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哥哥

操局長老婆順便也操了局長
和富二代猛男玩鴨記
小爸爸的大雞雞
快遞員和宅男
狂操東北小夥子




20150117045807797
第一章:

孫臣陰著個小臉等候著他的父親帶他的繼母回來,自從他母親病逝以後他父親一直沒有再婚,直到他15歲才過問他的意見,說要找個老伴,作為兒子他也深知父親的不易,於是同意了。

可是現在他後悔了,父親找了一個同樣喪偶的女人,那個女人據說有一個只比他大2天的兒子,也就是拖油瓶,可是那個拖油瓶進門他就要叫哥哥。

今天,他和好友說起此事,他們都說有後媽就有後爹,何況人家自己還有兒子,以後有什麽好東西他都老不上了。

孫臣決定等那個小子進門他就給他個下馬威,讓他知道知道以後在家誰是老大。

“來,小龍來以後這就是你家了。”父親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看來人來了。

一個臉上帶笑的家活提著行李走了進來。

父親介紹說。

“來,臣臣,這就是你哥哥,這是你媽媽,叫人啊!”

我應擠出一個笑對那個女人點了下頭。

“好”叫媽我叫不出口,誰知他以後對我怎麽樣,配不配我叫她媽媽?

那個女人拉住我的手,塞給我一個紅包。

“你就是臣臣嗎,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這個拿著,買些學習用具吧。”

給錢的俗套,不過你給我就拿。

“你的房間在你弟弟隔壁,我帶你過去。”我爸爸說著就幫他拿行李。

“不用了爸我自己來吧!”(我呸!拍馬屁,沒原則,還沒怎麽著那,叫得到塊。)

我那個傻爸爸愣了一下。從兜里掏出一個紅包。

“這個給你,拿去零花吧!”

“謝謝爸。”那個小子收下了。可惡!我爸的錢你憑什麽花?

“跟我來,我帶你去你的房間。”我上去拉住那個小子往我隔壁的房間走去。

“兩個小家夥還挺合得來。”

我關上門,上了鎖。抓住了那小子的衣領。

“把錢給我!”

“那是爸爸給我的。”那小子裝傻。

“那是我爸爸,錢也是我的,你給不給?不給我就扁你。”

“爸爸說我是你哥哥,我們是一家的啊!”

“我呸!小子你記住不管家裡還是外面,我是老大,我是你哥哥。”

“可是我比你大2天啊!”

“2天省略不記,我說了就算,你不聽話,敢茲紐我就修理你,聽到沒!把錢掏出來。”我裝出一張兇惡的臉。威脅著。

“幹麽要這樣那?”那小子很沒志氣的紅了眼眶,把錢不情願的交了出來。

我一把搶過紅包。

“記住,以後你叫我哥哥!還有不准去打小報告”

說完我摔上了房門。

路過客廳還聽到我老爸和那個傻女人在說。

“以後小家夥們也有伴了,看他們那麽有的聊我也放心了。”

“爸我有事出去一下,晚上就回來。”說完我就出門了。

我心裡這叫一個爽,看那小子以後還敢猖狂,我拿著雙份的紅包可以去網吧好好玩玩了。

第二章:孫臣玩的樂不思蜀,晚上孫臣看到同來的有人已經開始吃泡麵了,這才想起吃飯時間到了。
孫臣不捨得離開機器,來到前台結帳。

打開一個紅包,100大元甩過去,人家找了錢就往出走,他沒想到就這一會兒幾個小流氓已經盯上他了。

孫家,孫爸爸看到孫臣吃飯的點了還沒回來就知道他又去網吧鬼混了,本想出去找的,那個死小子有錢就不是他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麽日子,還給他出披露。

孫爸爸看著在廚房做飯的新妻,再看看已經黑下來的的天色,有些坐立難安,第一頓團圓飯他就缺席讓人家怎麽想?

“爸,用不用我出去找弟弟回來?”

“這個~也好,他一定在街角的那家網吧玩哪,你去叫他回來就說吃飯了,錯過了這頓,讓他晚飯自理。”

孫臣為抄近道走進一條小胡同,這時才明顯的感覺到後面有人跟著他有些時候了。

孫臣加快了步伐,人家也加快,孫臣跑了起來想把人家甩掉,可是幾個20來歲的小年輕比他可快多了,孫臣被人從後面拉住了脖領子。

“跑什麽跑?哥們找你借點兒錢花。把錢拿出來吧!”對方惡狠狠的說道。

孫臣猶豫的拿出紅包,不捨啊,不知可不可以打個商量的。

“各位大哥能不能給我留點兒?”

“你呀的少廢話。”那些人拿過錢把孫臣推了一個大跟頭。

“你們在幹麽?”一生質問響起。

孫臣坐在地上抬頭一看,是他後媽帶來的那個拖油瓶。倒霉最臭的一面讓他看到了,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一是出氣,二是讓他不敢把這件事說出去。

“小雜種你少管閒事,咱們走。”那些人繞過那個拖油瓶就要走。

“慢著,一我不叫小雜種我叫洪玉龍,二把你們搶的錢還給他,不然誰也別想走。”

玩了,這時候呈什麽英雄嗎?

孫臣雖然不喜歡那個叫什麽龍的,可是也不想看他被打死拉,所以當他聽到打鬥聲的時候不忍的把頭偏向一邊眼不見為淨,心想等會兒大不了幫他叫救護車拉。

時間不長戰鬥就結束了。

一隻腳站在孫臣眼前。

“哥,回家了,錢給你,爸爸讓我叫你回去吃飯。”

洪玉龍把紅包遞到孫臣面前。

不會吧?拖油瓶沒死沒傷的那不就是贏了?

