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彎直男同事–耀哥

[激情] 和我同居的三個直男讓我意外破菊花
女友又壮又帅的表哥被我的大鸡巴操爽了
偷窺對面帥哥的基G情
進同志聊天室被兒子發現
体校直男的驯养记





公司本部門裡大媽大姊佔多數,男同事只有小貓兩三隻,除了新來的小鮮肉粗壯弟外,剩下的就是兩位將近50歲的大叔。而耀哥是我比較常接觸的大叔。

耀哥是一個典型異男大叔,生了兩個小孩,有著大叔穿衣的特質。不管穿什麼衣服無論襯衫、POLO還是T恤,裡面一定要穿吊嘎。大叔界似乎熱愛穿吊嘎,再來就是衣服一定要扎進去。耀哥就是典型大叔,每次透過他的衣服看到裡面的吊嘎是我每天的必做功課,這種若隱若現的窺伺感可以滿足我的偷窺欲。耀哥的吊嘎很多元,平常都是一般的吊嘎,有時會出現讓我驚喜的彩蛋。

有一次天氣特別熱,耀哥是個怕熱的人。結果這天他的白襯衫下,因為汗濕,竟然透出江湖上少見的洞洞內衣,從正面看來,他的黑乳頭若隱若現,那一天讓我一直想找他洽公。我眼睛一直盯著他胸前的黑點,似乎在吸引我舔他(並沒有!!)。不過耀哥是個典型異男,當然不會讓我有這個機會。又有一次我一早看到耀哥,覺得他白色的襯衫下,透出奇怪的顏色,平時我跟耀哥就會講一些五四三的,還穿插一些黃色笑話。

我裝作沒事的問他:今天吊嘎怪怪的。
耀哥:吊嘎歐,阿就我今天穿黑色的阿。
我當場超想笑,真是一個天然呆的大叔,應該沒有人會在上班時在白襯衫下穿黑色的吊嘎吧。

又一天我發覺耀哥的襯衫底下,似乎又不一樣。似乎是大挖背的健身背心,整個背部幾乎只有中間有布料。

我又白目的問他:耀哥,你今天的吊嘎好像不一樣。
耀哥:阿就這種的比較涼。
我心裡想穿這種不如不要穿,根本沒有吸汗的功能。不過也讓我對這個大叔的西裝褲下,到底穿什麼,產生性趣。

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年的員工旅遊,我跟耀哥同一間房。晚上一回到房間,只見耀哥放好行李,便脫下POLO杉。耀哥穿著吊嘎,在房間裡整理行李。我整個眼睛發亮,耀哥吊嘎下竟然有著明顯胸肌的形狀,平常耀哥的襯衫是寬鬆的大叔版型,雖然他的手臂算粗壯,我平時也會藉故勾肩搭背的吃他豆腐,可是沒想到襯衫底下竟然藏著結實的肉體。接著耀哥脫下長褲(超自然的,完全異男大叔的行逕),我又是眼睛一亮,耀哥竟然穿的是子彈內褲,還是黑色的。

平時我都在爬樓梯時默默觀察他的內褲痕(哎呀!真變態的行逕),從內褲痕看來,一直以為他是穿一般的白色三角褲(EX:BVD之類的),沒想到竟然是黑色子彈內褲。只見子彈內褲下包覆住耀哥的屌,似乎是一隻大鵰,一旁陰毛十分濃密,都露了出來。

我故作冷靜,跟耀哥聊天:今天走超久的,超累。
耀哥:嘿阿,我的腳超酸。
耀哥邊說還抬起腳來加強說明,我看到一個吊嘎大叔,下面只穿一件黑色子彈內褲,抬起腳來。這個動作擠壓到他的大鵰。我看得目不轉睛。只能含糊的回答說:對…

我這時需要平復心情,因為我底下的屌已經硬了。畢竟耀哥的肉體不是每天可以那麼近距離觀察的,便說我要洗澡了。我在浴室裡幻想著耀哥的大屌正操著我,所以先做好清理,用手指當做耀哥的大屌,盡情的操著自己。不過怕在浴室待太久,讓耀哥起疑,便結束了這個想像,趕快洗澡。

我穿著內褲圍著浴巾出浴室,耀哥也說要去洗澡,便進了浴室。過了一會,耀哥出來,也只圍一條浴巾。上身沒穿,耀哥竟然真的有厚實的胸肌,胸前的乳頭又大又黑,腰部幾乎沒有中年人有的贅肉。耀哥大喇喇的在房間走動,我想他應該是在勾引我吧(想太多!)

