下有一股乾淨的氣味,加上肉棒分秘的淫液,微微散發著麝香味。阿正愛不釋手的舔著家豪的巨棒,他注意到家豪已經閉上了雙眼,呼吸也開始變的很快,並且不停的在抖動他的大東西…然後阿正用舌尖刷了一下龜頭的溝…家豪彈了起來!並且脫掉自己的背心… 「把衣服… …和…褲子脫下…」家豪睜開有點泛紅的雙眼對阿正說。阿正沒法違抗,而且這時他也已經不想反抗,已經很久沒和人性交…他緩緩的脫下了外褲,露出了白裡透紅的雙腿。 「脫光…。」連最後一步也走盡,阿正認命的褪下最後一絲遮蔽,全身被已經引發了獸性的家豪用目光掃了一遍,偏偏自己的小弟弟卻站得直挺挺

「早就​​知道你欠乾了…過來…幫我吸…」阿正面對著家豪,蹲了下來…「不是這樣…,是轉過來…」阿正不知是興奮還是害怕,像是被電到一樣彈了一下,微微發抖的轉過身來,用自己的背,自己白嫩的雙臀…兩片臀肉之間的小菊穴面對著自己的家教學生…阿正一時之間太過害羞,停住了動作。 「啪!」家豪打了一下阿正的屁股,「快點吃啊…」阿正聽話的張開了嘴,對準了家豪蛋大的龜頭,含了進去。 「喔…耶…」才剛含住龜頭,家豪就忍不住發出低吟,並且開始用力,想把自己的肉棒全都塞進去。阿正配合的用嘴巴還有口腔夾緊家豪的肉棒,並且讓他慢慢的進入,然後在家豪後退時阿正又用舌面刷著龜頭的面,然後再一次吞入…吐出…。突然阿正感覺到家豪在撫摸著他兩片小臀肉,並且滑向中間,輕輕的用手指試探的刺了一下小洞…「嗚嗚…」阿正十分的敏感,只是這樣被家豪一摸就有了感覺。於是下一瞬間,阿正忍不住抖了一陣,因為家豪開始用舌頭攻擊他的菊穴,一下子繞圈,一下子輕頂,一下子又大範圍的舔刷…阿正一陣頭皮發麻,他就快忘了自己是被強迫的,很想像平常跟人ONS一樣,請對方趕快操他。阿正一邊享受著家豪的挑逗,一邊也為了轉移注意力認真的吸吮著家豪的大屌,整根東西又變的比之前更長更硬更粗了,而且還發著亮光,十足的人間凶器。而家豪這邊的行動也差不多,一邊挺動著下腹操阿正的嘴,一邊開始用手指頭打開阿正的小洞…第一根手指緩緩的刺入,輕輕的轉著、前進著,一直到阿正的小穴把手指全部吞沒,家豪可以感覺到前方的人興奮的顫栗,以及孔道裡一陣夾緊,微微使力的拔出手指,手指退出來的一瞬間還隱約聽到「波。」的一聲,然後小穴像是在說話一樣的抖了一下,又縮了起來。家豪這次換了兩根手指,進去就不像一根手指那樣順利了,他只好一小退一長進的慢慢的推進,直到兩根手指又整跟進去之後,家豪開始在裡面用他的兩根手指作亂,這邊轉轉,那邊壓壓,「啊…啊…不要…」阿正忍不住吐出了家豪又濕又滑的肉棒,輕聲求饒。

家豪把阿正翻過身來,分開阿正的兩條大腿並且用跪姿保持阿正的屁股抬高。一手握住了自己的肉棒,一手又刺入阿正的肉洞。 「求我幹你啊。」家豪退出了手指,用他濕亮的肉棒,在阿正的開口摩擦,小穴沾滿了晶亮的潤滑液「求……..」「求什麼,大聲點?」「求…求你干我…」阿正一手反遮自己的臉,害羞著聽這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說你很想被我幹。」「我…我很想被你…….幹…」「嘿嘿…我知道…每次你都偷看我那裡嘛,今天就讓你爽個夠啊。」

家豪把阿正翻過身來,分開阿正的兩條大腿並且用跪姿保持阿正的屁股抬高。一手握住了自己的肉棒,一手又刺入阿正的肉洞。 「求我幹你啊。」家豪退出了手指,用他濕亮的肉棒,在阿正的穴口摩擦,「求……..」「求什麼,大聲點?」「求. ..求你干我…」阿正一手反遮自己的臉,害羞著聽這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說你很想被我幹。」「我…我很想被你…….幹…」「嘿嘿…我知道…每次你都偷看我那裡嘛,今天就讓你爽個夠啊。」

