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部新生

德國異男室友被我成功勾引
小虎牙店員
體育班學弟們
我和修行朋友的慾情邂逅
激情四射的雄汁




Players

Players

清爽的早上,高校泳池裡面,一群年輕的胴體正在揮動閃著日光的水,舞動著他們的臂膀,擺動著他們的雙腿,在水中展現他們的青春活力。乾淨的磁磚地上,一個穿著高校服的男生低著頭站在一個穿黑色三角形泳褲
男生面前。

「森口君,你遲到了。」長田學長不高興地說。

長田博啟學長是水泳部的社長,身高一米七六,體重六十八。短短的小平頭以及濃眉單眼皮,黝黑的皮膚搭上游泳練出來的肌肉,全身只有一件黑色的三角形泳褲,非常勻稱好看。可惜是笑容不多,要不然一定更帥。

「學長,非常抱歉。今天早上我打工送報,所以來晚了點。」森口鞠躬90度地說。
「今天是第一天,你就遲到了。那以後晨練乾脆不要來好了!」長田雙手在胸前交叉,不看森口反而看著泳池說。
「長田學長!我保證以後不會再遲到了!」森口再一次鞠躬90度,堅定地說。
「剩下時間不多,你先去換衣服!」長田口氣仍然沒有緩和。
「非常謝謝你!學長。」森口再一次低頭說謝,然後趕緊去更衣間換衣服。

今天是森口第一天參加水泳部的晨間練習,卻因為早上送報紙而耽誤了時間。森口在空無一人的更衣間換好泳褲後趕緊跑到泳池邊向長田學長報到。

「城內!你過來一下!」長田學長叫了正在泳池邊擦頭髮的城內學長。

城內南更學長身高一米八二,體重七十一,皮膚沒有長田黝黑,但是身上的肌肉也是小有成就,不同於健身房​​的效果,游泳練出來的肌肉有著一種特別的線條。泳帽拿下來後,略濕的長發有幾根掛在臉前。帶著一種親和的笑容走過來說「長田,什麼事情?」

「你帶森口做一下暖身,順便看一下,我要下去遊幾圈。」接著長田學長戴上泳帽蛙鏡下水去了。

城內學長將毛巾披在肩膀上說「你是森口吧,你好我是城內,城內南更。」

「你好,城內學長,我是入社新生,森口俊,請多多指教。」森口再一次鞠躬90度地說。

城內學長親切地問「OK,森口君,你先做一下暖身,你會遊幾式?」

森口緊張地站好說「我比較擅長自由式,蛙式也會,蝶式就不行了。」

城內學長拍拍森口的肩膀「哈哈,你不用這麼緊張。蝶式沒關係,以後還有時間慢慢練,嗯……那等一下你游一段,我先看一下好了。 」

森口覺得城內學長比長田學長親切多了,於是在城內學長的指導下,練習了二十幾分鐘。城內學長有耐心地說那邊的肌肉要放鬆,換氣的節奏要抓對,手劃水的角度與入水的切面等等,雖然都是一些基本觀念,但是對從小就自己亂遊的森口俊來說,裨益良多。不過有些習慣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過來的,所以森口的速度並沒有因為這二十多分鐘就改善。

二十米乘二十五米的泳池,初晨的陽光溫柔地散落金色陽光在水波間。泳池裡面陸陸續續有一些社員離開準備去上課,最後只剩下水泳部社長長田博啟、二年生原濱陽據、城內南更和一年新生森口俊。

「南更!時間差不多了!」原濱陽據對著正在教森口的城內南更說。

原濱陽據學長身高一米七,體重六十六,算是比較壯一點的,長相性格,喜歡穿亮色的泳褲,是個愛現的活寶。

原濱學長跟城內學長和長田社長一樣,都是二年生,今年下半年的競泳比賽,他們都是水泳部的主力。三年級的學長們因為即將畢業,所以除了不打算升大學或短大的人還有過來練習外,其他人都比較少過來。其他一年生因為比森口準時練習,所以在十五分鐘前就已經盥洗好離開了。