耀哥:洗完澡真舒服。
我:嘿阿。
耀哥:今天走到腰痠背痛,真想有人幫我按摩一下。
我見機不可失,便說:不然我幫你按一按好了。
耀哥:不好意思啦,還要你幫忙。

我想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怎麼可以錯過這個肌膚之親的機會。我要耀哥趴在床上,我自己脫下浴巾只穿內褲,這時耀哥說:很騷包歐,穿這種的。

我看了一下,我忘記今天穿的是低腰小三角,前面幾乎是丁字型的,只包住我的屌。

耀哥又說:阿你怎麼沒有什麼毛。
我尷尬的說:阿現在年輕人都會修毛,比較乾淨。
耀哥:原來這樣,我們這種老灰阿都不知道,下次我也來跟上流行修看看,不過自己修不會剪到懶叫跟懶趴(超直接的用語)?
我:有專用的剪刀,小心一點就好。
耀哥:那我也要來買一隻試試。

我心想我可以幫你剪,不過怕耀哥起疑,為了等一下可以一親芳澤我先要他趴好。我一屁股坐在他的腰上,開始幫他按摩。只見耀哥開始呻吟:足爽ㄟ,卡大力ㄟ。

一般我跟男人有肉體的接觸時,這種聲音也常出現。通常是他們的大屌在我的淫穴抽插時,我發出的聲音。不過今天卻是我在幫一個異男大叔按摩,他發出的聲音。耀哥的背很結實,在我的愛撫下不斷呻吟,我的手開始往下移,來到他的腰間。我在按腰時,不時的摸著他的翹臀。

耀哥的屁股也很結實。我的手又在這裡多停留了一會。接著我往大腿按去,這時我默默拉開他的浴巾。耀哥似乎也覺得按大腿沒有浴巾比較好按,也配合挪動身體。這時一個結實大叔全裸趴在我的面前,還是一個異男。我忍住勃起的慾望,又專心(明明是淫心)的幫耀哥按摩,我的手在耀哥的大腿與屁股間游移,不時碰到他的睪丸。

耀哥這時把腿張開調整一下姿勢。耀哥的多毛屁眼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我這時為了讓自己移轉注意力(我都要硬起來了),便跟耀哥聊天。
我:耀哥常去按摩嘛。
耀哥:蠻常的,因為我有在運動跑步,所以肌肉酸就去按。
我:阿都是找小姐齁。
耀哥:麥黑白共,我都找男的,卡有力(怎麼聽起來怪怪的)。

難怪耀哥對於在別人面前裸露感覺很自然。
我又問:阿你按摩都脫光光歐?
耀哥:當然阿,不然怎麼按?我每次去都直接脫光,人家師父也比較好工作。
我:阿師父都穿什麼阿?
耀哥:我常找的師父,一個習慣穿短褲,阿另一個我會找他油壓,他都穿泳褲。

我越來越覺得耀哥找的是同志按摩吧,穿泳褲也太奇怪了。
我裝傻發問:穿泳褲?也太怪了吧。
耀哥:阿我身上都是油,他騎在我身上(怎麼聽怎麼怪)穿泳褲比較方便阿。
我:那我現在也是騎在你身上歐。
耀哥:幹!!男人就只想要騎。
我又問:聽說有時按摩按到爽,懶叫ㄟ起秋,是真的嗎?
耀哥:哈哈哈,所以我才要找男的按摩師,不然找女的按到爽,懶叫硬了,不是很糗。大家都是男的,都知道是生理正常反應,比較沒差。
我:阿如果真的硬了,那要怎麼辦?
耀哥:又不是真的想要相幹,只是按摩的影響,一下子就消了。
我:那麼沒擋頭,阿如果消不了嘞?
耀哥:我是有幾次很久沒套,一直消不下來,起身時懶叫還硬幫幫。
我:蛤!!那樣不是超丟臉,按摩師父都看到你起秋,懶叫硬幫幫的樣子。
耀哥:師父說因為他幫我按摩會按到一些穴道,懶叫會硬是正常的,不會硬才要擔心。
我心裡想,會按到雞巴硬的不是只有前列腺嘛(愚婦!!)。
我又問:那麼大哥你是如何處理起秋的懶叫?