孫臣抬頭一看,我的媽呀,那幫小流氓東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看樣子都受傷不輕的樣子。

孫臣左右看看,確定沒有幫手。

孫臣咽了口吐沫。指指躺在地上的人。

“你打倒的?”(不會吧?)

“恩!算他們倒霉,誰叫他欺負我的家人。哥,你還好吧,用不用我扶你?”洪玉龍不放心的蹲下察看孫臣有沒有傷到。

“不用了,那個什麽龍的,你怎麽會這麽厲害的。”

“奧!我爸生前是教武術的,我從會走路的時候他就叫我練武,我學了4年的國術,5年的空手道,4年的跆拳道,我爸說學會這些才能保護家人和自己的愛人。沒事我有分寸不會把人打死的。你不用怕。”

洪玉龍以為孫臣怕他把那些人打死鬧出人命來,於是安慰道。

“啊!”(完了,完了,他剛才那麽對他,他會不會~~)

孫臣尷尬的從地上爬起來。從懷裡掏出從人家手裡搶來的紅包遞了過去。

“還給你!對不起啦!”孫臣大聲的道歉,說完就往家跑去。

第三章:孫臣自從那天開始就有意的避著洪玉龍。在家的時候盡量躲在自己屋裡,出門盡量岔開時間,就怕洪玉龍叫他“哥哥”。

唉!誰叫這一聲大輩的是恐嚇得來的。人家那麽厲害,只是大度的不想和他計較,他本有心去賠個不是,可是這樣會不會讓他以為他怕他?那樣多沒面子?

這天,孫臣趕在別人起床以前吃完了飯,背上書包就往出跑,沒有聽到他爸爸正在後面喊。

“臣臣,等一下,你弟弟今天和你一起上學。一起走吧!嗨!這孩子忙忙叨叨的。”

第2節課上課上到一半,孫臣正看著樓下的操場的某一點,(恩!校花高一3班的那個女生正在上體育,美女歐!比台上的老師耐看得多了。)

這時,班主任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

“同學們這是新來的轉學生叫洪玉龍,他是我們班孫臣的弟弟,剛從s高校轉來,今天正式加入本班。”老師的話裡透著興奮。

講台下一片嘩然。

“s高的,哇,高才生好不容易考上了轉什麽學嗎!孫臣的弟弟?”

“孫臣!”孫臣的後面那位用手捅了捅他,把那個看美女看得入迷的家夥叫回了現實。

孫臣一轉頭,後面的那位一努嘴。

“你弟弟?怎麽沒聽你提過?還是s高轉來的,厲害啊!”

孫臣不怨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轉頭看向講台,正好看到洪玉龍正對他笑。

孫臣嚇的瞪大了眼睛。

(不會點兒那麽背吧?在家里為躲他連去廚房倒水都超小心的,他竟然轉到自己的學校自己的班!這個可怎麽是好歐。)

“老師我可以和我哥哥坐在同桌嗎?”洪玉龍有禮貌的問著班主任。

班主任對好學生一向好說話,於是洪玉龍如願得到了那個位子。

孫臣尷尬的往出挪挪地方,後半節課孫臣都是有聽沒有記,就在捉摸怎麽才能躲開洪玉龍不作過多的接觸那?

下課之後同學離家近的回家吃飯,離家遠的就出去買快餐。

孫臣一個人躲開眾人來到了停車棚,你問他想幹麽。

沒甚麽,老爸給的午飯錢讓他買了漫畫書了,在教室看人家吃飯他怕自己的肚子真要是叫起來,那多難看嗎?所以眼不見為淨,上課以前就在車棚裡看看漫畫書吧。

(餓歐!)孫臣實在餓得不行,於是靠在牆邊上假寐。

突然一股飯菜的香味穿來。孫臣以為自己餓昏頭了。

“哥,給你對面買的,你最愛吃的紅燒排骨。”

恩!孫臣一抬頭,他‘弟弟’洪玉龍把一盒快餐舉在他面前。

孫臣咽嚥口水,把頭轉到了一邊,他不是不想吃。只是無功不受祿,而且他對那小子就沒過好臉色,沒理由人家對他那麽好,要吃完了找他要錢他上哪找去?

“哥!你不餓嗎?剛才聽同學說你把買午飯的錢買漫畫了,我就給你買了這份飯,我們一起吃吧!拿著拉!就當賠我吃還不行?一個人吃飯好悶的,其他人我又不熟。”

“我可沒錢,吃了可沒錢還你。”孫臣小聲的申明到。

“沒關係拉!我們是兄弟,不提那個,拿著吃拉。”

即然有不要錢的午飯不吃的才有毛病,孫臣拿過飯大口的耙勒起來。

洪玉龍好脾氣的對他笑了笑。

(神經病笑什麽笑,顯擺你牙白嗎?奇怪的家夥我對你那樣你對我這麽好乾麽?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爛好人一個,也許有個這樣的’弟弟’也還不錯啦!)

(太好了,他接受了我的好意,好的開始不是嗎?他吃飯的樣子和霸道起來的樣子都好可愛,也許用可愛形容一個男生是不太適合拉!可是除了這個他想不出用什麽形容他的那個’哥哥’,一個不會照顧自己的家夥,既然是一家人了,以後他就是他的責任,他會照顧好他的。)

“歐,這個給你,你不吃青椒嗎,那我吃,不過光吃肉對身體不好啦。”洪玉龍把自己盒裡的排骨夾給孫臣,自己把孫臣挑出來的青椒夾過來,還不忘關心一下他的飲食結構。

“羅嗦!我一直是這樣的,那!這片也給你,難吃。”孫臣把自己不愛吃的夾給他’弟弟’並不客氣的把人家盒裡的肉夾光吃淨。

第四章:因為那個好的開始,最近幾天孫臣的態度軟化了許多。
孫臣還是那麽愛亂花錢,不過現在不要緊了,以前他把大部分午餐費買了漫畫和武俠小說,人家吃飯的時候他不是不吃躲出去,就是買點兒次的,象方便麵,素餐都吃過。

而現在那嘿嘿~和他那個‘弟弟’一起吃,他買的次不要緊,可以和他換嗎,肉歸自己,素的歸洪玉龍,你問他內疚不?不會!反正那小子不挑食對他來說吃什麽都一樣,他不是還把自己的白米飯勻給他一半嗎。

也許有點兒吃人嘴短的原因在裡面,反正自從那一天開始,孫臣一進可以和他的那個‘弟弟’和顏悅色的相處了,好現象!好現象!

