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龍被輪姦的一次

操完騷0再把他的老公操成騷逼
業務員志成
保安林濤的故事
被通識課的體育系肌肉猛男姦
與軍校生聯誼 1





我叫建龍,是一名高中生,因為我熱愛運動及拳擊,故鍛煉出一身結實的肌肉及黑黝黝的皮膚,我恃著自己略懂拳擊,經常在班上欺負其他同學,結下不少恩怨,不過一切就在今天改變了…

這一天,我如常上學,想不到班中的俊彥走過來要挑戰我,約我在放學後比試一下,我當然奉陪,他經常被我欺負,只是一個活靶子,用他來發洩一下都好。

我們放學後到了約定的地點 – 引水道的隧道內。當我放下書包,準備向他痛撃之際,隧道兩邊出口出現了10個人左右,我不敢妄動,想看清一下的時候,發現他們都是我班上的同學,我心知不妙,立即拔足狂奔,但一切太遲了,沒跑出兩步已被人制伏在地下,再被痛擊多下,全身沒有躺在地上。

我:「你們想幹什麼,我不怕你們的,你們現在離去還可以饒過你們!!!」
俊彥:「看看現在誰不饒過誰!?」他一說畢,我又被拳打腳踢。
我已知不能反抗,跪在地上:「對不起,各位大哥,是我錯,我向你們道歉,求你們放過我」
俊彥:「放過你!? 你把衣服,褲子,鞋子脫下來,我們可以考慮一下放過你的」其他人附以嘲笑聲。

我心有不甘,但心想只要我能離開就好了,仇可以再報 「好..我脫,但你們要守承諾」我說畢就開始把恤衫的鈕扣一顆顆解開,顯露出結實的胸膛,然後踢掉鞋子,再把皮帶扣解開,脫下長褲,那雙粗壯多毛的雙腿盡入他們雙眼,最後把襪子脫掉,向他們再道歉後,就準備離開。

當我步出兩步,他們又把圍住了,俊彥: 「我有說過給你走嗎? 我們早就想狠狠地幹你一次,讓你永遠都搭不起頭」他一說完,所有人立即把我按在地上,手腳已被完全控制,我極力反抗,但肚子立即被拳頭重擊,使我頭昏腦轉。

當我回過神來,俊彥已脫下褲子,露出他那14公分的大屌,其他人立即把我雙腿打開再抬起來,俊彥沒一下猶疑,一下子把大屌直插我後庭,我痛極大叫,但我只發出一下的聲音就被其他人的大屌塞進我的咀巴,我本能把口合上,立即又被拳打腳踢,只好張開咀巴。
此時我的眼淚開始流下,但沒有令他們停下來,反受到更多的侮辱,賤貨…狗養的……再加上時的掌摑。另一方,俊彥每一下的抽插都把整根屌完全插下,令我痛不欲生……

俊彥: 「你這小賤貨,你的屁眼很緊,我插得好舒服…..啊….」他一邊說一邊把我的內褲一下子撕開,我那發育不好的只有3CM小雞雞,盡入他們的眼中,當然又換來恥笑,俊彥專心的抽插,其他人對我上下其手,有的大力的拉扯我的乳頭,有的緊握我的蛋蛋,有的彈我的小雞雞……

我盡力反抗但沒有用,只能放聲痛哭,我只知我在被強姦,我在被羞辱,我在被玩…我只是一件玩具…一個奴隸。

不知過了多久,俊彥一下大叫,他內射了我,我感到屁眼有多股射液在衝擊…我沒多想後果,只想快點結束。俊彥的大屌離開我的屁眼立即又換上另一個人開始無間斷的抽插,在俊彥之前的抽插洗禮後,我的屁眼沒那麼痛了,適應了少許。

此時我才發配旁邊早已架起了一部攝影機在錄影,我想把頭轉過去,但被強制口交中,根本沒法動彈,俊彥就在這時候從袋中拿起了相機,不停拍照,不停拍攝我被幹的情況,拍我的小屌,一邊拍一邊套弄我的小屌,令我硬了起來。

