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男友偷情被操過程

被中年大叔調教
體訓隊公共玩具
精液是我爸爸的
大屌陽光大學生與帥哥醫生的激情
被通識課的體育系肌肉猛男姦




15380468_110568222772166_1788751484304712083_n
和男友在一起大概有三年了,彼此之間一直是很信任對方,畢業之後,我們租了一個新裝修的一居室,住在了一起,開始了幸福的小日子,我很愛我老婆,很疼他,他有一米八,比我高,瘦瘦的,眉清目秀,屁股不大,圓圓的,說實話,應該是任何1看了都不會抗拒的類型。老婆的雞巴比我的大,不知道為什麽,很多0的雞巴,都比1的大,老婆是一個很內斂,害羞的人,平時生活裏,總是依偎著我,很乖,但是其實骨子裏是很騷的一個人,尤其在床上的時候,叫起來,真的是肆無忌憚的,想滿足他,還真是要很費力氣的,他喜歡我抱著他的腰操他,他說那樣插得深,其實我的雞巴是屬於長的類型,不粗,所以操他的時候,他不會感覺到疼,只是頂著他的花芯,他說很舒服。但是,別看我老婆很騷,平時我們的性生活,其實不是很多的,他說不是很喜歡做愛,是不是這樣我也無從而知。就這樣我們倆在一起走過了三年,彼此也深愛著對方,一直是很幸福。

因為老婆是搞設計的,所以一般時間比較自由,具體上下班也沒有準兒,而我則是比較固定,有一天,我也難得的提前下班,就買了老婆愛吃的零食,回到家,發現老婆正在床上睡覺,而且是全裸著,看著睡著的他,很是迷人,我頓時,春心蕩漾,按耐不住欲火,下面開始硬了起來,我脫了衣服,上床去,抱住他,他醒來發現我回來了,而且我的漲著血,硬梆梆的雞巴正好頂著他的屁股旁。

他說,一回來就這麽激動啊~壞老公。
我說,我想要操你了,老婆。
老婆說今天不行,今天比較累。

由於本身他也不怎麽喜歡這方面的,所以我也沒在意,只好自己去了衛生間,自己打完飛機之後,洗了澡,在擦身體的時候,發現白色的浴巾上面粘著幾根卷曲的毛發,應該是陰毛,覺得很奇怪,因為我和我老婆的陰毛都是很直的那種,可是,也有可能是腋毛,所以也沒有在意。直到有一天…

我被派到外地出差,要一個禮拜,老婆都自己一個人在家,我心裏也很想他,每天打電話,聽著他說,老公,我好想你,想你的身體,想你的大寶貝之類的話,時而按耐不住,就提早一天結束了工作,準備給他一個驚喜,我大概下午三點鐘到了家,男友今天沒在家,換了衣服之後,準備休息一會,然後給老婆做一頓飯,正當我關上臥室的門,要休息的時候,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我知道是老婆回來了,我心裏很高興,想著老婆看見我提前回來,該是多麽的高興啊,說不好會高興到讓我多操他幾次,由於客廳挨著臥室,而客廳前面是廚房,廚房的旁邊是大門,所以即使進到屋子裏,也要經過一段兒才能到臥室,我想給他一個驚喜。

但是聽到老婆說,進來吧,沒事兒。我知道了,是老婆帶其他的人回來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偷偷的躲進了大衣櫃裏面,過了一會聽見浴室的水聲響起來了,客廳的電視也打開了,說實在的,那種滋味,說不出來,即有些難過,還有一點興奮,過了一會我不願意看見的一幕終於還是發生了,透過衣櫃的百葉格柵,看見一個男人,抱著我的老婆,走了進來,天吶,我老婆雖然不胖,但是也有一米八,能把他抱著,該有多麽大的力氣啊,那個人的背部寬闊,胳膊粗壯有力,他一邊抱著我老婆,一邊和我老婆接吻,我老婆雙手環著他的脖子,閉著眼睛,很是享受,等那個男人側過身,更讓我驚訝的是,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我的好朋友,我的好哥們兒,王哥。

由於他天天健身,我也是在健身房認識他的,他身體高大,肌肉發達,威武,比我高大半個頭,家夥也是我見過的比較大的,因為偶爾會在一起洗澡,看見他的家夥,軟著的也有十五六,有的時候,我還總開玩笑的說,王哥,你這雞巴,蹲下來,都能拖到地上吧,硬起來,還不得頂上天啊~,嫂子可真是幸福啊,有你這個一個男人,不但身材好,而且雞巴也不含糊,說到這裏,大哥總是哈哈的笑著說,你這個小子啊~。

