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貨天生就是欠男人幹

宿舍的學長
猛男散功记
親歷西安同志浴室群Gay之夜
與軍校生聯誼 4
巨棒教練




823249137422011485_144483042
早上一下樓,就看見哥哥已經坐在餐桌前。

「啊!」我楞了壹楞,為哥哥那出乎意料的神清氣爽感到訝異。真不明白為什那個人就是有那個精力可以比我早起,而且看起來對比我有精神?

「早啊!」哥哥擡起,笑著向我招呼。

「早。」

「妳今天起得真早!是不是肚子了?等不及想吃哥哥為妳準備的早餐了吧?」著,哥哥挪椅子,朝著我張了腿:「快來吧!」

我臉了壹,我最愛的哥哥總是那容易就能猜中我的心事。我走了去,在哥哥張的腿跪了下來,在哥哥眼光的註視下,熟練地解哥哥的褲,拉下拉鍊,從濃密的毛髮中,掏出了面那軟著沈甸甸的家夥。才剛靠近,壹股濃濃的腥羶氣息立刻衝進了我的鼻子,那氣味令我沒來由地壹陣心醉神迷,深深的壹個深呼吸,貪婪地將那氣味吸進肺裡,登時有壹種連血液都要沸騰起來的感覺……光是樣,我就已經硬了……

沒有多想,就把那西含進嘴裡,饑渴的吸吮起來。

「怎樣,味道好嗎?還留著昨晚插在妳屁眼的味道呢!有洗,特地為妳留到今天早上的。」壹邊喝著牛奶的哥哥,壹邊以十分下流的表情看著我,慢調斯理地對我說道。「嗯,很棒的味道,我好喜歡……」哥哥性器在我嘴迅速地脹得又硬又熱,這麼大的家夥可真不是開玩笑的,就這麼狠狠的捅進來時,總是可以讓我爽快得好像要死掉。「好好舔,待會兒才有又濃又的牛奶可以喝。」

「嗯……」我聽話地,更加力地動著舌頭。

「喜歡哥哥根特大號棒棒糖嗎?」

「喜歡!」

「還記不記得妳小的候只要壹哭,哥哥就用根棒棒糖妳,壹塞妳小嘴就不哭了呢!還會用力舔得砸砸作響,然後讓哥哥全部射在妳臉上……」

記得,當然記得。哥哥對我做的壹切我都不會忘記。就連十歲時,第壹次被哥哥『開苞』的那個晚上,那條沾了我『落紅』的床單,都還小心翼翼地留著,每當想念哥哥而他的人卻不在我身邊時,我就會抱著這條床單自慰,我總是很變態地用哥哥的領帶把自己的性器從根部綁起來,然後用比哥哥的大屌稍微遜色壹點的特大號電動按摩棒,把開關開到最大檔,狠狠地猛插自己屁眼,想像那是哥哥的東西,模擬哥哥常對我做的,那樣猛操自己,往往當按摩棒抽出來的時候,上面都沾滿了我自己的血,我就像舔哥哥的壹樣,把上面的血舔乾凈,然後再插進來繼續操,直到把自己操暈過去為止,然後壹覺醒來的時候,按摩棒都還在我肛門裡震動呢……真是個變態的家夥!簡直是無可救藥了!

「是啊,我最喜歡吃的就是哥哥這根棒棒糖了……」我說。

「唔……啊……真舒服!小傑妳技術越來越好了,乖,再吸用力點!那兩顆卵蛋也要好好的舔!全部含進去,含到妳喉嚨的最裡面。」

「要射了嗎,哥哥?我等不及了,快射給我好嗎?我想吃哥哥的牛奶……」

「好,射給妳了,小心接住啊,啊啊!」

又腥又燙的濃液頓時衝勁我喉嚨裡,我壹滴不漏地全吞了下去,順帶替哥哥舔了個乾凈。

「這個時候妳應該說什麼,好孩子?」

「真好喝的牛奶,謝謝哥哥!」

「乖,哥哥總算沒有白疼妳。」哥哥嘉獎地用穿著皮鞋的鞋尖摩擦著我早已硬起來的腿間。

「哥哥,如果還有時間的話,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什麼?」

討厭啦!哥哥明明知道的,為什麼總是要明知故問!

「可不可以上我壹次?」

「怎麼樣?想被我幹啊?」

「嗯。」畢竟我特地早起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啊!