話一說完,家豪就把龜頭對準了入口,慢慢的擠了進去。 「啊啊…小力一點…」阿正感覺到一陣撕裂的痛苦。 「你不是…就是喜歡大的嗎,哼?」家豪”橋”了一下,大龜頭慢慢頂開了小穴,一寸一寸的前進,不知不覺小穴已經把整個龜頭都包住了。 「伊..啊….」阿正壓低聲音的叫著。家豪把阿正的兩條大腿抓住分開,同時身體也順勢的使力,粗長的肉棒一寸寸的塞入阿正的肉穴裡。 「喔…喔喔…」阿正可以明顯的感覺的家豪的東西好像正在把自己打通似的,一點一點毫不留情的插了進來。家豪同時也覺得自己肉棒的前半,已經擠進了一個又緊又暖的好地方,恨不得快點全部插入這個小洞,「幹…你還真緊啊?…」把腰使力一沉,整根肉棒就全部沒入阿正的開口,達到了阿正的最深處。 「啊啊啊!!!!…哈啊…..」被這樣一根粗硬的東西一下插入,阿正忍不住痛的一聲驚叫。他可以感受到家豪的那正在不停搏動的肉棒在自己體內好熱!好硬!「噓! 你想叫我爸媽都來看嗎??」家豪口上擔心,底下卻把肉棒在小洞裡磨啊磨的,讓阿正又不知是痛還是爽的嗯嗯悶叫。 「你知道嗎,你真的比我幹過的所有女生都還緊ㄝ…..喔….真好……」此刻家豪嘴巴微張的在享受阿正通道內無聲的按摩。

「咚咚咚!!!」 「…….」交纏的兩人因為突然的敲門聲,停止了動作。 「家豪,怎麼啦??,阿正怎麼了嗎??」家豪的媽媽在門外問道。 「媽,他沒事啊!…..(小聲):快跟我媽說你沒怎樣啊!」 「伯母,我沒事啊,喔!…….」在阿正回答的同時,家豪突然拔出了整根肉棒,又狠狠的刺了進去! 「阿正你還好吧???」家豪惡作劇的開始大開大放的干著阿正的屁眼。阿正雙眼無辜怨懟的看著家豪壞壞的笑臉,面容皺在一起的承受家豪不留情的攻勢,但又不得不強裝正常的回答門外的伯母「我…嗯…真的沒..嗯…沒事!」家豪又露出邪惡的笑容,胯下仍不停歇的拔出又刺入。 「喔,好啦。不舒服要說一聲啊。」

「謝…謝…..」阿正的謝謝被家豪對他後庭的猛烈抽插,拉的斷斷續續。 「媽,我想他應該很舒服吧?」家豪小聲的壓下身對阿正說。阿正的身體被家豪壓著,好像被折成兩半一樣,同時家豪兩塊結實的臀部,也像在跳舞一樣,隨著家豪抽插的動作,上下的鼓動著。家豪看著阿正扭曲的表情,全身微微的發紅流汗,他有一股凌辱阿正的快感。胯下的肉棒被阿正的小穴嫩肉不停的收縮夾緊,傳來陣陣酸漲酥麻的感覺,讓他好不快活。而下面被他騎著的阿正,似乎也有同樣的反應,除了自己的小洞被粗硬的肉棒充實的撐開,家豪還不停頂到自己最深處,讓他又癢又麻,他的小弟也是一樣站衛兵站的直流汗,抖個不停。

「爽嗎??正哥??啊?」家豪停止了動作,停在最深處,上下左右擺動著公狗腰,牽動著陰莖在阿正的體內畫圈。 「我…喔……好…」阿正被他這樣刺激,又是一陣癢,巴不得家豪快點幹他。 「好什麼啊??」家豪拔出了肉棒,又再把肉棒全都塞進去,然後在裡面故意挺動肉棒。好像阿正就是一台洩慾的工具。

