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被老婆上了

警察,超爽超刺激!!
小爸爸的大雞雞
好友和我的父親的秘密
泳池偶遇精壯男孩
按摩勾引记1




820292818140783251_1507766399
昨天晚上公司裏應酬,喝的爛醉如泥。到家的時候已經午夜十二點了。小傑(我老婆)嘟著嘴在床上坐著,一臉的不高興。

我頭很暈,也沒心思去哄他,就先脫光光到浴室裏洗澡。等出來的時候,小傑已經赤條條地躺在那,手裏有一下沒一下地在摸著自己的小臘腸了。
“你小子幹嘛那,這麼急。”我撲到床上,將他壓在身下。

小傑跪在床上,埋頭舔舐著我的肉棒,屁股微微上翹,正對著我。他的皮膚呈古銅色,屁股小而翹,隨著他為我口交時的律動而一上一下地搖擺著,因此我能清楚地看到他兩臀間含苞待放的菊花。雖然被我操過不知多少回了,還是那麼緊致。我的性致一下子起來了,把頭探到他的雙臀間,迫不及待地品嘗那可口的肉穴。

“老公,我愛死你的舌頭了。”小傑吐出我的肉棒,低聲叫道。
“乖寶貝,別停下來啊。”此時我的肉棒又恢復了往日的雄壯,而且快感也漸漸地湧了上來。小傑一聽連忙又將龜頭含在嘴裏,咕噥咕噥地套弄起來。我這邊也使勁地用舌頭舔著他微張的屁眼,越舔越深。到後來,小傑乾脆上上下下地擺動屁股,而我則將舌頭豎起來。這樣,就好像小傑在用屁眼撞我的舌頭,而我用舌頭操著他的屁眼。

不過這樣是很累人的,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我舔了一會就舔不動了,躺在床上喘著氣。小傑看我不舔了,居然報復似的將我的屁股捧起,然後雙手掰開我的雙臀,將舌頭探向我的屁眼。

“靠!”我被突如其來的奇癢嚇了一跳,那種感覺就像一條小蛇鑽進了你的身體,難受極了,卻也舒服極了。“別舔啊老婆。”我忍不住叫到。
可小傑哪里肯甘休,還是用舌頭一下下地用力往裏頂,時不時還在菊花周圍咬上一口,搞得我整個身體都酥軟下來,最後的一點力氣也都流失殆盡。

“老公原來你也喜歡被舔屁眼啊。”小傑壞壞地說著,指頭輕摁著我的菊花。要是平時我會一下子將他翻倒在地,可現在我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只能任由他擺佈。說來也奇怪,他的指頭在我的屁眼口淺淺地插著,大概是一兩釐米的深度,我不但不感覺難受,反而是出奇地受用。

其實我以前也做過幾次0,可是沒有一次是成功的,都是痛的死去活來。而這次,大概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神經不那麼敏感了,屁屁的肌肉也放鬆了,所以小傑的指頭竟然很輕鬆地就進去了。他的指頭一寸寸地深入,我就感覺火辣辣又麻麻癢癢的感覺一寸寸地爬進我的腸道。天那,那種感覺太不可思議了。

由於屁眼被小傑的口水充分的潤滑,小傑最終將整根手指都插進了我的屁眼,但我躺著,看不見是哪根手指。我只感到一點排泄感,卻不痛。他開始緩慢地抽動他的手指,還不時轉動一下,這讓我感到整個屁眼火辣辣的,卻也很舒服。

“老公,我在用手指操你屁眼呢。”小傑一邊抽插著他的手指,一邊轉過頭來沖我勝利地微笑。因為我是小傑的第一個男人,他也曾想要做1,不過都被我拒絕了。沒想到這回酒醉被他逮到機會。
我心想,如果他真的那麼想做1,那就讓他做一回吧,總比跑到外面跟別人鬼混強。再說我實在很喜歡這小孩,滿足他我也心甘情願。於是我狠了狠心,說:“有本事用你雞巴操我。”
“靠,你說的!”大概是太興奮了,小傑一下子把指頭抽出來,只聽“啵”的一聲,還滿響的。我們相視而笑。