「森口君,時間差不多了,走吧,要不然第一堂就要遲到了。」城內對著還在練習自由式的森口俊說。

森口本來還想多練習一下,不過城內學長都這麼說了,只好趕緊離開泳池與城內學長去更衣間。

城內學長拿了毛巾和盥洗用品對著森口說「走吧!」

森口疑問地指著另一邊的門說「淋浴間不是在那一邊嗎?」

城內親切地笑著說「今年水泳館的倉庫改成風呂場,是去年學長拿下全國高校冠軍的功勞喔。走吧。 」

森口有點尷尬,因為他不習慣跟別人一起洗澡,自從他發現他看到別人的老二就會有反應之後,他就不去大眾浴池洗,也不去泡湯。剛剛更衣間因為有一間一間的隔間,而且那時候都沒有人,所以才敢安心地換衣服。

城內學長大方地脫掉泳褲,一叢黑毛掛著一條普通大小的老二,在森口的面前垂著。森口牙一咬,只好硬著頭皮脫掉泳褲,與城內學長裸裎相見。幸好城內學長走在前面,森口只看到城內學長結實的屁股和與泳褲相同形狀範圍的的白色區域。不過這樣就讓森口的老二開始充了一些血。

一進去風呂場,只看到裡面有兩個人正坐在牆邊洗頭,那兩個人正是長田博啟社長和原濱陽據學長。城內坐在他們旁邊也開始弄濕頭髮。三個游泳健將優美曲線全裸地在森口的面前,森口已經不知如何是好了。

原濱學長把頭上的泡沫沖掉後,看到森口雙手摀住老二還站在入口,有點疑問地說「南更,他是?」

長田和城內都往森口那邊看過去,長田學長說「他是剛入社的新生,森口俊。」

城內學長揮一下手說「你還站在那邊幹嘛?快過來啊。」

森口遮遮掩掩地坐在城內的旁邊,也開始洗頭。幸好因為是坐著,所以旁邊全裸學長們的老二並不能明顯地看到。森口快速地洗完頭,接著洗身體。

長田和原濱洗完身體之後就入池浸泡,原濱笑著說一些的事情「聽說昨天華子正式進軍藝能界了。 」接著對城內笑著說「城內,你不是想追她嗎?這樣就沒機會了? 」

城內站起來笑著說「你自己晚上還不是拿著華子的照片打手槍!」

原濱站起來用浴池的水往城內潑了幾下,然後笑著坐回浴池,繼續與長田聊天。

森口轉頭過去,這個高度剛好看到城內學長的老二。那一條的顏色,那兩丸的摺痕,黑毛的光澤和卷度,以及被包皮包住的頭形,都是超逼真!超寫實!超立體的在眼前。

就是這麼近的距離!

雖然是普通大小,但是形狀比例恰恰好。森口吞了一下口水,卻又捨不得將目光移開。

城內沒有坐下去,站著用小木盆將身體沖乾淨。森口越看越興奮,老二已經漸漸漲起。幸好城內學長並沒有看他,要不然還得了。

水順著城內學長的老二一涓一涓地流下,黑毛被水弄得服貼老二,水滴在頭的前端,在皮的邊緣聚流,就像是城內學長正在流一樣。森口真的受不了了,老二頂的特高,趕緊看往別的地方分散注意力,希望讓老二趕緊退火。