明天就是周六了,又可以好好的玩上2天了,可是孫臣對這老師留的作業,心裡這叫一個罵歐。

說什麽明天是休息日,只留30分鍾的作業,說得好聽一天4節課,每節留了30分鍾的作業,加在一起要做2個小時。

以前孫臣會給同學打電話,週日留出一下午去人家家裡抄作業,交差完事。可是現在方便多了,他‘弟弟’可是s高出來的高才生,不如~~。孫臣甚至開始慶幸與洪玉龍同班了,這樣留的作業都是一樣的。他一份也是做,兩份也是做嗎。

孫臣拿起作業本來到了洪玉龍的房門前,連門都不敲推門就進。

孫臣看到洪玉龍正坐在書桌前看《三國》。

“嘿嘿~讓我逮到了吧,原來你也沒寫作業,在看課外書。”

“哥!”洪玉龍驚喜的看到孫臣走進來,他剛才還說去找他聊會兒天,可是又怕孫臣不喜歡他打擾,於是才無聊的把看過不下十幾遍的書找出來看。

“哥,你坐!”洪玉龍把自己的椅子讓給他,。自己又搬來一把放在旁邊。

“唉!我還說你要是寫了,我就讓你幫我一下那,現在倒好。”真討厭又要騰出一天寫作業了。

孫臣不開心的趴在桌上。嘆息道。

“你是說作業嗎?我已經寫完了,怎麽你有題不會嗎?”

“阿!不會吧?你寫了幾門的?”孫臣不可思議的問。

“不是就留了四門的作業嗎?”他應該沒記錯的。

“就~~~~~~留了四門?!你是不是人啊?那麽難的題,你30分就做完了?”

“還好啦!我可以認為你在誇我嗎?”

孫臣轉轉眼珠,笑瞇著眼睛,討好的摟住洪玉龍的脖子。

“弟弟!我們是兄弟不是,幫哥一個忙吧!”孫臣把臉緊貼著人家,整個身體的重量壓在人家身上。

洪玉龍感覺到孫臣嘴裡的熱氣滑過自己的面頰,也不知怎麽的臉一下子紅了。

“哥,有事你說就是了。”洪玉龍怕孫臣重心不穩摔倒,於是伸手摟住了他的腰。

“幫我把作業寫了怎麽樣?”

洪玉龍剛要張嘴說,這樣不好吧,可是孫臣一把把自己的作業本塞到他懷裡。

“就交給你了,我就知道弟弟最好了,趕緊寫,明天我帶你去網吧。”說完摔上門就出去了。

洪玉龍在孫臣出去後,愣愣的站在原地,把摟過孫臣腰記的那隻手伸出來看了又看,他的手好熱,彷彿還能感覺到孫臣腰記的熱度,他的腰好細也就1尺8吧。進看的時候他的皮膚好滑,好細,該死的他在想些什麽?那個可是他兄弟啊!

洪玉龍看了看硬被塞進懷裡的作業本,無奈的笑了笑。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誰叫這次他忘了和人家說清楚,既然收下了就認命的做吧,下次一定要告訴他‘哥哥’不自己寫作業可不好歐。

晚上孫臣睡了個好覺,作業不用擔心了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上2天。今晚要養精蓄銳。

隔壁的洪玉龍那,在做完孫臣的作業以後,也上床睡下了。可是~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腦海中總是迴盪著孫臣的一顰一笑,還有他的氣息滑過他臉部的感覺,他那細細的腰上那溫溫的觸感,一遍一遍的在自己的腦海中閃過。

第五章:週六一早7點鍾,孫臣就醒了,連早飯都來不及吃就衝進了他‘弟弟’的房間裡。

孫臣看到洪玉龍還沒醒,於是直接跳上人家的床,雙腿岔開跪坐在人家身上。抓住洪玉龍的肩膀,搖晃起來。

“快起快起,要不好位置都讓人佔光了,餵!起來了。”叫著叫著臉是越來越低,都抵上人家的鼻子了。

胡思亂想了大半夜,剛睡著沒幾個小時的洪玉龍被吵醒了,張開眼就看到孫臣那張放大的臉,還以為自己在做夢沒醒。

洪玉龍心想反正是做夢,於是伸出手摸上了孫臣的臉,恩!感覺和昨晚看到的一樣真的是滑滑的,細細的。

孫臣拉住了他伸出的手,把人家往起拽。

“快起來穿衣服,網吧快開門了,趕緊去佔個好位置拉,來來快穿。”說著拿起一間套頭衫就往洪玉龍脖子上套。自己的身體都貼在人家身上了。

洪玉龍坐了起來配合的把衣服穿上,他的兩隻手撐在身體的兩側,手掌是握住了再鬆開,再握住再鬆開,強制自己不要把孫臣摟住。

看著孫臣那張毫無防備的臉,洪玉龍只覺得自己很淫恥,昨晚他失眠了,滿腦子想的都是他‘哥哥’那張隨時都生動可愛的臉。

後半夜好不容易睡著了,卻做了春夢,對像也是同為男人的孫臣。如果說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那麽現在那?