「昨天晚上不是已經被我幹得唉唉叫,還壹直哭說快被我幹死了,求我別在幹了嗎?怎麼現在又想要啦?」

「昨天晚上是昨天晚上……」我低著頭說。

「好吧!反正妳這種賤貨天生就是欠男人幹!」

我立刻趴到桌上,對哥哥擺出他最喜歡的姿勢,準備好讓他狠狠操我壹頓。

「母狗,光著屁股連內褲都不穿啊!嘖,這麼溼撘搭的是怎麼壹回事?不過是幫我舔而已,就能讓妳溼成這樣了阿?」

「沒辦法啊……人家就是……就是好愛哥哥!哥哥,這裡!快!快插進來!」我抓住哥哥把那又大又硬的龜頭導到我洞口上。「幹我!用力的幹我……啊!」話還沒說完,哥哥那又大又熱,又硬又粗的棒子就整根插了進來。

「啊……」我痛得唉叫起來。

「怎麼樣,爽死了吧?我說妳啊,年紀輕輕才16歲就那麼淫賤,屁眼都已經被搞得這麼鬆垮垮的了,這麼大的東西也壹下子就整個插進去了,誇不誇張啊妳!」

「還不是因為被哥哥早也幹晚也幹……」

「那是我的錯嘍?」

「不,不是哥哥的錯,是我……是我自己喜歡的。」

「這麼喜歡的話,要不要我找人來壹起幹妳?」

「不要,我只要哥哥!啊……好爽!真棒!哥哥太棒了!好喜歡哥哥……愛死哥哥了……呼,啊!那裡、頂到了!哥哥真猛……好能幹!」

「嘻嘻,真有這麼棒阿?告訴哥哥,哪裡棒?」

「那根……又粗又硬的那根……大肉棒…好棒…把我……幹得好爽……」

「哪裡爽?哪個地方被哥哥幹得這麼爽?」

「屁眼……肛門裡面……被哥哥的大肉棒插個不停啊!真的……爽死人了!嗯……哈……哥哥,再用力壹點……啊!好深哪……插得好深……」

「瞧妳這家夥,欠幹的母狗也沒妳淫蕩……」

「本來就是。我喜歡……喜歡被哥哥當母狗壹樣幹!哥,妳喜歡幹我那裡嗎?爽不爽呢?」

「當然爽阿,妳這小穴把哥哥的肉棒夾得緊緊的,幹起來真爽!呼……哈……說妳鬆,絞起來也還真不是普通的緊呢!」

「啊啊!又變大了……快撐破了!啊……天哪!」

「要射了……」

「射進來!全部射我裡面……啊啊!哥哥,我愛妳,最愛妳……」

幹完這壹回合,哥哥收起家夥,完全壹副沒事的模樣,對著從剛剛就壹直站在壹旁的阿德吩咐道:

「剩下的就交給妳了。隨便妳怎麼處理他,記得準時把這賤貨準時送到學校就好。」

「是,大少爺。」阿德恭恭敬敬地道。

哥哥頭也不回地離開,那不屑的態度,好像他剛剛幹完的,真的只是壹隻狗,而不是他從小壹起長大的親弟弟。

「小少爺。」

阿德走過來,低聲地喚道。

「啊……好棒,真爽,哥哥……再來……再來好嗎?」還趴在桌上的我,兀自沈醉在剛才的高潮裡。

阿德深手在我屁眼上撫摸著。

「好濕……都流出來了……」

廢話,哥哥壹射就射那麼多,不流出來才怪!

他壹手握住了我的前方,輕輕搓弄,壹手仍在我屁眼上打轉。

「小少爺,妳這個樣子,真是太可愛了!讓我好想……好想……」

好想什麼啦!混蛋!

「好想操妳!」

我肏!

「這裡,可以讓我插進去嗎?」

剛經歷過高潮的身體根本禁不起任何挑逗,更何況我這樣壹副敏感淫蕩的身軀。

「馬的!要操快操!再這麼雞雞歪歪的,小心我揍妳!」

得到許可的阿德,立即緩緩地把那不知已經硬了多久的肉棒擠了進來。

「幹!妳那樣慢吞吞的是怎樣!我可是男的,又不是娘兒們,想操就狠狠的操!沒看到剛才哥哥是怎樣幹我的嗎?就照那樣把我當畜生壹樣幹得半死不活的就對了!」

「啊……可是……」

「可是什麼!不會幹就別幹了!」

「啊,請妳別生氣,小少爺,我、我這就照您的吩咐!」

「啊……」粗大的肉棒藉著哥哥留在裡面的精液的潤滑,壹下子深深的頂了進來,「幹!」

「我正在幹啊,小少爺。」

「幹!」我再狠很地罵了聲,「快動啊!」

阿德立刻抽動起來,果然動得很賣力,雖然比起哥哥,總有那麼壹點點說不上來的不足,但,沒差啦,反正我屁眼裡只要有東西插就好,這時候就懶得計較那麼多了。

「這樣可以嗎?小少爺?」

「用點力!妳沒吃飯的啊!」

「我可以親妳的嘴嗎,小少爺?」

「親哪裡的嘴啊?本少爺下面那張嘴沒空啦!」

「那我就先親上面這張……」阿德啄了啄我的嘴,「下面那張小嘴就等壹下吧。」

「fuck!」

阿德柔軟的立刻堵住了我的滿嘴臟話……

「小少爺,妳裡面真的好舒服,好滑,好緊呢!」

「廢話!」

我啐了壹聲,喜歡惡作劇的我突然伸手插進阿德的屁眼裡。

「啊!」他意外地楞了壹下,隨即笑了笑,「小少爺,您還是跟小時候壹樣調皮耶!不過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妳。」

媽的,這變態!變態變態變態!他的性器竟然在我肛門裡脹得更大了!