因為大哥結婚了,所以一直以為大哥是個直男,沒想到原來是個雙啊,記得有一次,我在健身,我男友忘記帶鑰匙,來健身房找我的時候,那個時候,剛好我和王哥洗完澡,在浴室旁邊的休息室坐著,我讓老婆進來拿鑰匙,老婆看見王哥,就臉紅了起來,王哥邊打趣,邊對我說,你這個弟弟,長得挺俊啊,不錯,說完就笑起來,上揚的嘴角和性感的胡渣,以及上半身,寬闊的胸肌和濃密的胸毛,給我看的入迷死了,我看了看老婆,發現不對勁兒,我老婆也在註視著王哥,但是註視著是王哥的下體,原來雖然圍著浴巾,王哥把腳踝搭在另一只腿上,小腿上的毛粘著水滴,熠熠生輝,透過兩腿間,隱約看見,在濃密的陰毛間,垂著王哥碩大的陽物,王哥的雞巴是半包皮,龜頭圓潤碩大,我把鑰匙遞給老婆,老婆回過神,打了招呼,轉身走了。當天晚上,老婆主動要和我做愛了,那一晚我操了老婆三次,每一次,都是把他操的舒服,操射,看著他享受的樣子,我心裏很高興,很有成就感,因為之前從來沒有把他操射過。言歸正傳,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老婆偷情的對象,居然是我的哥們兒,我平靜了一些,看看他們的好戲。

王哥把我老婆放到床上,此時的我老婆的雞巴已經是充血的狀態,高高的翹起,仿佛是在呼喚著什麽,王哥的雞巴,也硬了起來,我頓時驚嚇到,這是我見過的最粗最大的雞巴了,足足有20厘米長,六厘米粗,青筋迸發,並且上揚。這個龜頭如雞蛋般大小,紫紅紫紅的,鋥亮鋥亮的,兩個蛋蛋渾圓飽滿的垂在兩腿間,濃密的腋毛一直延伸到小腹,看到這裏,我再摸摸自己,已經硬起來的雞巴,還不如王哥的一半兒。一時間,不好意思起來,老婆看見王哥的雞巴,迫不及待的捧起王哥的雞巴,好想得到了什麽寶貝似的,含在嘴裏,由於太大了,只能含一半多,還剩下一不分留在外面,想到老婆平時含我的雞巴,都全根沒入,還覺得沒有頂到嗓子裏。這次,老婆真是享受啊,一直在用嘴巴套弄著,不是發出,刺溜刺溜的聲音,大哥壞笑起來,陽光撒在大哥的胸肌上,閃閃發亮。

“小騷貨,折磨迫不及待啊,第一次在健身房,你看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要被我操的,沒想到都這麽多次了,你還這麽騷~”顯然,我老婆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王哥操了,想到這裏,我不由得覺得很委屈,平時我都是求老婆,他才會給我口交,沒想到對待別人,他這麽騷的就去主動。

“壞蛋,要不是無意間看到你這個大寶貝,這麽讓我滿意,我哪能對你這麽騷啊~我老公出差了一周,你操了我一周,還好意思說”老婆邊含著王哥的雞巴,邊說道。

“哈哈,他明天就回來了,我趁著今天,多操你幾次,免得你又說他滿足不了你,你想讓我操之類的,我也受不了啊”原來王哥從我走了,就一直操著我老婆,媽的,我都不舍得天天操我老婆,我老婆居然天天找王哥操他。

老婆一邊含著王哥的大雞吧,一邊用手套弄這自己的雞巴,淫水直流,王哥看著老婆淫水飛濺的雞巴,笑道:“我小弟就那麽差勁麽,都滿足不了你麽,你看你騷的”。“他跟你比差遠了,他操我十次,不如你操我一次來的爽,和他在一起做愛,我多半是在應付的。”聽到這裏,王哥猛地把雞巴往我老婆嗓子裏一捅,笑道“好的,今天我就代替我兄弟滿足你,操爽你,省著你天天抱怨,哈哈。”只見王哥把雞巴從老婆的嘴裏抽出來,上面都是老婆的口水和王哥的雞巴水,“來,小子,給哥天天屁眼兒。”說著,就把屁股朝著老婆的臉對了上去。

只見我老婆雙手扒開王哥渾圓有力的屁股,給王哥舔氣肛門來,王哥可真爺們兒啊,肛門周圍一圈肛毛,晶瑩發亮,老婆賣力的舔著,不是用舌尖兒,給王哥毒龍,王哥爽到了極點,閉著眼睛,直叫爽“你個騷貨,功夫不錯啊,挺會舔啊,沒少給我第舔屁眼兒吧。”我心裏直犯滴咕,我老婆從來也沒給我舔過屁眼兒,一陣陣醋意油然而生,此時的自己,也是淫水直流,難受的不得了。