城內將身體沖完後,就進去浴池裡面。

原濱陽據學長對著森口說「森……森木……不對,是森口君吧,你怎麼洗這個久啊? 」

森口點了頭說「是學長,沖完馬上過來。」

原濱接著對長田說「博啟,今年五個入部新生好像都沒有強一點的。」

長田說「第一天,還不知道啦,等一個星期後再說吧。」

城內頭靠在牆壁上說「原濱你還不是後來才被幸川學長訓練出來的。」

森口沖完水,用毛巾遮住槓起的老二,動作不自然遮掩地走向浴池。

原濱笑著說「森口君,你在遮什麼啊?把毛巾拿掉。」

森口猶豫地說「原濱學長,可是……。」

長田說「可是什麼?怎麼像女孩子一樣扭捏。」

森口遲遲不肯將毛巾拿開,原濱學長一時興起,跳出浴池一手將森口的毛巾扯開。 「哇!晨間勃發!南更、博啟你們看!森口他勃起了!」

城內有點驚訝地說「哇!真的耶!」

長田笑著說「森口君!一大早就這麼有精神啊?」

森口不好意思地趕快用雙手遮住。

城內也站了起來走向森口說「哈哈,森口君,你多久沒打手槍了?」

森口尷尬地臉都紅了,不過城內南更學長和原濱陽據學長全裸地站在森口的面前,卻又讓森口的老二消不了火。

原濱將森口的手弄開說「嘿嘿,森口君,我看看有多大?南更你幫我。」

森口不好意思地反抗,沒想到親切的城內學長也幫著原濱學長。森口的左手被原濱抓住,右手則被城內抓住。森口的雙手再也包不住興奮的老二,就這樣直立立地在長田博啟社長、城內南更學長和原濱陽據學長面前,朝氣蓬勃地挺了起來。

原濱的手摸了森口的老二說「喔~還不小喔!」

城內一隻手也摸了森口的蛋說「真的耶,嘿嘿,森口君看不出來喔。」

長田學長也從浴池出來,摸了森口的老二說「哪有我大啊,你們兩個也太誇張了吧。 」

原濱的手拉了長田的老二一下,笑著說「你不就這麼大嗎?」

森口的左右各站著親和的城內南更學長和性格的原濱陽據學長兩個裸男,面前則是小平頭濃眉單眼皮,黝黑的長田學長,三個人不同的三條屌毫無芥蒂地在森口的眼前晃著,森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龜頭受不了刺激泌出了一些透明的汁液。