只見耀哥突然支嗚其辭起來,我白目的一直追問,耀哥便說:阿就打出來阿。
我:在師父面前打手槍歐?!
耀哥:……
我見耀哥不答,又白目問了:還是他幫你打?!
只見耀哥悶著頭不回答,我想可能真的有這回事,當下我按兵不動,想說不要讓他有戒心,便又認真(人家剛剛也很認真歐)幫他按摩。我想耀哥有那麼多“豐富”的按摩經驗,我便開始試探。我拿出我的蘆薈液(旅行也要做好保養)倒在耀哥的腰跟屁股間,只見他一陣呻吟,我將蘆薈液在他腰間跟屁股開始推開,然後默默的往屁眼進攻,我裝作不注意的觸碰耀哥的菊花,用手指將蘆薈液在屁眼周圍圍繞,耀哥呻吟了一聲,卻沒有其他反應,我大膽的將食指慢慢磨蹭著耀哥的屁眼,這時耀哥突然開口:阿你也會做前列腺按摩歐?

我嚇了一跳,本來以為他要罵人,沒想到他竟然說出“前列腺按摩”這種字眼。
我:我是有做過拉,還蠻舒服的。
耀哥:聽我的按摩師常做會減少前列腺發炎,尿尿也比較有力。
我:阿大哥你有做過嗎?
耀哥:ㄟ….這……

我見耀哥又在閃爍其辭,而耀哥沒有表示厭惡的樣子。便開始將手指插了進去。因為有蘆薈的潤滑,我一下子便把食指插了進去。只聽耀哥一陣呻吟。我開始來回用食指幹著耀哥的屁眼。耀哥的屁眼似乎還蠻常有東西進出的樣子,完全沒有不適感。而且隨著我的抽插,還不住的低聲呻吟。我又將中指插了進去,耀哥發出舒服的喘氣,完全不像屁眼第一次插進兩根手指的樣子。

我手指搜尋著前列腺的位子,突然耀哥罵了一聲:幹!
我知道我找到他的G點了,我開始按壓,耀哥開始喘氣呻吟,接著耀哥移動姿勢,最後以跪姿翹起屁股,人趴在床上的姿勢。

我看到平時衣冠楚楚的耀哥,在我面前擺出如此淫蕩的姿勢,根本是要人家幹他的樣子。這時耀哥的屌在我面前,一根粗大的雞巴完全勃起,尿道口還有一些前列腺液。我繼續用手指壓著耀哥的G點,耀哥不住喘氣:幹,足爽ㄟ!!比師傅按的還爽。

耀哥果然不是第一次玩屁眼,原來已經被按摩師傅奪去第一次了(可惡)。
耀哥的雞巴,淫水不斷的流出。我嘗試著插入第三根手指,我先拔出兩根手指,只見耀哥一陣喘氣,我在手指上塗滿蘆薈液,在他的洞口按摩。耀哥一直的喘氣,我慢慢將三隻手指插入,耀哥開始呻吟,我一下子便將三隻手指完全幹進耀哥的屁眼,耀哥的喘氣聲越來越急促,我見他也沒什麼抵抗,便開始來回插幹他。耀哥隨著我的插幹,喘氣聲開始變成呻吟聲:幹!!足爽ㄟ..這種感覺足爽ㄟ..尬阮某相幹都沒那麼爽。

我見耀哥似乎已經沉醉在被我指交的快感中,我開始白目的問他:耀哥,安耐伍送謀?
耀哥:幹!!我第一次那麼爽,師傅只會一直壓,你弄得我更爽。
我的手指不只插幹耀哥的屁眼,還會撐開他的屁眼,做旋轉的動作。在我的開發下,耀哥的屁眼已經完全張開了。我可以用三指併攏的方式直接幹進耀哥的屁眼。我想耀哥平時應該常常做這種”按摩”。

我開始用言語跟耀哥調情:耀哥,這樣幫你按爽不爽,你常常這樣齁?不然怎麼屁眼那麼鬆,我三根手指都插進你的洞了,你一定常常自己挖屁眼齁?
耀哥:……
我:不說我就要停手了。

我用力壓著耀哥的G點,耀哥一聲咒罵。
耀哥:就師傅說要天天幫前列腺按摩,這樣老了尿尿才會有力,而且會增強性功能,我每次這樣按,懶叫都硬幫幫..所以我洗完澡都會把屁眼洗乾淨,然後自己按一下。
難怪耀哥的屁眼如此乾淨。