王哥被舔夠了,回過身來,把我老婆摟到懷裏,開始親起來,邊親邊說“真他媽嫩,比你嫂子都嫩,哈哈。”王哥扒開我老婆的屁股,看到了我老婆粉紅粉紅的菊花,隨即在手上吐了口唾沫,用中指去扣我老婆的菊花,我心想,王哥那麽粗的手指,老婆一定會很痛的吧,不曾想,老婆很喜歡,很自然的閉著眼睛,至哼哼,“啊,好舒服,再深一點兒,求求哥哥了,我還要,再往裏一點兒,扣到我花心了。”王哥咕嘰咕嘰的用中指戳著老婆的嫩菊,看時機差不多了,掄起了自己的大雞吧,吐了口唾沫抹在上面,對著老婆含苞待放的花蕊,噗赤一下,操了進去,老婆早已經習慣了這種有力的沖擊了吧,很快的老婆就舒服了起來,嘴巴裏開始咿咿呀呀的叫喚起來了,平時和我,都是我主動讓他叫喚,他還說不喜歡,沒想到,在王哥的雞巴的狂操下,他這麽淫蕩的叫起來了。

王哥也很嫻熟的,扛著老婆的兩條腿,在我的床上,操著我的老婆,王哥的身體真棒啊,渾身的肌肉,尤其是圓滾滾的屁股,操起我老婆來,儼然成了一個馬達,每次都有力的撞擊著,只聽見,咕嘰咕嘰的聲音,兩個圓溜溜的大蛋蛋,每次都狠狠的拍打在我老婆的屁股上,吧唧吧唧直響。這時,老婆已經爽上了天,每次和我做愛,我草他的時候,他都是軟綿綿的,可是這次,王哥操他,他居然還是硬的,並且淫水直流,打心裏佩服王哥,看著老婆雙手摟著王哥的脖子,和王哥親吻著,還直叫喚,我心裏既難受,又刺激。

“啊啊啊啊,哥哥,你好厲害啊,好喜歡你這麽操我,哥哥雞巴好大,頂到我的花心了,好爽啊,就喜歡給哥哥這麽操~”我老婆叫到。
“小騷貨,你這麽喜歡被我操麽,怎麽樣哥哥的大雞吧,滿足的了你麽,你喜歡吧~”王哥,邊操邊問到,老婆的腿被王哥駕著老高,那個騷樣,我看了,也是興奮的不得了。
“哥哥使勁兒操我,老公,我的好老公~好爸爸,你要操死我了,每次都操我操的這麽爽~老公的大雞吧,好大,好漲,好刺激~”
“是我操你爽,還是我弟操你爽啊,你後面好緊啊,比你嫂子的逼還緊,真不錯啊,你要是我的,我肯定天天操你十幾遍,不讓你閑著,不讓你下地走路,哈哈~”;王哥邊操,邊自信的說著。
“當然是王哥的雞巴大了,王哥操我,我能達到高潮,我老公不行,和你比起來,就是廢物,求求哥哥了,使勁兒,操死我吧,求求你了,太爽了~”
“操死你我可舍不得,我要天天操你,天天讓你伺候我的大雞吧。”王哥回答到。

王哥操到一半,把雞巴拔了出來,頓時老婆好像失去了什麽一樣,菊花緊縮也一下,淫液順著屁眼兒流了出來,王哥抱起我老婆把他報道窗臺上,又狠狠的操了起來,操進去的那一刻,我老婆仿佛是別什麽填滿了一樣,滿足的叫了一聲,接著就接連不斷的,淫聲四起,~啊~王哥,你操死我了,輕點兒啊,別把我操壞了~,王哥聽著他這麽叫喚,哪受得了,更加使勁兒得操著我老婆的菊花,我老婆趴在窗臺上,王哥雙手摟著我老婆的腰,狠勁兒的操著,我老婆也很配合的,使勁兒往後面坐,每一下都讓王哥的大雞吧全根沒入,王哥看著我老婆淫蕩的樣子,一只手摟著老婆的腰,一只抓著老婆的頭發,真看不是他自己的東西,這麽使勁兒的操著,我看了都心疼。

大概又操了十分鐘,我看到老婆滿頭大汗,菊花已經松的夾不住王哥的巨根了,王哥有重新把老婆抱到了床上,王哥從地上拾起了他的緊身內褲,還有黑色的襪子,他和我老婆的雞巴一直都是直挺挺的,只見王哥把他的內褲和襪子給了我老婆,遞了個眼色,我老婆似乎就明白了,乖乖的拿著王哥的內褲,套在了頭上,然後把他的黑色棉襪子,塞進了自己的嘴巴裏,我看到這裏不由得心酸,顯然這不是第一次這麽玩兒了,我都沒舍得這麽用我老婆,套上之後,我老婆又開始叫喚~哥哥,人家套上了,你滿意了麽?滿意了就趕緊操我,好麽~,王哥哪能按捺著住這麽誘惑,扶起條條青筋的大雞吧,有一次的操進了老婆的菊花裏面,老婆爽到了極點。