雖說男人在早上容易起衝動,可是一早只是因為自己兄弟的碰觸就起了自然反應,就顯得很不正常了。

洪玉龍避開孫臣的臉,覺得自己無顏以對。

孫臣則無知無覺,拽著彆扭的‘弟弟’出了門。

來到網吧的門口。孫臣找到一個還算不錯的位置坐下來,招呼他‘弟弟’說。

“自己找地方做,我請客。”

洪玉龍看看左右,滿屋的烏煙瘴氣佈滿了煙味和汗臭味,不知道屋裡的人怎麽忍受得了?

“咳咳~”洪玉龍聞到煙味開始咳了起來。

“哥我們換一家吧,這裡好嗆,咳咳~”

“嗆?哪裡都這樣,習慣就好了,你不想玩就走好了。不送~”說完就頭也不抬的玩了起來。

洪玉龍知道說什麽也沒用,於是不捨得看了孫臣幾眼。

“哥,我去對面的麥當勞等你,你玩完了記得去那裡找我。”說完默默的走了出去。

洪玉龍坐在對面的麥當勞餐廳裡掏出從家裡拿來的語文書看了起來。 (天啊!出門玩還帶教課書,真是沒情趣的家夥。)

洪玉龍頻繁的抬頭看看對面,看看孫臣出來沒有,沒想到竟然看到上次搶截的那幾個小子走進了網吧,洪玉龍心想不妙,怕那些人看到孫臣又要欺負他了,於是跟了出去。

沒想到進了網吧竟看到他‘哥哥’和那些人有說有笑的。

其中的一個家夥走了過來。狐媚的笑著說。

“老大早。”

洪玉龍一皺眉頭。

“誰是你們老大?”

說完湊到孫臣旁邊關心的問。

“哥!他們沒難為你吧?”

“沒!他們說要認你做老大!我已經答應了。嘿嘿!!以後威風了。”孫臣想自己的‘弟弟’是小流氓的老大,那自己不就是~大哥大了嗎?威風八面歐,看誰以後還敢欺負他?

“哥!你理他們幹麽?走啦!”說完拉著孫臣就往出走。

“餵!你什麽意思?有人認你做老大還不好?餵!你放開我,我還沒玩夠納,我輸了一百點,起碼要讓我贏回來再走嗎!”孫臣被不情不願的拉了出來。

週六的一下午,孫臣都沒給他‘弟弟’好臉色看。

什麽意思敢那麽強硬的對待他,好癩他現在是他的‘哥哥’也,真是不給他面子,而且害他大哥大的美夢破滅了。

雖說那小子中午請他吃肯德基賠罪,下午又帶他到一家環境優雅的網吧玩,還不用他繳費,可是,還是要給他點兒顏色看看,不然他不會知道誰才是老大。

洪玉龍坐在孫臣邊上的位置,玩的時候特意給他製造機會讓其贏分,只為博其一笑,看看他那笑的像只小狐狸似的可愛的表情。並且還要苦苦的掩飾不能讓他看到自己在註意他,不然讓他看到他就會沖他噘噘嘴,賞給他一個不肖的表情。不過說實在的,他那彆扭的裝酷的樣子看上去也是那麽可愛。

第六章:上學,煩人那。

孫臣趴在課桌上早撐不住了,他想睡覺,想吃午飯就是不想听課。

當下課的鈴聲響起時,孫臣拉上同桌的洪玉龍就往對面的快餐店跑,就怕去晚了沒好菜了。

沒想道那幾個要認大哥的小流氓正在門口堵他們。

“大哥你就認下我們吧,教兄弟們幾招。”

“讓開拉,再不去買飯就沒好菜了。”孫臣看到晚下課的學生已經陸陸續續的走進快餐店這叫一個著急。於是鬆開洪玉龍的手自己先跑了過去。

洪玉龍要隨後跟上去,沒想到那幾個人把他圍在了中間,開始軟磨硬泡。

洪玉龍沒好氣的問。

“你們要學幾招是吧,看好了。”說完拉著其中一個人的手一拉一鬆那個家夥就腳下一個咧其坐在了地上,洪玉龍走出重圍追他‘哥哥’去了。那叫一個瀟灑。

此事過了沒幾天,熱的不行的的孫臣打發他弟弟午​​休時間去給他買冰棍,他自己坐在有風扇的教室裡看漫畫書。水喝多了他突然想上廁所。

孫臣出了教室遠遠的看到高一三班的那個校花迎面走了過來。把持著不看白不看的意念,孫臣盯著人家連眼珠都不錯。

沒想到那個女生在他的面前停了下來。

“你叫孫臣吧?洪玉龍是你弟弟?”

有女生和他搭鮮也,孫臣很是興奮。

“是啊。你有事嗎?”

“我叫呂莉,我想麻煩你一件事。”

“好說。好說。”美女想求別說一件事就是十件都沒問題。

“麻煩把這個交給洪玉龍同學,拜託了。”說完塞給他一個泛著香味的信封跑開了。

孫臣拿著信封心裡這叫一個嘔,說了半天人家是對他“弟弟”有意。那小子有哪點兒比他好的?遠遠的孫臣看到他‘弟弟’買冰棍回來了,不知出於什麽考慮他把信封一把塞進了褲兜里。

洪玉龍其實從遠處就看到他‘哥哥’和一個女生在說話,那個女的還塞給他一封信,是情書嗎?他的心好痛啊。只應為對方是個女人就可以明著示愛,而他那剛剛發覺自己對哥哥的異樣感情,連開始都還沒有就要這樣結束了嗎?