「喔喔!!…你…你幹的我好爽….」阿正忍不住說出這句話,雖然也是事實。家豪一得意,把阿正的雙腿放下,跨坐在他一隻腿上,同時把他另一隻腿舉的高高的,然後兩手分別抓住阿正的爽腳,肉棒一刺入,又開始進行活塞運動。阿正只覺得害羞萬分,因為這樣一隻腳舉高高的的動作,就會把家豪的肉棒和他的小穴的一舉一動都一覽無遺。果然家豪就是喘著大氣,雙眼看著自己的驕傲兇猛的進出阿正粉紅色的嫩穴,小穴好像有吸力一樣,每次家豪要拔出來時,小穴好像就會把肉棒吸回去,不肯放手。而每次肉棒一要擠進小穴裡時,交合處就會有許多分泌物被擠出來,就這樣一進一出,兩人的交合處已經濕黏的不得了,每次抽插時都會發出「吱、吱」的聲音。家豪興味盎然的看著兩具肉體的結合處,他眼光轉向被自己插的失神的阿正,臉上的表情分不是高興還是痛苦,就好像是七情六欲全都擠在同一張臉上,因性交而扭曲,只是無力的發出「哈啊….啊…….」的淫叫聲。 「啊,我想到了。」家豪突然停了下來,拔出了肉棒,小穴因為被撐開太久,突然失去陽具的填充,像個小嘴般的在吐氣。阿正不知道家豪又想到什麼壞主意,他看著家豪的背影走向櫃子,家豪的身材真的很好,尤其是他的臀部又挺又翹,腰間也沒有半絲贅肉,而且現在全身散發著汗水的光澤,真是十足的性機器。家豪拿了條童軍繩和一條白襪轉身走過來,胯間黑紅的性器好像有生命一般的在向阿正點著頭靠近。 「你要幹嘛??…唔唔!!…..」家豪把白襪塞進阿正的嘴巴,塞得滿滿的,不留一點縫隙。 「轉過來,背對我。」家豪一個口令,阿正只好一個動作。

他轉過身來背對著家豪。家豪拿起童軍繩,把他的雙手綁住。 「頭低下,屁股翹起來。」阿正覺得自己此刻真的再屈辱也不過了,但他心中卻又有股莫名的興奮,覺得自己真的十分淫蕩,怎麼可以做這種事??他彎下了身,膝蓋和頭頂著床鋪,只有屁股翹的高高的。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身體最羞恥卻又最爽快的那個地方,因為這個動作完全了暴露了出來。

他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容器,正在等著肉棒放進身體。 「我到底在幹嘛…..啊啊啊……又….」在他的身後,一根陌生又熟悉的粗硬東西,正在頂開他的小洞,火熱的刺了進來。家豪看著自己黑紅的肉棒,一寸寸的刺進阿正的粉紅色的嫩洞。好像這是他擁有的一根肉做的鑰匙,要從阿正的密穴,插進阿正的身體,開啟阿正的肉慾。 「唔!!….」家豪把他粗大的東西快狠準的深深刺入,阿正頭頂著床鋪,嘴把被白襪塞住,無力發出變調的嬌喘「唔…唔嗚…」!

「啪答、啪答……啪答…」汗濕的下腹與臀部,在激烈的碰撞下發出聲音。家豪抓住了阿正的腰,一隻手則抓著童軍繩,兩手的動作配合下腹的節奏,一次又一次的將他碩大的肉棒插入阿正體內的最深處。他在駕馭一匹他新得到的馬。而他要在第一次騎牠時就讓他知道誰是主人。 「哼….幹..幹死你…好不好啊??…哼??…幹……」

阿正原本就已經快被家豪連翻的攻擊給弄射了,這時這股淫虐的味道,也讓他更為興奮,他的雙手被綁的死緊,完全沒法出力,只能跟著家豪下身衝刺無力的前後擺動。家豪看著阿正的背影,他被綁的雙手,兩片被撞的發紅的白色臀部中間,黑紅色的肉棒全根插入阿正的洞裡,又快速的全根拔出…一股征服的快意,忍不住加快了乾操的節奏… 他心想:「我現在…再..再射他滿肚子,就真的…是…最棒的幹炮了!!」「唔….嗚嗚嗚…..」正在這麼想時,阿正的小穴好像在擰乾抹布一樣的絞緊了起來,好像好多好多圈的嘴巴正在同時吸吮著他的肉棒,原來胯下顫抖的阿正已經承伏在自己肉棒之​​下,被自己幹到高潮了!! 肉棒被肉徑的夾的一陣酸軟,精關也忍不住失守。 「嗯!!喔!!!幹….幹.幹…….呃!!喔喔..喔……」兩粒大睾丸往上一縮,肉棒一陣大跳動之後,十幾道的濃稠滾燙的精液就這樣噴濺在阿正的最深處,家豪俊帥的臉龐因為強烈的高潮而扭曲在一起,而身體則弓成一個新月形,背肌和臀肌像是痙攣般一樣的繃緊,他整個人好像一把張滿的弓,而最前端死抵著阿正的屁股,要把精液全射進阿正的身體。

