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民工壯漢子的經歷

處男被羽毛球猛男下藥
大屌陽光大學生與帥哥醫生的激情
给27岁继父当性奴
廁所激情四角獸
體育生小舅子羞辱虐待警察姐夫

他是一個民工。其實剛開始認識的時候我也不能確定他是不是民工,只是感覺到他身上的那種農村和城市融合的味道。

那天我上自習回宿舍,因為有點餓了,於是便到外面的超市想買一些東西來吃。經過學校門口的時候,突然有隻手拉住我;我一驚,連忙回頭,問道:“誰啊?…”其實心裏已經嚇壞了,“什,什麽事?”

“你別慌…”有個穩重的聲音說話了。“我只是…”

這時有輛車經過,我看清楚了他,是一張厚實的臉龐,穿著一件背心,下面是健壯的肌肉,胸前的兩塊硬挺著,奶頭很大似的在那件薄薄的背心下突挺著。看起來他不是那麽像個壞人,而且直覺告訴我,自己對他有種好感。

“你能借點錢給我?…”他低著頭,幾乎不敢正視我的臉。

是個乞丐,我想…“我…我會還的…我…”他抬起了頭,我看著他的眼睛,是雙緊皺著的眉頭下的眼睛,炯炯有神,“我不是乞丐,只是我今天剛發的錢丟了,我沒有錢寄回家了,我不知道怎麽辦…我想給家裏打個電話,行嗎?”

“這樣啊…”我不禁相信他,因為我無法去懷疑一個表情淒苦的而且自己很有好感的人,“好吧,不過…好吧,我還是借你手機吧。”於是我從包裏拿出手機遞給他。

他滿是感激地看著我,“謝謝你,小阿弟。”

“沒關係,你打吧。”

“好的…”他撥通了電話,“餵?!餵,餵…是小虎嗎?我是阿爸啊…”

我看他激動得抽泣起來,於是自己便到不遠的一個石凳坐著去了,心想等他打完再去吃東西。  沒過多久,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還是剛才的手。我回頭去,“哎,老哥,你打完了?!”我疑惑他為什麽這麽快就結束了。

“嗯,小阿弟,謝謝你,真的謝謝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謝你了…”

“沒關係的,這位老哥,大家出門在外,都該互相幫忙的。”

他突然眼裏濕潤起來,“是的,…是的…好久沒有人這麽跟我說話了,謝謝你。”

“你沒事吧,老哥,”我問他“對了,這麽晚了,回去睡覺吧,你住哪裏?”

“我…我…”

“老哥?”

“不好意思,小兄弟,我實話跟你說吧,我的錢都丟了,沒錢坐車回去了。”

“那…”我連忙從包裏再拿出錢包來。

“不…不…不,”他忙拉住我的手,還是那隻手,“阿弟,我不能再讓你破費了,而且這麽晚了沒有公交車了。”

“打的吧。”說實話我不知道他住哪裏,太遠的話車費也是不便宜的;不過當時我也是熱血一衝,男人嘛,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不行。”他忙說道,也許是住得很遠,“我…自己解決吧…”

“要不…”我想了想,要不就讓他到我的家裏和我一起睡。嘿嘿,勸服他。

“行了…小弟…行了,謝謝你,再謝謝你。”

我看著他回到校門口,難道他要睡在這裏。

我上前去一把抓住他,“老大哥,剛才我借手機給你打電話,現在我要你做件事,可以吧?”

“什麽事,小兄弟,只要是老哥能做的,我一定做!”他還真的很講義氣呢。

“你跟我到我的家裏睡吧。”我想自己不想失去這個機會。

“這?”他楞住了,盯著我看了一會,很疑惑的樣子,“你為什麽這麽幫我…我們不認識啊?”

“大哥,你別多想,只是我覺得你不是壞人,而且我很喜歡你的性格,那種為家人奔波的經歷,我很佩服你。”

“別那麽說,小弟,我真的想做什麽來報答你,真的。”他好像想到了我想的,也許是欠我個人情,他的態度好像也沒那麽反對。

“那麽你跟我回家了”

“好吧,兄弟要我幹什麽我就幹什麽。”他喃喃道。我就是喜歡他這種木訥、憨直的個性,於是拉起他的手便走。

晚上,睡覺了,他還坐在沙發上,不怎麽動,我於是督促他先去洗洗腳;我於是很隨便地放開膽了;畢竟是自己家;便脫了衣服褲子,只剩下了內褲。他洗完後進來臥室,我正把內衣也脫了,我想他一定注意到我下身正硬挺著的我鼓起來的包;我看見他,壯壯地站在那裏,好象每快肌肉都緊繃著。我於是站起來,說,“還不脫了衣服褲子,上床睡覺吧,”自己便又坐在床上了。我想看著他脫衣服。

“那…”於是他便開始脫了,“小兄弟,你這麽幫我,你讓我幹什麽就幹什麽。我…”

“什麽?”