不過耀哥似乎有做0的潛力。
我:蛤..每天按!!那你不是天天自己幹自己的屁眼??
耀哥:什麼幹屁眼,我又不是同性戀,我是在做按摩。
我想這個大叔,是個老頑固。明明自己玩屁眼玩得如此開心,已經體會到肛交的樂趣卻如此排斥同志。
我:可是那些同性戀也都是會幹屁眼阿,跟你的行為一樣阿?
耀哥:…
我:像我現在這樣用手指幫你,說好聽是幫你做前列腺按摩,講白了,就是一個男人在玩另一個男人的屁眼,而且被玩的還爽歪歪。就是人家說的肛交阿!
耀哥:…
我:反正你會爽就好拉,我也不管你那麼多,不過耀哥有用其它東西玩過嗎?
耀哥:….
我:用其它東西插屁眼比手指更爽歐…像假陽具之類的..
耀哥:我阿不是查某ㄟ..怎麼可以用假陽具插自己的屁眼…
我:不用假陽具,用其它東西阿..麥克筆幹起來也很爽..

只見耀哥又不搭腔,我又白目的問:耀哥要我繼續”幹”你嗎(我特別強調”幹”這個字)?
耀哥:被你說的好像我們在相幹。
我:那我就把我的手指抽出來了。
耀哥:等一下,幫我再弄一下…阿你說..用手指以外的東西..會更爽…是真的嗎..
我:要試試看嗎?

耀哥又不搭腔。我起身找了一下行李,找到我的防曬噴霧(戶外活動記得防曬)瓶身粗度雖然稍粗,但耀哥都可以插入三隻手指了,區區罐子應該沒問題。我將罐子潤滑後,開始插進耀哥的屁眼,只叫耀哥開始呻吟:幹!足痛ㄟ!

雖然耀哥喊痛,不過罐子一下子便插了進去。我開始用罐子操著耀哥,只見耀哥開始低聲喘氣,似乎嚐到甜頭。
我:耀哥,被東西幹屁眼是不是更爽…
耀哥:我沒有被幹..是在按摩。
我想這個大叔真不坦率,明明爽的淫水直流,還在嘴硬。我使出其他人在我身上用過的絕招,開始9淺1深的幹著耀哥,不時還押著耀哥的G點,只見耀哥全身顫抖,一直低吼。雞巴的淫水像是沒關緊的水龍頭,一直流出。突然耀哥罵了一聲髒話:幹!

只見耀哥的雞巴竟然流出精液,隨著罐子的插幹,精液還一股一股的流出。耀哥已經沉醉在肛交的樂趣,被我玩到射精了。我見機不可失,伸手幫耀哥打手槍,耀哥已經失去理智,開始淫叫:幹!!足爽ㄟ,卡大力ㄟ!!要射洨了。

我加速插幹的速度,幫耀哥打手槍的速度也加快。不一會,耀哥的雞巴射出一波波的洨,力道完全不輸年輕人。耀哥射精後我沒拔出他屁眼裡的罐子,仍然繼續的操他。耀哥似乎不在意,依舊讓我操著他的屁眼。我用滿是耀哥精液的手,愛撫著耀哥,玩弄他的乳頭。乳頭似乎是他的敏感帶,耀哥身體抖了一下。我見狀加重力道,捏著他的乳頭。耀哥這時又開始呻吟。我想這個異男大叔,根本就是一個假異男,身體超敏感,被男人玩弄還那麼爽。我開始舔著耀哥的背。耀哥似乎已經完全享受著我的玩弄,剛射精的雞巴又硬了起來,真不像一個年近50的大叔。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把耀哥翻成正面朝上,我一把便坐了上去,因為剛剛在浴室有自己玩了一會,加上有耀哥精液的潤滑,耀哥的大屌一下子便全在我的淫穴裡了。

耀哥一陣呻吟隨即開口罵人:幹!!你在幹嘛?!
我:耀哥!我好想讓你幹,快幹我。
耀哥掙扎的要推開我:幹!!你快閃開!我對男人沒興趣。
我強押住耀哥,自己上下搖動,強姦著耀哥的大屌。
我:耀哥,你也很爽吧,就讓我也爽一下。
耀哥掙扎的動作漸小,開始變成舒服的呻吟..
耀哥:幹你娘!!比女人的穴還緊,好會吸。