城內手套住森口的老二說「喔~開始流汁了~長田你真的有比森口大嗎?」

長田驕傲地說「當然有!」接著二話不說開始套弄起老二。

長田肌肉用力地收縮,水珠在他黝黑的肌膚上閃閃動人。

原濱笑著說「森口君你也要加油喔~」接著看了城內一下,城內開始幫森口套弄。森口原本已經漲大的老二,在城內學長的手使勁下,又往前槓了一些。

森口不敢反抗,也不想反抗,就這樣享受城內學長的服務。不到一分鐘,長田博啟的老二已經完全勃起,紫紅色的龜頭圓圓地露出來。

原濱和城內從沒看過長田勃起的SIZE,同聲驚呼「哇!果然不小!」

長田驕傲地說「當然,我之前量過,有二十公分。」

城內手離開森口的老二,抓了長田的老二,果然可以兩手滿把握,難怪長田這麼驕傲。

原濱笑著說「沒想到平常不起眼的小傢伙,膨脹係數這麼大啊?」原濱的手也跟著過去抓了長田的二十公分硬老二。城內抓下面,原濱套上面,才將長田的老二完全套住。

原濱手又回去套住森口的老二說「呵呵,森口君,你的雖然不小,不過還是博啟的比較大! 」

「當然……是長田學長比較大。喔~」森口又感覺到原濱的手套弄著自己的老二。

「你們兩個會覺得他大,一定是~嘿嘿,你們比他小。」長田輕視地說。

原濱笑著說「雖然沒有你們兩個大,但是比你們粗!」接著原濱開始套弄自己的老二。性格的臉上,有著賣力的表情,兩眼緊閉俊唇微張。

城內也笑著說「哇!那我可不能輸你們。」接著手離開長田的老二,改握自己的老二盡力地套著。

森口看著三個學長,老二直挺挺地在自己的面前,眼睛猛盯著三個學長的老二,也跟著打起手槍來。

四個水泳部的高校生在這間水泳部專屬的風呂場裡面,賣力地讓自己的老二沖向最高點。

森口撐不住,龜頭突然爆漲,「喔~喔~喔~喔~」吼聲迴盪在風呂場裡面。拋物線地射了一道白色精液出來

「喔~啊~~」森口射完後有點累地坐在地上,手仍然將剩下的精液擠出來。

原濱笑著說「森口君這麼快就射啦,怎麼這麼沒用。」

森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傻笑。

原濱不懷好意地笑著說「你這麼沒用,我要懲罰你一下。」接著說完站在森口的面前,握著老二對著森口說「幫我吹吧。」

森口看著原濱學長的粗老二,舌頭微微地往前伸了一點,但是又不好意思抬頭說「原濱學長……我……。」

原濱笑著說「學弟本來就要幫學長服務啊~」接著不等森口同意,就按住森口的頭,另一手握著粗圓的老二塞進森口的嘴裡。

森口舌頭不自主地舔著原濱的老二,嘴巴賣力地吸吮,城內和長田看了都不敢相信地笑了起來。

原濱看森口已經主動地服務,手也離開森口的頭,開始搓弄自己堅立的兩粒乳頭,閉上雙眼抬著頭,嘴巴吼著舒服的聲音「喔~哦~啊~~森口君~喔~」

城內和長田被森口幫原濱吹老二的樣子弄得色心大動,也站在原濱旁邊,握著自己的老二在森口的臉上拍打。

森口看見城內的硬老二也順便吸了一口,看見長田的長老二也舔了幾下,然後又回頭吹原濱的粗老二。三個學長的三條老二各有各的風味,不同的形狀、不同的硬度、不同的顏色、和不同的長度。城內學長的老二比較彎,還有點往右邊偏。不過這都難不倒森口,森口瘋狂地輪流吹著、含著、吸著、舔著學長們的老二,這是森口從來沒有過的經驗,當然,原濱、城內和長田也從來沒有過。

森口有時候含著一條屌,有時同時吹著兩條,最後乾脆大膽地將三條男根都塞進嘴巴里面。城內笑著摸著原濱的胸部,原濱一手摸著長田的乳頭,一手捏著城內的屁股,長田一手搭著原濱的肩膀,一手按著森口的頭。森口後來根本分不出來哪一條屌是哪一位學長的。

「喔~啊~喔~喔~」三個人的呻吟聲和森口的吸吮聲音混在一塊。

「啊啊啊啊~~喔~~」城內一陣低吼之後,全身的肌肉弓在一起,射了森口滿臉都是。森口混著城內的精液,繼續舔著原濱和長田兩位學長的,濃厚的腥味充斥在嘴巴里面,原濱學長和長田學長的老二又爭先恐後地在嘴巴里面進出,這種感覺,真是~真是爽翻了。

城內在森口的後面蹲下來,前胸貼著森口的後背,手往前伸去套弄森口的老二,親切地說「你又硬了喔,謝謝你剛才弄得我很爽,我幫你再打出來吧~」接著手開始套著森口的老二。森口嘴巴含著兩條屌,自己的屌又被城內學長握著。而且屁股還可以感覺到城內學長軟軟的那一條,背上全是城內學長的胸膛體熱。
森口很快地又槓了起來。

原濱看到城內蹲在森口後面的姿勢,淫笑著「嘿嘿。」接著過去跟城內說「我來幫他好了。 」城內不疑有他,就讓給原濱。不過原濱一蹲下,並沒有去幫森口套老二,反而手指往森口的小穴伸進去。

森口反射性地抖了一下,原濱笑著說「深呼吸,不要緊張~」

城內不解地說「原濱你要幹嘛?」

原濱笑著不答,握著自己的粗老二,硬生生地塞進森口的洞中。

「哇!!啊~~學長!!!」森口痛的大叫,長田趕快將老二抽離森口的嘴巴。

原濱享受著森口的緊閉和溫熱,不斷地擺動臀部,讓粗老二在森口鮮嫩的小穴中來回。

長田看著原濱爽快的樣子,也躍躍欲試。城內的老二也微微充血起來。

原濱在森口的耳邊說「森口君,爽不爽啊?」

「學……學長……好……好痛啊~~啊~~」森口呻吟著。

「那我抽出來好不好啊?」原濱接著說。

「原濱……學長……不……不要啊~再用……用力一點。」

城內和長田沒有想到森口也是陶醉在被幹的滋味下,兩人相視而笑,立刻將老二往森口的嘴巴湊過去。森口含著長田學長的長屌和城內學長有點軟的屌,軟硬不同,大小相異,但是森口都沒有偏心,依然盡心盡力地吸舔著。屁股灼熱的感覺,受到原濱學長一陣又一陣的推送,原濱學長粗老二在體內的飽足感不斷地
在刺激著森口穴中的末稍神經。