“我…”

“……”我看著他,“老哥,快過來吧,很晚了。”

“我今晚服侍你吧。”他終於憋出了一句話,低著頭,臉上不禁紅了起來。

“老哥,……你過來吧。”

他沒再說話,於是便脫了背心,向我走了過來。我看得出他很緊張,和我一樣;對他來說,也許這是他認為最能報嗯的方法;對我來說,這雖然是我期望的,但是……我希望他能真的願意。

我看著他赤裸的上身,不禁一股沖動又湧了上來。他的健壯真是太誘人了,並不是那種健身房裏的刻意製造的肌肉;看得出來,他所做的是那種重體力的工。他的手臂很是粗壯,而且很有彈性的樣子,棱角分明;他的胸部是最讓我心動的,兩塊結實的胸肌,直挺著;另外還有他的奶頭,像硬幣一般大,棕色的,長了一些卷曲的毛;胸部兩側很明顯的是他的腋毛,也許過於茂密,也都側了出來。

他慢慢地走過來,我從胸部也看下來到他的腹部,我也很喜歡。並不像那些健美運動員的那樣過於明顯,他的則是看起來有鼓勁在裏面,也許慢慢靠近我緊張的緣故,他的呼吸也越來越重,腹部也起伏不定的。

他穿的是條迷彩的長褲;雖然他不是當兵的,但是我覺得他的強壯的身體也很像了。從他的肚臍下到腹部以下是他的陰毛,看起來很多,茂盛著從褲子裏出來。看著他的襠部,我猜想他一定穿了那種挺大的四角褲,難怪他的陰部也頂起了大大的一個包。

他在我面前跪下,抬頭看著我。

“老哥,你想這樣嗎?我雖然不否認自己很喜歡你,但是我希望你自己願意。”我問他道。

“阿弟,謝謝你”他挺起了自己的胸,拉著我的手,引著摸他的奶頭,“我想老哥我願意。”他自己搖動著上身享受著我的手指玩弄著他的胸部和奶頭,“嗚…嗯…嗯…”於是他便開始親我的膝蓋。

我看著他裸露的上身,結實的後背,不緊伸手去撫摩起來,慢慢地從脖子摸向他的頭。他時不時地停下來,抬頭看著我,靦腆地笑;看得出他很賣力,不久就身上有汗出來了。

“老哥,你好壯啊。”我又伸手下到他的胸部,來回的撫摩著,感受他的健壯;他也配合著我的手,胸肌收緊著,放鬆著,來回地讓我的手指觸摸著他的硬挺。“老哥,你很結實啊…”

“嗯…嗯…”他小聲道。“哥哥幫兄弟爽…”

好的,我於是身體向前傾去。他的嘴也漫漫地開始親向我的大腿內側。他的動作也漸漸大起來,力度也大了起來,從膝蓋部位到我的襠部,他用他的舌頭來回的舔著,“嗯…嗯……噢…噢…嗯…老哥,嗯…”我盡量享受著這個健壯的老大哥的愛護和服侍。

漸漸地我的那根陰莖在內褲裏漲得越來越大,越來越硬了,他的溫暖、又含有濕氣的嘴在我的腹股溝處來回摩擦,我想我就要受不了了。於是,我雙手主動在他的結實的後背撫摸,慢慢地往上,他的短髮薄薄的。我兩手圍在他的後腦,用力把他往我的再也等不了的陰莖拉來。

他也知道了我的意思,整個臉都在我的內褲上摩擦;我也一陣一陣地抽動自己的下身;他伸出了舌頭,並開始隔著內褲舔起了我的陰莖,他的手也慢慢地在我的腰間撫摸,拉著我的褲頭。

我雙手也繼續用力,兩隻腳也提起來,在他的腰間和腹部用腳趾去撫摸他。

很快地,他慢慢地兩手褪下我的內褲,上面已經有了一塊被我的硬棒吐濕了的痕跡。我的陰莖雖然不能算是很大,但是和我的身體相比,已經是很大很硬了,隨著我一陣陣地用力,放鬆,於是我的那根便在老哥的臉上蹭來蹭去,加之他嘴裏和鼻子裏的暖氣,我越發興奮了。