洪玉龍盡量讓自己看上去自然些把冰棍遞給他‘哥哥’。

下午直至晚飯兩個人都各懷心事,表面上粉飾太平。

估摸著爸媽已經睡下了,孫臣拿出那封已經皺巴巴的信,考慮這該不該給人家送過去?他不甘心阿!怎麽說他名義上是’哥哥’他都沒女友那,那個小子憑什麽得到校花的青睞,這信要是一給,萬一天雷勾動地火讓那小子比他早有女友,那他不是很沒面子嗎?可是不給~人家指明了給他的,他也答應幫忙了不給不是很沒信譽嗎?

好拉!送就送,不過要和那小子說清楚就是有了女友也不可以當面刺激他估家寡人,午飯他盒裡的好料的還是要給他吃才行,這樣也不枉費他拉線一場。

這時的洪玉龍也沒睡,坐在寫字台前舉著一本書可是一行字也沒看進去,今天發生的事在他的腦子裡像走馬燈似的晃過。

早上他’哥哥’賴床,好不容易醒了,可是上了公車趴在他身上又瞇了一覺,他的手只有這時才敢放肆的摟住他的小細腰感覺著那讓他幸福的熱度,所以一上午他都很開心,中午吃飯看著他’哥哥’挑食的小動作,也覺得好可愛。直到看到那個女生和他哥哥在一起的畫面,他的心像長了螞蟻似的刺痛起來。他真的好想知道信上寫了什麽。那個女生值得他放棄自己心中剛萌芽的愛嗎?

不知他哥哥睡了沒有?

突然他的房門被人打開了,像這樣毫無預警的推開他房門​​的不作第二人想,只有他正在想的哥哥孫臣了。

“哥!有事嗎?”

“給校花讓我交給你的情書。”說著把信甩到了洪玉龍身上。

“給我的?”洪玉龍驚喜的問到,心中慶幸著沒人和他爭他哥哥,這樣他就放心了。

“不要表示的那麽刺目好不好,誠心刺激我是不是?你不用太高興了,有什麽了不起的,改天我也帶回一個給你看。”說完氣哼哼的回房了。

第七章:自從那天以後,孫臣有好幾天都沒給洪玉龍好臉色看,並開始積極的追女生,可是~~。

真是見了鬼了,怎麽靠過來的女生都是對洪玉龍有意思的?

孫臣臉色殷殷的看著手裡又一個女生讓他轉給他弟弟的信氣就不打一處來。

“哢哢”幾下孫臣把信撕了個粉碎,沒眼光的女生,轉交?費甚麽勁嗎,前幾次轉交的洪玉龍都沒看就撕了,與其費勁交給他讓他去撕,​​不如自己代勞直接撕了算了,嘔啊~~~眼看高中都要畢業了,他還是一個連初戀都沒戀過的處男,說出去都丟人。

因為那封信的關係,今天孫臣看到洪玉龍連話都懶得講。一眼一眼的斜睖人家,弄得洪玉龍莫名其妙的。

“我今天替你撕了一封情書,不要告訴我沒和你說,是2班的的那個叫什麽雲的。”

洪玉龍這才知道,他‘哥哥’又在為他比較招女生喜歡而發小脾氣了。看著他‘哥哥’噘著嘴巴翻著眼白裝出一副不肖的樣子,洪玉龍真的好想對他說,在他的眼中他比女生可愛多了。

“沒關係,反正我也不會看的,現在上學要緊。快高考了我們複習吧。”

“複習?唉~~”洪玉龍笑笑​​的看著他那個聽到學習就萎靡不振的哥哥裝出可憐的樣子,就像一隻被人家搶了骨頭而欲遂的小狗,怎麽看怎麽那麽可愛。

轉眼他們的高中生活結束了,現在兄弟兩個正呆在家裡等通知。

只一天,很晚了,孫臣神秘兮兮的來到洪玉龍的屋裡。

洪玉龍本來已經睡下了,看到他‘哥哥’進門坐了起來,起身就要起床。

孫臣一隻胳膊跨了過來,摟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壓在了床上。

“沒關係,不必起來了,我只是有件事和你分享一下,不說我睡不著覺。”

“什麽事?讓你那麽興奮?”

“我十八了!”

“我知道​​啊!不是還差幾個月嗎?”

“那幾個月乎略不記拉,主要的是,我有女朋友了,她答應我明天去小旅館讓我舉行處男告別儀式。嘿嘿~~~~~,老弟你要加油了,哈哈終於有一樣我強過你了!”

“哥!你瘋了嗎?你真的愛那個女生嗎?那麽隨便的就答應你上床你不怕她有病嗎?你不覺得這樣太隨便了嗎?”洪玉龍心痛急了,他本以為只要他默默的付出,總有一天他哥哥會察覺他的感情,他本想過了十八歲就把自己對他的感情言明,為自己的這份苦戀爭取一下。可是這算什麽自己珍惜愛護了好久的人告訴他明天要去和一個沒相處多久的女生上床。

“我沒過問你的意見,只是和你分享一下,你憑什麽教育我?不要忘了我可是你哥哥。”

“我比你大2天的,父親說讓我照顧你。”

“你什麽意思,翻後帳阿,懶得理你!”說完就往出走。

洪玉龍一把把他拉進懷裡。兩個人翻倒在床上。

“你愛那個女生嗎?”洪玉龍心碎的問答,如果他真的愛那個女人他既是心碎也會成全他,如果不愛,那可不可以給他一個告白的機會那? !