「呼……哈……阿……阿德……妳怎麼……」

—————————————————–

講臺上老師口沫橫飛地講著課,講臺下我效法美人托腮的姿勢,懶洋洋地坐著,偶爾動動有些發癢的屁股。

「唔……」

軟質的肛塞隨著我的移動,有壹下沒壹下地刺激著我最敏感的那點。

「啊……」我又動了壹下,忍不住低哼出聲。

因為捨不得讓哥哥留在我裡面的東西流出來,所以我故意用肛塞塞住我這淫蕩的屁眼,沒想到現在只是輕輕地摩擦了幾下,下面就又脹得快要擠爆褲子了。

「嗯……」食髓知味的我索性更大膽的扭起屁股,「呼……」

雖然明知道坐在隔壁的阿東正斜過眼在看著我,我還是依然故我,甚至,因為他窺視的目光,而被刺激得更加興奮。

「啊?」

突然身進我褲子裡的手讓楞了壹楞。

「妳幹嘛!」

「我看妳很辛苦的樣子,我想幫妳啊。」阿東那小子嘻皮笑臉地說。說完他立刻低下身把臉埋進了我跨下。

餵餵餵!雖然我們的位置是最後壹排,不過妳這樣會不會太明目張膽了啊?雖然我是沒差啦,反正我是怎麼樣的壹個貨色,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唔,啊……真舒服哪!我忽然發現,阿東這小子,竟然有張這麼利害的嘴!還有那個舌頭……呼!吸得我真是……

「嗯……」我幾乎已經不太想去壓抑自己的呻吟了。「怎麼樣?我這根的滋味好嗎?」

阿東回報我壹聲響亮的吸吮聲,算是回答。

啊,真棒!好爽……

我射了,射在阿東嘴裡,那小子咕嚕壹下就把我的東西吞了下去,然後替我拉上拉鍊。

「滋味不錯!」

他壞壞地笑道。

「隨時歡迎妳來品嘗。」

我也毫不小氣地說。

「王東!」突然課堂裡響起壹聲爆喝。「妳在幹什麼!」

唉呦,老師生氣啦!好嚇人耶!

「沒什麼啊,老師您生什麼氣啊臉這麼紅……」

王東倒是不慌不亂地。

「妳……」老師壹副恨不得揍人的樣子。「張正傑!」

「有!」

「下課後到導師室來找我!」

我靠!剛剛罵的不明明是阿東那小子嘛?為什麼這會兒倒楣的卻換成了我!

馬的林典文老師,妳真的是欠幹,屁股在癢了!

「說啊,說妳以後還敢不敢!」

壹開始我就連前戲也沒有,更別說潤滑,剝掉那賤貨褲子的,捅進去就下死勁地操。

「嗚,不敢了,老師不敢了……好痛,啊啊!傑,妳別生氣,狠狠的操我,操死我也沒關系!」

「妳他媽的欠操的賤貨,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找我麻煩,妳故意的是吧?想惹我生氣好狠狠操妳的是吧?」

「是……是……」

「啊?」我威脅性地啊了聲。

「不……不是……」那家夥立刻改口。

「很爽吧,站著被我這樣操,我哥哥這樣操我的時候我也爽得很呢!」

「哥哥哥哥,這個時候妳還想著妳的哥哥!」

我啪地壹巴掌呼在他屁股上。

「不想我哥,想誰?難道想妳啊!賤貨,也不照照鏡子。」

「傑,妳別這樣說,求妳別這樣說……」

哼!

抽出性器,把那賤種抓過來跪在自己面前,盡情地把精液噴在他臉上,我知道他最討厭這樣,因為如此壹來,他就嚐不到我的美味了,哈哈!

「啊,討厭,妳怎麼這樣……」

果然,他不甘心地叫了起來。

「我喜歡看妳滿臉沾上我精液的樣子嘛,很性感的妳知不知道?」我用龜頭把精液抹了他壹臉。

「真的?」他立刻露出壹副高興的樣子。

「真的。」我敷衍地哄著他說。

Newer Post
Older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