乾脆我就向後躺了下去,於是那根硬的陰莖也就直立了起來;他於是也弓起背,雙手也撐在床上,從上往下地開始給我口交。

我也不是第一次有別人幫我舔JB,但是這次不同;我所喜歡的他,厚實的嘴唇,有力的肌肉,他的口交能堅持很久,好像都不覺得累;隨著他一口一口的深吞,我的馬眼也觸到了他的咽喉,我的腹部逐漸有股暖流在竄動;他也感覺到了我身體的顫動,於是兩手伸到我的兩半屁股下,很有力地就往上抬,讓他的嘴能更深地吞下我的那根就要噴射的肉棒。

“啊…嗯……嗯…哦…”我不禁爽得呻吟了起來,但是自己又不想這麽快就射出來,我還想積蓄更多的精液給我的這位老哥,“嗯…老哥…我要射了,先停一下……你也上床來……我也來看看你的那根肉棒……”

“嗯……”他很是聽從地從我身體上起來,於是也上到床上,正脫掉褲子,才拉下褲襠的拉鏈,我就起身撲了過去;雖然我的力氣沒有老哥的大,但是壓著他的重量還是有的。我很想和他來69式的口交,我也想嘗嘗很快他的手又指引著我的肉棒,很快又回到了他的溫暖的嘴裏,這次他平躺著,我就從上面往下抽插他的嘴,又加之他用力的吸、舔,很快地又找回了感覺。

我也迫不及待地拔開他的褲子,看到他的大褲衩挺立著,我來不及用手,便嘴巴咬著他的褲頭往下褪開;一看:真他*的大!一根大肉棒就這麽彈了出來,龜頭很大,包皮也因為肉棒的變長而褪了下來,陰毛則黑黑卷卷的長滿了下身,腹股溝也很茂盛。

我感覺自己的JB又越發的硬了,而自己向下抽插的速度和力度也不由的加大了,而被我壓在下面的老哥,挺拔的胸肌也一陣一陣的頂著我的下腹,他的雙手則環繞著我的腰,仍然不肯離開我的那兩塊肥肥的屁股,他輕輕地掐著,捏著,時不時地也掰開,讓我的屁眼也透透氣。

我則面對著他的大JB,同樣用臉摩擦著,很快地也舔了起來;我輕輕地用舌頭舔著他的大龜頭,感受著他的龜頭也冒出一些沫沫來;我感覺他的陰莖也開始一顫一顫的,於是便也吃起他的肉棒來了。

好大啊,但是我就是喜歡這樣偉岸的大根,我同樣把這根被自己壓在身下的老哥的肉棒吞了下去,來回地給他抽插;漸漸地他也腹部冒出很多的汗來,越來越熱;看得出我也快要幫他達到高潮了;他開始從下面自己往上抽插我的嘴,媽的,這老哥哥,腹肌這麽強;我也不甘示弱,自己便更加快速度的抽插他的咽喉,“哦…………啊!…………哦………嗯……哦…啊……………”我叫道,“啊!………老哥,給我………用力吸啊……………”

“嗯……”他沒答應,呻吟著自己的爽,不過還是更用力地吸吮著我的JB,“嗯…………哦……”

我則用力地咬起了他的屌,又舔又咬,他也快要射了,他哼哼道,“嗯………哦………啊!………兄弟………別停…………咬啊………哥哥要…………咬啊………”

我憋不住了,大叫了一聲,用力往他嘴裏插了去,便射在了他的嘴巴裏;他也是鼓足了腹部的所有勁,往上面我的嘴裏一頂,我自然也配合地去迎接他的這根大肉屌,大JB;隨後我感到他正在有味地舔吞我的精液,於是也大口大口地給他吸出他的精液,“啊!!!!!!!!!!”他大叫了出來,他的JB高高地挺了起來,噴射了出來,我馬上含了上去,他則不留餘力地繼續抽插著,到最後一滴精液射出來。

激情過後都是疲憊,我任癱在他身上,JB也稍軟了下來,被我壓在他的乳溝間。他則是放鬆了全身的肌肉,雙手打開著。

“老哥,你叫什麽?”我好奇地問問。

“我,他們都叫我阿邦。”他一邊說話腹部也一上一下地起伏著。

“那我叫你邦哥吧。”

“那兄弟你呢?”他也問道。

“你叫我阿柱吧,”我答道,“他們都這麽叫我。”

“阿柱啊……你……你,爽嗎?”邦哥似乎還很靦腆,他害羞地問。他這麽一說又激起了我肉棒的感覺。

“很爽,不過……”我故意說道。

“不過?”他反問,“不過什麽,兄弟還想邦哥怎麽做?你說啊。”

“嘿嘿……”我笑道,哪有那麽快,“別急嘛,先去洗澡吧,都是汗。”