我艱難地撐起來,答了一句“操的我不爽就不讓你操”,然後跑進浴室灌腸去了。浴室裏有小傑平時灌腸用的管子,我也知道怎麼用,灌了兩回,等排出來的水都乾淨了,就又沖了下身子,感覺酒勁略微退了些,便擦了擦,赤條條地出來了。

一看見我出來,這小子就立馬跑過來將我弄上床,讓我整個人趴倒在床上,屁股朝天。然後就使勁掰開我的屁股給我舔了起來。這回他更用心了,先是用舌頭在菊花周圍打著圈,時不時用舌尖略過那道小肉縫,我只覺得心癢難搔,屁眼周圍像無數隻螞蟻在爬,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塞進去。

我知道這是小傑的小伎倆,這都是從我手上學去的,今天他可全用來“報答”我了!
用舌頭掃了一會兒,小傑忠於也開始用舌頭往我屁眼裏插,還用舌尖刮弄我的腸壁,這讓我有些受用不起了,屁眼裏癢得我頭皮直發麻,“我日,你到底操不操。”我有些不耐煩了。

“哈哈,我這就來,我的好老婆。”他越發得意了,居然得寸進尺地敢叫我老婆。我也實在是沒力氣理會他,乾脆伸手掰開自己的雙臀,把屁眼張的大大的等他來幹。果然,他拿了潤滑劑就往我屁眼上抹,然後又用指頭給我擴肛。先是一根手指淺淺的,然後漸深,然後換成兩根手指。這是他第一次給別人擴肛,居然弄的有模有樣,我趴在那裏想像著他那股認真勁,不禁想笑。

“好了,直接來吧,還打算把整個手插進去不成。”我笑道。
“我還真想拳交你!”他狠狠地說“這屁眼太可愛了,怪不得你喜歡。”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將龜頭對準我的屁眼了,“疼你就喊一聲。”
說實話,整個插入的過程我並沒有感覺到太多的疼痛。只是龜頭剛進去的那一會,有點疼,一旦整根肉棒都進去了,反而不疼了。小傑很體貼地在我身上趴著不動,等了一分鐘,讓我適應被插入的感覺。還好,比過去的經歷強多了,或許是因為小傑是我喜歡的人,或許是因為喝了酒,或許是因為他的形狀剛好適合我 ?鬼知道了。

小傑終於忍不住抽插起來,我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大龜頭一下下頂在我的小腹上,他的肉棒在我的屁眼口摩擦著,他的鼻息就在我的脖子背上。我的下身仿佛不是我的,麻麻辣辣的,被充滿又抽空,抽空了又充滿。我覺得我的大腦是清醒的,我的下身卻不在我的控制之下,我想動卻動不了。這種感覺很奇妙,是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

操了一會兒,小傑又把我翻過來,把我的腿抬起來,讓我屁股朝天。這樣,我的屁眼和肉棒就一起暴露在他的面前了。他把肉棒對準我的屁眼,一杆而入,再沒有剛才的溫柔。而我也適應了,只感覺一下子被捅上了天,我放開了,大叫到:“老婆,操死我了。”

小傑得到我的鼓舞,更加兇狠地抽插起來。我的肉棒神奇地隨著他的抽插而一點點地堅挺起來,馬眼裏流出很多的水。我知道我的前列腺被他頂到了。我曾無數次聽說這種前列腺快感,我也曾操射過別的男人,其中包括小傑,但我從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體會到這種快感。我閉著眼,摸索著體會著,生怕這種感覺跑掉。

漸漸地,我的小腹越來越飽脹,我有很強烈的尿意,但又不只尿意。我感覺尾脊或者附近的某個點上,有一種冰涼麻醉的感覺在擴大,隨著小傑的抽插在一下下的擴大,擴大到整個臀部,然後爬上來,滿上來。我的意識漸漸模糊,只感覺整個世界在有節奏的抖動,然後眼前一片花白。

我高潮了,在沒有手的幫助下,完全被小傑操射了。精液飛射到我的臉上,那麼遠,那麼多。高潮時我的腸道縮得很緊,小傑大叫著“騷屁眼,敢夾我”,又狠狠地抽插了十幾下,然後在我的體內抽搐著也達到了高潮。

現在,我倆都體力透支了。又是相視一笑,然後也顧不得髒亂,癱軟在床上睡去了。

呵呵,看來以後想做0,要多喝酒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