孫臣猶豫了,說實在話,他沒想那麽多拉,只是為找到女友,可以告別處男隻身而興奮。一時詞窮,孫臣氣急敗壞的開始叫囂。和掙扎。

“你管我愛不愛?你知道什麽是愛嗎?你有愛的人嗎?沒有對不對,你有什麽資格教育我。”

“我有!我愛了他3年了,愛一個人你會想滿足他的所有要求,只為看他快樂,哥!我愛你,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我會比所有人都愛你。”

孫臣愣住了。

“你瘋了嗎?我是你哥哥也,變態!你放開我!”說完掙脫開洪玉龍的懷抱就要走。

變態? ! 3年的暗戀和付出就換回這麽一句話,他知道事已挑明,孫臣出了這個門以後他們就不可能像以前一樣了。不假思索的洪玉龍一記手刀劈在了孫臣勁下。孫臣一下子倒進了洪玉龍的懷裡。

第八章:看著被自己一記手刀劈昏的孫臣,洪玉龍兩眼範直。

(為什麽連一個機會都不肯給他,他是真的愛他啊!明天所有的一切都要結束了,就讓他放肆一次吧。)

洪玉龍把昏倒的孫臣放在床上動手脫去了彼此的衣服。

看著那在月光下越顯潔白的身體,洪玉龍放任自己手摸了上去。

他和他也許只有這一晚的交集了,洪玉龍絕望的低下頭咬住了孫臣胸前的小櫻桃舔噬著,啃咬著。

“哥!知道嗎?我真的好愛你。”洪玉龍趴在孫臣耳邊說道,一滴眼淚滴在了昏迷的孫臣臉上。

洪玉龍抬起孫臣的腿掛在自己的脖子上,把自己的硬挺對準了他身下的入口挺了進去。

每一次的挺動都伴隨著一句愛語,洪玉龍甚至想祈禱上蒼讓此時停下來,可是晚上還是過去了。

洪玉龍趕在孫臣醒來以前出門了,他沒有膽量去面對孫臣醒來後會露出的厭惡表情,那會讓他心碎的。

孫臣醒來時,已近午時了,他的父母以為他又出去玩了也沒叫他起床,孫臣迷迷糊糊的張開眼,沒有看到自己房裡的熟悉擺設這才想起昨晚發生了什麽,現在是在那個混蛋房間裡。

(混蛋,感對他動手,脖子痛啊!)孫臣揉揉脖子爬了起來。

有液體從他的**裡流了出來。孫臣伸手摸了摸,拿到眼前一看。

精水!就是說他遺精也不能遺到那裡去啊。痛!這會兒是*痛。不會是~~!昨晚和那個混蛋吵架他說喜歡他,然後他被一掌劈昏了。莫非~!

他現在是不是該哭啊?今早的約會,泡湯了。 MM是跑定了。自己又被自己弟弟那個了,說出去都沒人信。他今天是正式告別處男之身了,可是失的不是前面是後面,真是欲哭無淚拉!

自從那天起,孫臣和洪玉龍就開始彼此閃躲。

你說自己被當女人被自己弟弟給做了,提起來都丟人,罵吧!鬧得人盡皆知他多丟人啊!你說打吧!這個他是有把握他那個弟弟不會還手的,可是明知來真的打不過人家,還動手是不是有點兒那個~~?所以最好的方法是當一切沒發生過繞著他走免得尷尬。

洪玉龍苦笑的用眼睛追隨著孫臣的身影,他又在躲他了,上大學都5個月他們不是在同一學校,可是在家見到他都不和他說一句話。明知得不到那就放棄吧!他不後悔自己做的那件事,最少留下了一輩子的記憶以資回憶。也許他該考慮老師的建議去英國做交換生,這樣最少可以讓時間來淡化一切,希望回來的時候他可以再認他這個兄弟。

孫臣在放假的時候去和同學參加一個團隊旅行,回家是在5天以後了,等到晚上要睡覺了他還是沒有看到洪玉龍的影子,什麽意思?躲他?

第二天一早還是沒看到洪玉龍,孫臣奇怪的問。

“阿龍那?昨天就沒看到他。”

其父奇怪的問。

“怎麽我還以為他和你說了那,他去英國做交換生,畢業以後才回來。起碼要2年吧。”

孫臣愣住了,默默的回房了。

說什麽愛他,也不過如此,做過了,就扔下他走了,玩剩下了是吧!他才不在乎,他不愛他不愛~`但是他心裡明白他會懷念他的溫柔和笑容的。

2年以後。

今天就是洪玉龍回國的日子,孫臣著急的往家走,2年的時間讓他考慮了很多,其實洪玉龍對他真的是很好,這次他回來就給他一個機會吧!那小子一定會很高興的,不過在說以前要把2年前他不告而別的帳算清。從今天起又有人可以欺負的感覺真好。

孫臣興奮的在進門時聽到了洪玉龍的聲音,真的讓人懷念啊,本想上去擁抱一下,可是竟看到一個女的坐在他身邊。

洪玉龍專著的看著孫臣,他一點兒也沒變,還是他記憶中的那樣讓他心動。

“哥!你回來了?”

“你就是玉龍的‘哥哥’嗎?經常聽他提起你,你好我叫於姚,是玉龍的朋友。”

好樣的前腳說愛他,2年不見就帶女人回家,他算什麽,虧他惦記了他兩年,他真是白痴。

“別,他比我還大2天哪!我該叫他哥,叫你大嫂才對吧!哥!歡迎回來,大嫂很漂亮。”

只有洪玉龍聽得出那話裡的嘲諷,他還沒有原諒他嗎?他本想解釋於姚和他只是普通朋友人家有未婚夫的,可是一想算了吧,如果他有女友會讓他放鬆一些就讓他誤會下去吧。他也許已經有女友了,何必再填他的困擾哪?