我使出看家本領—毒龍鑽,在耀哥身上自己轉了一圈,耀哥不停呻吟:足緊ㄟ!足爽ㄟ!
接著我用九淺一深的方式,騎在耀哥的大雞巴上。
我:幹..好爽..耀哥的雞巴好大好粗,肏得我好爽。
耀哥突然用力推開我,我跌坐在床上。耀哥抽出屁眼裡的罐子,把我拉下床,我以為他要動手打我,沒想到他把我拉到梳妝檯,又從我身後操我。我扶著梳妝台,看著鏡中耀哥兇惡的表情,身下的大屌在我的淫穴進出:幹!!欠人幹,林杯肏爛你這個爛屁眼。

耀哥這時獸性大發,完全把我當作發洩的工具。加上耀哥剛剛已經射精,耀哥操我很久完全沒有要射精的跡象,我開始求饒:耀哥小力一點,我要不行了。
我的雞巴已經被耀哥操出洨來了。
耀哥:幹!小力麥爽,剛剛不是很欠幹,看我幹到你挨爸叫母。
我:耀哥,幹我,耀哥的大懶叫肏的我好爽。
耀哥:知道林杯ㄟ懶叫大隻就好。

耀哥持續幹我,我不停的流洨。過了一陣子,耀哥加快操我的速度,我知道耀哥要射了,便說:耀哥射給我,我想要耀哥的洨。
耀哥:射給你這個小婊子,再幫我生一個孩子。
耀哥一個挺腰,我知道他已經射在我體內。耀哥拔出雞巴。我們基情過後,互相看著對方。一陣尷尬沉默後,耀哥拉著我進浴室,我們沖洗後,坐在房間裡。耀哥先開口:今天的事…我們…
我:沒關係,這沒什麼,我不會說出去,我想耀哥你也不會自己說出去。
耀哥:不是拉..我老婆很少跟我上床,剛剛跟你…還蠻爽的…我又不敢在外面找女人…我是想說,如果以後我..可不可以找你..

我想這大叔真不坦率,嘗過我的好處又想回鍋,又不敢開口。
我:如果耀哥有需要,我隨時都可以讓你用,不管上面的洞還是下面的洞。
耀哥:上面??
我:下次讓你試試我的嘴上功夫……
耀哥:那明天早上可以試試嘛??
我:……
這個大叔也太精力旺盛了吧。

果然隔天一早,我才剛起床,耀哥便興致勃勃的說:阿你昨天說上面的洞…阿我現在…
我見耀哥已經拉下內褲,一根生龍活虎的大屌已經在我面前。我張口含住,耀哥一聲喘氣,抓住我的頭。我將小耀耀整隻含進嘴裡,用喉頭擠壓耀哥的龜頭。
耀哥:操!!好爽!!好會吸!!我老婆都嫌髒不肯幫我吹懶叫。

我想這個男人一生都沒有嘗過口交的感覺吧。我便使出吹含吸舔摳的絕招一一幫耀哥服侍。只見耀哥爽到極點,竟然不像昨天一樣勇猛,一下子便口爆我,全射在我嘴裡。我將耀哥的洨全數吞下,當作早餐前的蛋白質補充。耀哥發洩完後說:阿..你把我的洨都吃下去歐..
我:不然多浪費..
耀哥:阿…你是同性戀嗎??

我都要昏倒了,不是同性戀昨天幹嘛讓你操屁眼,今天還幫你吹喇叭兼口爆。
我:是拉..我就愛男人的大懶叫。
耀哥:難怪你都沒結婚..
我:不講這個,剛剛還爽吧,怎麼這麼沒擋頭。
耀哥:才不是沒擋頭,是…真的太爽了,才會一下子就射洨…
我:那以後常常訓練就不會沒擋頭了。
耀哥:以後…那如果我想要的話..你..
我:昨天不是說了嗎…不管上面的洞還是下面的洞,都讓耀哥自由使用,阿如果耀哥的屁眼想”按摩”我也可以幫你。
耀哥:幹!!林杯怎麼可能被你幹,不過今天晚上…我可以..

我想這個大叔是想把3天兩夜的員工旅遊變成打砲之旅嗎。當然我是沒關係。
我:阿耀哥晚上還可以歐?
耀哥:不要看林杯快50了,懶叫還是生龍活虎的。
我想是不是男人過40只剩一張嘴,我晚上再好好的驗證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