「唔唔….嗯………」阿正在被家豪幹到高潮射精的同時,又被家豪在身體內射出了精液,燙的他全身都暖暖的,身體忍不住虛脫的軟了下來。 「呼……正哥….你那裡真的很爽ㄝ!」家豪射精之後,把還微腫的肉棒拔出阿正的小洞。小洞一時閉合不起來,一股一股的收縮著,排出了剛剛家豪把身體灌得滿滿的精液。家豪一邊把阿正的繩子解開,一邊看著阿正的合不攏嘴的洞口,緩緩的吐出自己的體液…那好像是某一種證明,一種身分的證明…對於阿正和他。光是這樣想著,家豪又興奮了起來。 「你現在可以把視訊刪掉了嗎?」阿正一拿出白襪之後馬上回到正事,好像剛剛他第一次被人幹到射精的激情只是家常便飯,即使他已經全身無力到手都舉不起來了,也不能忘記忘這件事情。

「別急啊,正哥。」家豪對著阿正壞壞的笑。 「你還想怎樣…」阿正按著自己微微黑青的雙手,無力的問道。 「我剛弄的你很爽喔?」家豪靠近阿正,淫邪的問道。 「你…屁啦!」阿正瞥過頭,他不能承認。 「你說實話啊?」 「你走開啦!…沒有啦!」 「那為什麼…你把我的床鋪射的亂七八糟的啊?」家豪指在床上一大灘黃濁的黏液,那是剛剛阿正被家豪插到射出來的一大泡精液。 「我…我沒有…」 「是喔…」家豪一手捏上阿正的屁股一邊問。 「…….」 「可是它好像不同意ㄝ…」家豪的手指再次滑到阿正的洞口邊,輕輕的搓著。 「啊..哈啊….嗯…..不….要…」阿正在家豪的刺激之下,顫栗的回答著「真的嗎?…」整根手指插進被幹的有點紅腫的洞裡,在深處攪動.. 「哈…哈啊…..對啦!…唔….」阿正希望家豪不要再問下去,他覺得自己已經快漰潰了。

「那就讓我….把你操的更爽吧。」家豪抽出手指的一瞬間,阿正突然感到一陣空虛,疑惑的抬起頭。卻看到家豪指了指自己的下面。剛射完精的他竟然又硬起來了!胯間那一條又是跟剛才一樣怒直指天,甚至比剛剛還腫了一點。 「你…你是變態啊!?」 「少囉唆!」家豪抓起本來就比他瘦的阿正往牆上一頂,抬起他的左腳,手扶著肉棒一探阿正的小洞,又再次的刺入阿正的洞裡。由於他們剛剛才做完,而且家豪射在阿正體內的精液還沒排乾淨,家豪可怕的陽具沒有障礙的長驅直入。 「啊!…..」阿正感覺到家豪的陽具,慢慢的又插了進來,不,應該說是他慢慢的掉了下去,因此慢慢順勢的把肉棒塞進小穴裡。但他只有背靠著牆壁,雙手也無力的撐在牆上,如果下半身不纏著家豪的話,他就會掉下去,為了維持平衡,他要夾緊家豪,但同時這個動作又會把家豪往自己拉近,於是肉棒被他這樣一拉,好像比剛才更深入自己… 「我…我不要…..啊……」阿正被刺入的同時感受到無法忍耐的酸軟,但他沒有力氣撐脫,又要避免自己掉下去,只好乖乖的夾緊家豪,並且半主動的”坐上”家豪的肉棒。家豪對自己使壞又成功十分的得意,抓住了阿正的窄腰,又開始進行猛烈的活塞運動。 「啊……啊啊……拜託…我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啦….」阿正被家豪一下下的衝撞,上半身靠在牆上,上上下下的滑動著。他受不了家豪如刺槍般的死命撞擊,尤其是他們明明剛剛才辦完事之後,自己的肛門還十分的敏感酸漲。 「你不是…很喜歡…我操你嗎??」家豪得意的抽插阿正的孔道,他對阿正的身體正在興(性?)頭上,從陽具硬挺的程度,還有小穴內依然強烈的摩擦快感,他心想「一次就把你操翻…以後你就听話了。」