第九章:其後的幾天,洪玉龍入股了一家公司,每天都忙得團團轉。

可是不管多忙他都要在晚上10點以前回到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公文,其實天知道他根本一句也沒看進去,只是在等他’哥哥’孫臣回家路過客廳時看他一眼。

洪玉龍回來十幾天了,孫臣和他說的話不到十句,他看得出孫臣在躲他,連看到他都覺得愛眼,每天天不亮就走了,晚上不到10點都不回來就為了錯開他。

於是晚上的這段時間成為唯一可以看到他的時候了,他不管多累也要等他回來,那怕只是看上一眼,一句話也不說,他也可以知足的睡覺了。

說放棄沒他想的那麽容易,初戀總是最難忘的。

洪玉龍看看表已經12點了,孫臣平時再晚這個點兒也回來了,不會出什麽事吧?

洪玉龍越想越不安,於是撥通了孫臣的手機。

電話響了幾聲以後被掛斷了。

洪玉龍擔心的坐不住了。於是穿上外套打車去了孫臣的單位。

孫臣畢業在一家私企做文秘工作,單位很小設在一幢別墅樓裡。

樓下辦公,樓上就是老闆的住所。

洪玉龍來到樓下按下門鈴,按了幾下都沒人理,於是他不死心的再按,終於一個四五十歲的男人穿這睡衣出來開了門。

“您好!我是孫臣的弟弟,請問我哥走了嗎?”

那個男人露出慌張的神色。

“走了,騎車走的。”說完就關上了房門。

洪玉龍想他可能又去哪個網吧消磨時光了,不想看到他,於是沒落的往回走。

在路過樓拐角的時候突然他看到孫臣的機車還在,奇怪那個老闆為什麽騙他?

直覺告訴他有古怪,於是他又翻了回去。

洪玉龍看看四周也許可以爬上二樓看個究竟。

一樓的防盜窗可以當墊腳,洪玉龍敏捷的翻身上了樓。看到樓上有一間房子還亮著燈。

他想去查看一下,可是怎麽進去那,這時他看到樓頂的氣窗,那個窗子離地2米,普通人爬進去一定會摔到,多虧他練過,於是他從那裡鑽進了樓裡。

來到那間房前,他在門口就听到他哥哥的聲音。

“你放開我,我不要!”

“寶貝!我想你想很久了,你今天是躲不了了,跟了我,不會少了你的好處的,來吧,不要躲了。”是那個老闆的聲音。

洪玉龍走進房間一腳踹開了里間臥室的房門,就看到他‘哥哥’縮在一個拐角趴在地上顯得很虛弱的樣子。那個老闆正抱著他的頭要強吻。

洪玉龍氣的眼睛發紅上前拽起那個老闆的衣領發瘋似的一頓狠揍,那個老闆連還手之機都沒有被打的癱在了地上昏了過去。

洪玉龍來到他哥哥身邊扶住他的肩膀。

孫臣看到他,拉住了他的衣服,然後倒在他身上大哭起來。

“都是你,都是你。你是個混蛋!”

“我是個混蛋,乖!不哭,我們回家好不好?”

洪玉龍聞到他哥哥身上有很大的酒氣,就知道他喝多了,先離開這再說吧。

洪玉龍抱著哭鬧不停的孫臣打了輛計程車。

在車上孫臣還在鬧騰。

“都是你!自從你上了我一次,一切都不正常了,我就張的那麽像兔子嗎?都是你不好,我要報仇,我也要上你一次。”

“好好,我們先回家,我不好回去我讓你報仇。”

洪玉龍在司機的曖昧眼光下尷尬的安慰著醉得厲害的孫臣。

酒醉的孫臣又哭又鬧,回家可能會把爸媽吵醒,那就不好了,於是洪玉龍讓司機在一家旅館門前停了下來,帶著孫臣進旅館開了房間。

第十章:洪玉龍把孫臣放在床上,解開他的上衣,本想去浴室找條毛巾給他擦洗一下。

可是孫臣耍賴的拉住他的衣領就是不撒手。

“你不准走,我還沒罵完那,都是你不好,你幹嗎要回來?你不回來我就不會心情不好喝了那麽多的酒,讓那個老色魔佔了便宜,都是你不好!要不是你上了我就走,我也不會總是盯著男人的背影看,讓人家以為我是玻璃,女朋友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一堆男人想占我便宜,害的我現在還是處男,我不管你要陪給我,我不管!我要上你一次,你不准跑,你要是敢跑我就咬你。”

說著就上去拉撤洪玉龍的衣服。

洪玉龍沒折的看著無理取鬧的孫臣,試著把他的手從自己身上掰開,可是孫臣拉得好緊,要是太用力了可能會把他的手指掰傷,於是也就任他去了。

孫臣拉開了洪玉龍的上衣拽掉了人家的褲子,一口咬住了人家的肩膀深怕人家跑了似的。

看著人家沒有掙脫的意思,於是騰出手來脫掉了自己的衣服。

孫臣把洪玉龍撲到床上,對著人家又啃又咬的。

“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我要報仇,我咬你。”

洪玉龍皺皺眉頭看著他哥哥,心想他心情不好就讓他發洩一下吧,發洩完了也就安靜了。忍吧。

可是沒想到孫臣竟然用手拉住了他**的火熱,並用手指從頂端一直滑道他的*上,並在他的屁眼上按了一下。

洪玉龍一機靈,那裡立時挺立起來。

“你上我的時候就是插進這裡,我也要上你,壓死你。”

洪玉龍心裡一機靈,本想掙扎的,可是一想算了是他欠他的,他只是愛他這個人,就算被他那個了,又何嘗不是一種難忘的記憶那,於是也就認命的躺在床上等他的下一步動作。

孫臣晃晃悠悠的爬到人家身上。

痛,洪玉龍看著在他胸前狠咬了一口的孫臣。

還以為自己要被上了,沒想到孫臣竟然跨坐在他身上,用自己的菊蕾含住了他的火熱。並叫囂到。

“我騎死你,壓死你,咬你!`~~~”聲音越來越小,沒想到就維持著這種姿勢,趴在他的身上睡著了。

洪玉龍露出一絲苦笑,天啊!他那個脫線的哥哥就這樣把他放下了,他現在怎麽辦,做到一半停下來很傷人的。不如,反正已經作到一半了,和做完全程一樣要被他恨了。

可想而知洪玉龍抱著孫臣過了火熱的一宿。

第二天,孫臣醒來找到了那熟悉的感覺就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麽,看看四周沒有洪玉龍的影子,他的淚唰的流了下來。

洪玉龍從樓下買了醒酒藥回來就看到孫臣在哭。

洪玉龍上前托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摟進懷裡。

“都是你不好,我恨你!”