俊彥拿圯間尺度我的小屌: 「看你啊…..你勃起了只有5CM,有什麼用,有什麼用,剪了吧」他一說畢就摑了我的小屌一把掌,再拿起剃刀。

我感到十分恐懼,奮力擺脫了口中的大屌: 「求你不要剪掉的的小屌,我是賤貨,請你留下小屌給我,求求你」
俊彥: 「你大叫三聲,我愛被強姦,我是賤奴,就不剪掉你的小雞雞」

我沒半點考慮,大叫三聲: 「我愛被強姦,我是賤奴」 我一說完,俊彥依然手起刀落,我閉起雙眼,但10多秒過去,沒感到痛楚,原來他在剃我的屌毛,我立即鬆了一口氣。未知是否過於恐懼,我對伸到我面前的大屌,竟然自動張開咀巴迎接。俊彥剃完我的屌毛,再剃腿毛,連腋毛都不放過。在他剃毛其間,我屁眼已換了兩個人,穴內已充滿多人的精液。

當換上第三個人的時候,我被要求要當狗般叭在地上被幹,我心中極不願,但沒法子,只能照做,小狗的姿勢,換來更快的抽插,我的小屌自然勃了起來,流下一絲絲的前列腺液。

俊彥: 「用手把淫水接下來,放到口中」我不敢怠慢,在淫水接下完完全全放到口中。俊彥露出滿意的笑容一邊快速套弄我的小屌: 「在我們未幹完你之前,你不可以射精,如果想射要說出來,如果不小心射了,你會有更嚴重的後果」

我心中大叫不妙,我是那種打手槍一分鐘便射出來的早洩男,怎能忍…但為了減少痛苦唯有強忍。果然不消一分鐘我感到想射: 「要射了…停手」
俊彥停了下來: 「才一分鐘左右你便要射,你這賤貨」說後,他以慢速加上不時的停止套弄我的小屌,令我感到每一刻都想射,但又射不出。

過了不久,已有8個人強姦完我,還有最後兩個而已,心中有一點高興就快結束了,但想不到痛苦再到來臨,最後二人一起把大屌強插入我的屁眼,我痛得腳趾都縮了起來,放聲大叫,但反而激起了他們的獸慾,慢慢加快抽插,另一邊俊彥的屌已塞入我的口中,直達喉嚨,令我作嘔起來,他的雙手沒有閒著,在我的小屌上游走,上中下的夾擊令我崩潰了,但只能接受,最後雙龍的二人同時射精,一起把大屌拔出來,我的屁眼感到無比空虛。

俊彥亦停止了動作拿起了水杯拋給我: 「把屁眼的精液排到杯中再喝下」

我接過水杯放到屁眼下,把精液排出,足足有一整杯,我把杯放到口前,不敢喝下。
俊彥: 「你一是自己喝,一時我們迫你喝,你自己選擇」

我聽後鼓氣勇氣起精液喝下,但不消兩口就吐了出來。
俊彥: 「把吐出來的吸乾淨。」我唯有照做。

一整杯的精液,我喝了十多分鐘。我以為喝完便可以走,起身想走的時候被叫停並命我跪下來自慰。我心想我已經沒尊嚴了,這不算什麼,開始套弄我的小屌。

此時俊彥說: 「沒自慰超過15分鐘不可以射,射的時候射在自己的腳上之後吸清光」,我唯有慢慢套弄我的小屌,加以呻吟聲取悅他們。他們一字排開看我自慰,不知不覺過了15分鐘,中間有多次想射,但都停下來忍住了,故一過了15分鐘我立即噴射了出來,射在腳上再把精液吸光: 「請問各位,我可以走了嗎?」