他把阿正抱回床上,讓阿正坐在自己身上。 「我要你自己動。」家豪硬挺的肉棒像跟火柱一樣插入阿正的體內,阿正無力的挺著身子,開始上下的用他緊窄的小穴套弄著家豪的貪得無饜的肉棒。 「快一點…」家豪用力向上一頂,深深刺進阿正身體,阿正受不了,不得不加快速度。阿正覺得自己好像在被一根火熱的棒子攪拌自己的身體,拌得他頭暈目眩,而這跟棒子就是他家教學生的粗大性器,而他則是他的家教老師…用身體.. .阿正伴著自己意亂情迷的思考,賣力的上下吞吐著家豪的大屌。阿正在家豪身上像坐船似的晃動,雙手放在家豪兩片厚厚濕濕的胸肌上以求平衡。他看著這個插入自己的男孩,小麥色的結實肉體因為汗水而濕滑發亮,雙手傳來兩塊胸肌的溫度還有硬的凸起的乳頭;八塊腹肌像有生命一樣,隨著男孩下身的挺動,一塊一塊的在收縮放鬆著;以及他無法忽略,股間那一團火焰。家豪配合(操控?)著阿正的動作,每次阿正坐下去時,他就往上頂,同時雙手抓在他的腰上,用力往下拉;而阿正要往上移時,他也把屁股往下壓,讓他粗長的肉棒能退出多一點。兩人就這樣配合著肉棒與肉穴的活動,一上一下…一下一上….插的阿正好像靈魂出翹一樣的恍惚,嘴角還不小心流出口水來…家豪的呼吸也慢慢的不規律而急促…. 這樣抽插了百來下之後,家豪知道自己又快要爆發了,而他這次不打算射進阿正的身體

他起身壓倒阿正,坐在阿正胸口,讓阿正不能動彈,阿正沒有反抗,也無力反抗,只是看著家豪在自己面前不到1cm的距離不停的搓揉自己的肉棒。家豪閉上雙眼認真的而賣力的打著他的大砲。阿正看著那顆紅嫩的龜頭,在自己眼前閃耀著,忍不住伸出舌頭去舔,並且刺激尖端的正在出水的馬眼…家豪很自然的把肉棒又刺進了阿正的嘴裡,快速的干操了起來。阿正配合的嘟起嘴巴口腔,增加家豪的爽感,突然他感覺到家豪肉棒突然又漲大了一點,他睜眼瞄了一下家豪,家豪帥氣的雙眉揪結在一起,嘴巴低聲的喊著「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嘴裡…臉上…嗯…啊啊啊啊!!!!….」 家豪呻吟的同時,阿正感覺到口中的肉棒一陣跳動,有一發腥臭的濃液射進了自己的喉嚨,阿正一陣反嘔,他嘴裡塞在家豪的肉棒,吐不出去,只好反射的把家豪的生命精華吞了進去…家豪快速的捏緊自己爆發中的大屌,讓”它”不能發射,然後一邊從阿正嘴裡拔出來,手一放開、屁股一夾,肉棒鼓動收縮著噴射出第二發、第三發、第四發…阿正感覺到有一道又一道的黏稠的液體,有力的打到自己的額頭,臉頰,鼻子,嘴唇,耳朵… 「喔喔…幹…..」家豪意猶未竟的搓著自己已經發射完的大屌,用龜頭把射在阿正臉上的精液塗散開…然後像是在塗護唇膏似的,用紅色的龜頭把阿正的嘴唇上精液擦開…家豪臉色微醺,瞇著眼看著滿臉都是他精液的阿正,他說:「幫我清乾淨… 」說著就把原本在阿正嘴唇邊摩擦的龜頭塞了進去…阿正用柔軟的口腔包住這顆再次闖入的大龜頭,舌頭舔舐著嫩而溫熱的龜頭,沒射乾淨的精液被舌頭擠了一下,從馬眼裡汩汩的流出來…流到阿正的舌頭上…流進阿正的口腔。

Older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