洪玉龍本以為自己已經有了心裡準備,可是聽到孫臣說恨他的時候還是覺得心在刺痛著。

“對不起!我也告訴自己,你接受不了,我該放手的,可是我做不到,看不到你我會想,看到你又會想抱你。如果看到我真的讓你那麽不舒服的話,我會搬出那個家,離你遠遠的讓你看不到我,不要恨我好嗎?我只想愛你而已。我想要你快樂。”

“你愛我?那那個女人那?”孫臣質問到。

“她是我的同學,我們是一起回來的而已,只是朋友。”

“你真的愛我?”

“恩!我愛了你6年,不過你大可不必那麽困擾了,我會學著放開你,不造成你的困擾。”

洪玉龍心痛的說完這席話,把醒酒藥放在床邊轉身就要走。

孫臣拉住了他的衣袖。

“如果我給你一個愛我的機會,你會怎麽樣?”

洪玉龍難衍驚喜的轉身抱住了孫臣的雙肩。

“你真的肯讓我愛你嗎?你不要耍我,你給我一個機會我就再也不會放手了。”

“恩!我覺得你人還不錯啦!你一定要對我好歐,不可以再不告而別,要不~~我就離家出走,一輩子恨死你。”

孫臣彆扭的威脅到。

洪玉龍緊緊的抱住了孫臣流下了驚喜的眼淚。

6年的苦戀終於有了結果,他一定會珍惜這個機會,對他好,只要孫臣肯讓他愛他會答應他所有的要求,努力去讓他快樂的。

第十一章:“哥!我想把我們的事和爸媽說清楚。”

洪玉龍自從獲得孫臣的首肯兩個人交往以來這個快成他的心病了。

“這個!非說不可嗎?那你去說,我出去玩會兒,回來你把結果告訴我就行了。”

孫臣一推三二五把難題丟給了洪玉龍一個人。

洪玉龍看著孫臣出了門,來到他們爸媽的房門口,深吸一口氣敲響了房門。

他們的父母聽了洪玉龍的話沈默了一會兒,大家都是曾經失去過愛人的的過來人,知道失去愛人的痛苦。

洪玉龍的媽媽,嘆了口氣。

“小龍我知道你有主見,你也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你們在一起如果快樂的話媽媽就不攔你了,我們老兩口就你們兩個孩子,這樣也好我都不必擔心以後的婆媳關係處不來了。”

洪玉龍的媽媽還有心情開玩笑,看樣子是接受了兩個兒子的新關係。

以後大家還是住在一起,只不過洪玉龍和孫臣名正言順的不必再費力的躲過父母,住進了一間房子裡。

突然有一天,他們的爸爸把他們叫到了一起。

很是為難的對他們說。

“你們大了,搬出去住吧!培養一下獨立精神也好。”

洪玉龍不放心的問。

“爸爸,我們搬出去誰照顧你們。出什麽事了嗎?”

“這個,也沒有,只是你們晚上的聲音太大了,鄰居還以為我們老兩口在鬧第二春那。你也知道,這幢樓的隔音不太好,所以你明白啦。”

洪玉龍長出一口氣。

孫臣則臉色變得通紅,躲進了房裡一天沒出來,丟人死了,他叫得有那麽大聲嗎?都是那小子不好,他不做不就什麽事也沒有啦?

第二天,洪玉龍就積極的出門找房了,他們愛的小窩一定要找個隔音好的住著舒服的。

他真的挺喜歡孫臣的叫床聲,不過只有他能聽到就好,要不孫臣又要彆扭的和他發上幾天脾氣了。

搬家以後,孫臣閒來無事就會跟洪玉龍去公司上班,洪玉龍所在的公司是洪玉龍的一個學長開的,那個人很賞識洪玉龍,只要不影響工作他是不在乎公司裡多個人的,何況有他在洪玉龍的辦事效率反而更高了。

明天就是聖誕節了,洪玉龍怕讓孫臣久等用最快的時間完成了今天的工作,悄悄來到正在玩網絡遊戲的孫臣背後,從後面抱住了他。

“明天就是聖誕節了,你想和聖誕老公公要什麽禮物哪?”

孫臣認真的想了一下。

“我要一隻沙皮狗,皺皺的那種。”

“恩!你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的。”

應為他會為他實現他的願望。

“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孫臣有的時候會叫洪玉龍做哥哥,這個也是出於面子考慮,你想阿,被自己弟弟做說出來多丟人,被自己哥哥做最少聽著好聽些吧?

孫臣知道洪玉龍會是他的聖誕老公公,他真是很好商量歐,他有沒有想要​​的禮物哪?

“你有沒有想要​​的禮物?”

孫臣良心發現決定給洪玉龍送分禮物。

洪玉龍受寵若驚的抱緊了他的身體,心中溢滿了幸福。

“我有你就好了,你是上天給我的最好的禮物。”

愛情不必轟轟烈烈,兩個人能夠相知相守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那?

最少洪玉龍覺得很知足了,比起他暗戀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像在天堂。

擁緊自己的愛人,洪玉龍的心裡溢滿了對上天的感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