「喔!森口!你……好緊……喔~~~」原濱抱著森口的腰,死命地擺動臀部,讓粗屌抽插森口的洞「喔!喔!喔!喔!」原濱立刻抽出老二,濃濃的精液直噴森口的背部。原濱射完之後,趴在森口的背上,劇烈地喘氣。

長田早就等很久了,馬上把原濱推開,挺著二十公分的- ,結結實實地塞進森口的屁眼。

「喔~~啊~~~」森口感覺到長田的長屌正在進入,剛才中斷的那一種快感又再度湧上「喔~長田學長~~」

城內的屌依然地干著森口的嘴,也同時硬了起來,讓森口的聲音又再一次模糊。原濱則站在城內的後面,雙手伸到前面城內的胸膛,笑著摸城內的乳頭。

「啊~~~喔~~~真的很緊~~~森口君~~」長田一開始慢慢地深入森口的洞口,享受裡面的濕潤熱度。一手按著森口的背,一手攬著森口的腰,讓二十公分的老二完全地進入森口裡面。

原濱的老二又在城內的兩臀股間不安分了起來。城內手往後抓住原濱的老二,笑著說「又硬啦?」

原濱的老二被城內抓住,也跟著到森口的前面,再一次塞進森口的嘴巴里面。森口舔著原濱的龜頭,卻有一種苦苦的味道,但是森口也沒有多想,一手套著城內的彎彎老二,另一方面盡力地舌頭舔著原濱的老二。

「嗯~~喔~~喔喔喔喔喔!!」長田皺著眉頭,豪快地將老二抽出,精液狂射在森口的屁股周圍。

城內已經等很久了,馬上將森口直接推倒,左手押著森口的右腿,右手抬起森口的左腿,猴急地握著彎老二猛幹森口的小穴。長田和原濱兩人則跪在森口頭的兩邊,將帶有苦味的老二輪流操森口的嘴巴。森口的手一下子摸著長田學長的丸,一下子摸著原濱學長的丸。舌頭在兩個圓潤的龜頭來回穿梭。

城內閉著眼睛,狂抽猛送「喔~~嘶~~~啊~~」

森口一邊享受著小穴傳來的快感,一邊舔著兩屌,呻吟著「嗯~嗯~嗯!嗯啊~~! 」

跪在森口頭兩邊的原濱按著對面的長田,嘴巴微張伸出舌頭。長田笑了一下,也伸出舌頭。兩人的舌頭開始繞著打轉,一下子長田的舌頭伸進原濱的嘴中,又一下子換成原濱的舌頭繞進長田的嘴裡。

城內看到原濱和長田舌頭正在嬉鬧,也笑了一下,頭湊過去,讓自己的舌頭也加入遊戲中。四個水泳部的男孩,森口躺在風呂場的地上,嘴巴含著長田和原濱的屌,兩腳大開,屁股享用城內彎屌猛肏. 原濱、長田和城內則在森口的身體上方,用舌頭互相作弄對方。而原濱和長田的老二則在森口的嘴中進出,城內的老二則加速度地在往森口的密洞挺進。

「嗯!!!啊!喔喔~~」城內來不及拔出來「啊~喔~」吼了幾聲,全數的精液都激射在森口的體內。

同一時間,原濱和長田的馬眼也都再一次噴出精液,「喔!喔!喔!」「啊~喔!啊~~」一起顏射在森口的臉上。

三個水泳部的學長射完之後,親切的城內緊握著森口的老二,快速用力的套送,「喔喔喔喔~~」森口的精液如火箭升空一樣,往上直噴。

城內將森口拉起來,四人相視而笑開始將身​​體重新洗乾淨。

城內拍了森口的肩膀說「森口君,今天謝謝你囉。」

森口不好意思地說「我應該要謝謝三位學長才是。」

原濱嘿嘿地笑著「博啟,看來以後新生入部都要這樣才對,呵呵。」

長田想了一下,笑著說「聽起來好像不錯喔。」

說完後,四人在風呂場裡哈哈地大笑起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