俊彥: 「還沒! 再自慰,射到我滿意為止。」我唯有再開始套弄。
俊彥: 「賤貨張開咀巴」我立即張開咀巴,俊彥首先在我口中撒尿,並命我喝下去,他們一個接一個,我足足喝了10個人的尿,喝完後我繼續自慰,又射了一道又一道的射液在腳上,我自動自覺吸光了,想不到俊彥又命我再自慰,但我的小屌已有點痛,但還可勉強下去,結果又射了一次,但量已少了很多,我心想射了三次,他們應該滿意了,而且我的小屌已經腫痛,但他們沒有,再命我自慰。

我向他們叩頭: 「求你們放過我,我已經射不出了,放過我吧」
他們沒理會我,把我抓了起來,幫我大力而快速地自慰,我的小屌感到十分腫痛,但又反抗不了,不消5分鐘我感到想射精,但只是留出了少許的精液。他們看到後停了手,我以為他們滿足了,但原來不是,他們待我完全軟下來後,再抓起我的屌套弄,他們每一下的套弄都令使我十分痛楚,因射了三次的關係,這次套弄了10多分鐘才射出,當然又是流出很少的精液,射後我已全身無力躺在地上,但他們沒輕易放過我,繼續幫我打槍,前前後後總共10次,我一日之內足足射了10次,我記憶中,5,6次後射出來的根本是空氣,我意識亦朦朧了起來,整過過程只有痛楚。他們停手後,我勉強跪了起來,但小屌,睪丸都感到酸痛。

俊彥: 「你知道經常在班上欺負大家有什麼後果了嗎? 好好記住今天,你現在爬過來親吻我們每人的十隻腳趾便可以離開。」
我二話不說開始親吻他們的腳趾,不敢有半回怠慢,十分認真地啜腳趾。啜完後再跪在地上等指示離去。
俊彥再從袋中拿出狗帶及假屌: 「乖…把狗帶帶上及把狗屌插入你的狗屁眼中就走吧,不過你沒我們的指示,你不可以除下這兩樣東西,要一直帶著,明天上學的時候我們要看到,否則你的影片及相片就會公開」

我沒考慮地餘地就答應了,把狗帶及假屌插入就離開了。不過這只是我第一次的經歷而已..

那天我帶著疲累的身驅回家便倒頭大睡了,直至翌日早晨我才被鬧鈴喚醒,我習慣地打開手機看看,原來俊彥傳了訊息給我,指示我可以把狗帶脫下,但不能拔下假屌,我把狗帶脫下後便到洗手間洗澡,我把衣服脫光後看到小屌依然有回脹痛,但比昨天好了不少,之後慢慢把假屌拔出來清洗一下,拔出來的時候與腸壁及肛門磨擦的快感令我不禁呻吟了一下,但完全拔出來後卻有一點失落感 (難道我喜歡了當0嗎?),我把假屌清洗一下後便立即插入後庭,那種滿足感又回來了,之後便換上校服回校了。

我回到課室已看到俊彥坐在我的位置上示意我走過去,我走過去後,他隔著我的褲子探一下我的後庭 :「不錯…沒有把假屌拔出來」他繼續說:「以後你都要聽我的,否則的話你應該知道有什麼後果的,這裡有一張清單,你必須依照指示去做,明白後就在紙下簽名。
我拿起清單一看,內容是這樣的:
在學校小便時,必須使用尿兜,而且需把褲子及內褲脫到小腿
每次上體育課時,必須先把上衣及褲子脫掉後才可換上體育服
沒有批准,不可打手槍
聽從俊彥的一切指示

我看完後便在紙上簽名,其實沒有不簽名的餘地吧。接下來的一周我都依照指示去做,當然換來不少同學的嘲笑,有時候我去洗手間的時候,會有一堆人跟著我,看我脫褲子小便,有的大膽一點的會拍打我的屁股,但我慢慢習慣了。

就這樣過了兩星期,俊彥跟我說:「做得不錯,是時候獎勵你一下了,今晚8時待學校關門後,你偷偷潛入學校,我會在這裡等你的」
我當然不情願但又沒法子唯有答應,到了8時,我看清楚沒有人看到後,便攀進了學校走到課室。俊彥:「不錯,很準時,跟我到洗手間」