“王哥,你太他媽厲害了,不行了,我要給你操爛了,爽死我了,哥哥,你真厲害,使勁兒啊,使勁兒~”老婆仰著頭,舒服的叫著。
“我要操死你,小騷貨,別跟著你老公了,當我老婆吧,我天天操你,我滿足你,你這個騷貨~。”
“好啊,你可以天天操我,你能滿足我,他不行,還是你的大雞吧最好了~”

王哥操的大汗淋漓,渾身的肌肉緊繃,老婆的菊花,被王哥一下一下的操著,雞巴也是硬挺挺的,紫紅紫紅的,大概又操了二十分鐘,我老婆忍不住了,不行了哥哥,我忍不住了,我要被你操射了,哥哥使勁兒啊,求求你了~”王哥聽到這裏,更加賣力的操了起來,只見老婆渾身顫抖,一股股白漿噴射而出,甚至噴到了自己臉上,我知道,越是興奮,射的越遠,可見老婆被操的多爽。王哥看到這裏,也忍不住了,加快了速度,老婆射完了之後,雞巴還是直挺挺的,立在那,繼續享受著王哥的抽插。王哥看來是快要射了,速度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大,吧唧吧唧的,白色的淫液流了我老婆一屁股,寶貝,我要射了,我要射了~王哥一邊顫抖著大雞吧,一邊操著,我老婆看見王哥要射了,趕緊起來,把哥哥的雞吧對著自己的嘴巴,含了進去,只見王哥身體後仰,同時,不停地操著我老婆的嘴巴,大雞吧一抖一抖,陰囊不停地收縮著,一股一股的精液,射進了我老婆的嘴裏,老婆含不住了,流了出來,趕緊用舌頭舔了回去,仿佛是什麽玉液,不舍得浪費,全部吞了下去,然後把大哥的雞巴舔了個幹凈,我不停的擼著自己的雞巴,也射了,設在了衣櫃裏,老婆的內褲上,老婆被王哥操的沒有力氣了倒在了床上,王哥則起身要離開,說,要去尿尿。

老婆叫住了王哥,說“哥,你要是不嫌棄,就給我吧,尿我嘴裏,我想喝。”我靠,我老婆原來這麽騷!王哥看著我老婆淫蕩的樣子,拽著我老婆離開了臥室,到了浴室,然後就聽見,嘩嘩的尿液聲,但是顯然是尿在嘴裏的聲音,我閉上眼睛,仿佛看見我老婆跪在王哥的胯下,捧著王哥的大雞吧,接受著王哥聖水的灌溉的騷樣。

我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老婆開始讓王哥操的,但是很顯然,這不是一次兩次了,我聽見了洗澡的聲音,知道他們倆應該是在一起洗澡呢,但是過了一會,水聲停了,又傳出了我老婆挨操的淫蕩叫聲了,原來王哥又在浴室裏操我的老婆了。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只聽見~啊,啊,啊~的幾聲,我知道,王哥又一次射了,他們洗了澡之後,回到臥室,親吻了起來,然後他們穿好衣服,說是要出去吃飯,王哥扯著我老婆的手,出了門。等他們走後,我出來,看著他們還沒收拾的床,發現王哥的內褲和襪子居然沒穿走,估計他們還會回來吧,難不成今天晚上,我老婆還要讓王哥操他麽,想到這裏,我撿起了王哥的內褲聞了聞,那是一股爺們兒的腥臊,上面還有白色的,幹了的雞巴油兒的印記,我有撿起了王哥的襪子,聞了聞,是一股男人特有的腳味,我忍不住把王哥的褲衩子套在了頭上,那白色的印記正好對著鼻子,把王哥的臭襪子塞進了自己的嘴巴裏,腦海裏回想著剛才的一幕幕,又一次傾瀉而出,然後我收拾了一下,悄悄的離開了,想著今晚我老婆可能又要讓王哥操哥好幾遍,心裏既難過,又有說不出來的興奮。

我在外面找了賓館,住下來,到了半夜,心裏又好奇,又按捺不住,試著撥通了老婆的電話,但是,一直響著都沒人接,我打了幾次,結果都一樣,大概知道是怎麽回事兒了,大概過了一個小時,老婆給我回電話了。

“老公,對不起,剛才把電話放在客廳了,打的震動,沒聽見,你怎麽樣,想我了麽?”
“想了,老婆你在幹嘛啊,怎麽氣喘籲籲的?”
“啊,我在上廁所,我剛才下樓,才上來,沒坐電梯,”
“額,你要好好的等我回去,知道麽?”
“知道的。老公”
掛了電話之後,我閉上眼睛,想著老婆掛了電話,腦海中浮現出老婆掛了電話,迫不及待的沖出廁所,再次投入王哥的懷抱,讓王哥的大雞吧狂操的畫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