進了洗手間後,俊彥:「把全部衣服脫光再蹲下來。」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裸體,所以沒有什麼腼腆,很快把衣服脫光再蹲了下來。此時俊彥拿起了一條膠水喉給我再示意我浣腸,雖然我沒做過,但都知道怎樣做,過程有一點不舒服,不過還可以忍受,一邊灌的時候小屌不爭氣的勃了起來,之後大約洗了15分鐘,從肛門流出來的水都變得清澈了。

我: 「我洗好了,還有吩咐嗎?」 俊彥:「把狗帶繫上」
我繫好了後,俊彥拉著我爬出洗手間,我有點緊張,因為我還是第一次全裸的在公眾地方爬來爬去,我一直爬到操場,因天黑的關係,我隱若看到數個身影在操場,我徨恐了起來,停了下來:「那裡有人,快走吧,被人抓到就糟了」

但俊彥沒理會,一直拉我過去,我慢慢看清了那堆人影是誰了,那都是我班上的同學,不止數個,而是整整一班三十人,我弄清情況下感到十分羞恥,躲到俊彥身後。
俊彥:「今天我帶了我的狗奴給大家享用,大家喜歡怎樣幹就怎樣幹」

我聽到他說後,立即爬起來想逃走,但立即被俊彥用狗帶拉扯到地下,我知道這時候只能接受了,為免受到更慘的對待,所以我說:「我不會逃走了,俊彥主人,請各位賓客享用我吧」我一說完,好像喚起了各位同學的獸慾,他們把身上所有衣物都脫掉,30支屌盡入眼簾,有大有小亦有白有黑的,因為他們太多人了,俊彥訂下了玩法,每一次最多只能三個人享用我,只能一批一批的來,第二批的在外圍擦槍,等待下一輪進攻,第一個來進我後庭的人是子軒,他有一條15公分的大屌,而且蠻粗的,他連KY都沒用,就一下子插入我的後庭,我只能大叫呻吟,我雙手為其餘兩人的大屌服務,俊彥用他的腳踩在我的小屌上磨擦,我都不知這是享受還是受苦,但我只知道現在十分興奮。

被我打槍的兩個同學差不多同時射精,通通射在我的面上,我亦自動用咀吧把他們的屌含上清潔。
俊彥:「你真是賤貨,竟然學會了享受」他說完後就命我幫他口交,我一邊口交的時候,感到後庭有幾股熱流衝擊,原來是子軒射了,子軒亦把屌塞進我的口中,兩根大屌在口中的感覺原來是如此溫暖、如此滿足。當我享受的時候,我突然感到後庭無比刺痛,我睜看一看原來是兩個人的同時雙龍,我痛得眼水都標了出來,雙手緊握拳頭,其中一人說、「我們不會讓你有享受的感覺」話畢兩人立即加快速度不停大力抽插,每一下抽插,他們的睪丸都拍打著我的屁股,發出拍拍拍的聲音,我感到屁股快被撐爆似的。

此時開始有人幫我打手槍,又用鐵夾夾我的乳頭,我慢慢由享受變成受苦了,幫我打槍的那位知道我是快槍手,故意打得很慢,他每一下的套弄都令我有快射的感覺,但加上雙龍的衝擊,我依然很快就射了,我分不清是被操射還是被打出來。

我射的同時,插我的其中一位同學感到要射了,抽了出來射在我的身上,我跟他的精液結合了在一起在我身上慢慢流到地上。另一位亦加快了速度,插得更深入,我不停地發出:「啊…啊…..嗯…..嗯」的聲音,面亦開始潮紅。十分鐘左右,他拔出了大屌,在我口中口爆了,足足有10下的衝突,精液從口中瀉了出來。

我已經被幹得腿抬不了起來,所以被他們用繩子將我腿縛在籃球架的柱上,此時俊彥把震蛋縛在我的屌上並開動了,我的小屌慢慢勃了起來,因為持續的刺激,我不用2分鐘就射了,但他沒有把震蛋取下,此時其他繼續被開幹,我已經忘了被幹了多少次,口爆了多少次,射了多少次,只知好不容易捱到了最後的一個,就是俊彥。

他用手在我身上取了一些精液塗在右手上,我都不知道他想幹什麼,然後他走到我後面,一下子把整個拳頭伸了我的後庭,我痛得大叫了起來,屁股自然地緊縮起來令我更加痛,但他沒理會我,愈伸愈深,我大叫:「停手….啊……啊……救命啊…求求你…丫…」我愈是求救,他愈是興奮,加快了插抽,我痛得流下眼淚,我愈哭他愈是加快,好不容易捱過了十分鐘,他停手了,但我的腳已在不停抖震,他們把我的腳解了下來,我整個人只能躺在地上,不能動彈。

此時俊彥從人群拉出一個人走到我面前,那個人沒有脫掉衣服,我睜眼看清楚的時候,原來是我的弟弟建恆。
我怒極了:「你們想幹什麼,不要傷害我的弟弟,要我幹什麼都可以」但我全身沒力只能躺在地上發出那沒力的宣言。
俊彥:「你不知道嗎? 自從你第一次被我地幹後,我拿著你的影片威脅他,所以建恆兩星期來是我的奴啊,他一直被我幹啊」
建恆哭著:「對不起,哥哥,我以為可以替你受苦,但他們原來沒放過你」

俊彥跟我說 :「你們廢話少說,現在你能10分鐘內把建恆操射的話,我保證會放過你弟弟,否則你們都是我的奴了」
我:「你休想,你變態啊」
俊彥:「那又如何,建恆,如果你沒問題的話,就自己脫光衣服再跪在地上待哥哥來幹你」

建恆考慮了數十秒便開始脫光衣服跪在地上,我還是第一次看弟弟的裸體,他白白的身軀,全身毛髮很少,他的屌沒勃起也有差不多8公分長。
我勉強站了起來,看著各人再看看弟弟的身體,我心中想不幹的話,他們怎樣都不會放過弟弟,幹的話還有一線生機,但我已經射了數次,再勃起都是問題,我站著考慮了很久。

俊彥不耐煩:「最後給你一分鐘考慮,你不幹的話,我們來幹」
我聽後,便走向弟弟:「對不起,哥哥都不想的」

說後,我用手開始套弄小屌,差不多10分鐘左右才硬了起來:「俊彥,我開始了」 然後,我用小屌插入弟弟的後庭,為了讓弟弟感到興奮,我用手玩弄他的乳頭,跟他接吻,用手套弄他的屌,他的屌是硬了,硬了起來差不多有17公分呢,還有那紅紅的大龜頭,但是他沒有射出來,但我感覺自己快要射了,但我忍著用我最大的努力希望把弟弟操射,但我始終忍不下來,5分鐘不吹就射了,但弟弟的大屌依然堅挺,沒有射出來,我唯有轉用手指,希望弟弟可以被我弄出來,但過了時限10分鐘,弟弟依然沒射出來,我跪在地上崩潰了,大哭了起來。

俊彥:「建恆,今天差不多了,最後你幹你哥哥今天就完了吧」
建恆聽後走到我後面,用大屌慢慢插進來,我第一次感覺我不是被強暴,他溫柔地插我,使我享受了起來,我們相擁起來接吻,撫摸,他亦用手為我的小屌服務,15分鐘左右,他把屌抽了出來:「哥哥,我要跟你一起射,你準備好了嗎?」

我:「準備好了」 他就把我們兩支屌疊在一起打槍,同時射了出來。射了後我們相擁在地上,俊彥他們亦收拾物品離開:「今天到此吧,下星期再玩別的」
我跟弟弟沒理會他,互相擁抱在地上慢慢睡著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