我於是從他身上翻了過來,讓邦哥起身。他也馬上坐了起來,看了看我,然後便害羞地去洗手間了。

很快傳來了噴頭噴水的聲音和阿邦拍打自己肌肉的聲音。我想著他洗澡的動作,他健壯的手臂和胸肌,壯實的後背,圓圓的兩片屁股肉,還有茂盛的陰毛和他的那根大肉棒,兩顆蛋蛋一定也隨著他洗澡的動作來回擺動吧。

想著想著我的JB又起來了。我等不及邦哥了,於是便決定到洗手間去和他來第二回合,一想到這裏,忍不住又想起了剛才一起射精的快感。

“嗯?阿柱,你…你也來洗嗎?”阿邦好像沒想到我會來,也許是洗澡從沒讓人這麽看過,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下意識地用手擋住了他的JB。

“怎麽?!”我假裝不高興,“不讓兄弟看嗎?”

“不…不…不是的”他又臉紅地低下頭了,慢慢地稍微把自己的手從JB上離開了一些。

“玩都讓我玩了,還在意什麽?”我笑道,則上前去一手拉開他的手,“來吧。”

我仔細頂著他的陰莖看著,很快他的肉棒便又慢慢硬挺起來,我一隻手便上去撫摸起來,“這樣才是我的好邦哥。”

“來吧”我說道。我打算開始第二回。

我繞到他的身後,貼著他的後背,自己的JB則正好在他的屁股間。我的兩手則繞在他的前身,左手在他的腹部慢慢滑動,從肚臍開始,他的陰毛,他的肚臍窩,上腹部,很快上到了他的兩塊胸肌上,摸到他的右胸肌上,開始捏他的大奶頭,很快就硬了起來;我的右手則伸到他的下身,不斷套弄他的硬挺的JB;兩手配合得和我自己手淫一樣,很快地他便開始呻吟起來,“嗯…哦……兄弟……我…我,我要射…快,快一點…弄快一點……”他的兩手也不由自主地繞到我的後大腿上撫摸起來。

我感覺到他的身體的顫動了,左手便更加用力地捏他的大奶頭,右手則更快地來回套弄他的JB。同時我自己的那根肉棒也在他的聲音和撫摸他的身體的同時慢慢挺了起來,我的在他的屁股間一挺一挺的,我感覺自己很想進入他。“邦哥,兄弟想要你…兄弟想幹你…”我喘著氣說道。

阿邦這是正享受著我的雙手的服務,也故不及說話了,只是他的兩手在我的大腿上用力地捏了一下。我明白了。

當然我的雙手還在繼續,很快他又一次大叫了起來,“啊!!!!”一股濃稠的白色液體噴射了出去,我的速度才慢慢慢下來。

“好了,這次該兄弟我了”我說道,自己的JB也已經硬的不行了,我想要,我要他的屁眼!“邦哥,邦哥,快,快彎腰!”

“哦,”他還不知道我要怎樣,“幹什麽?”

“別問了!”

看我很急,他也就不說話了,照做彎腰了。

我用手掰開他的大肥屁股,尋找那個洞,JB上去,很快找到了,我一用力便要挺進去。

“啊!!!!”阿邦大叫,這次他是疼的。“兄弟,別…”

“幹嘛?!!”我生氣地大喊,“叫什麽,我說了要幹你!”

於是我的JB有一次用力,媽的!我雙手握住他的腰,一挺,進去了“哦!……”我爽得叫出聲來,“我…要來了。”我便開始一抽一插起來了。

起初阿邦似乎很疼,但是不敢出聲,但是慢慢地他也隨著我的一進一出配合起來,“爽嗎?!老哥。”

“嗯…嗯………”他呻吟道,“爽……兄弟……你插快點…”

我笑了笑,好,你要快點!

於是我便加快速度,也許是由於興奮,阿邦的屁眼也一夾一夾地夾著我的進進出出的JB,這樣反而讓我更爽;我更用力地抽插著,雙手也用力地抓著他的腰。

不行了,我身體也顫抖了,雙手抓到他的肉裏,JB用力一挺,用力到他的屁眼深處,腹部一挺,“啊………啊………”我也射了起來,他的屁眼也配合地緊夾著,我的精液都射在了裏面,他的屁眼溫暖著,我的JB更有力地噴射著。

“爽吧,…”我放開阿邦,說道。

“嗯…”阿邦則累得跪了下來,臉上紅紅的。

我把拔出來的JB挺到他的面前,他又一次抬頭看著,不用我說,他便幫我舔了起來,我的精液還有剩餘的,阿邦便都吸走了。

經過了那天晚上,邦哥和我還真的成為了朋友。交往久了,阿邦也慢慢地告訴我他家裏的一些情況。他家是山東的,(難怪骨架這麽寬大,加上後天的肌肉更是顯得健壯),其實已經結了婚了,他說家裏種地收成不好,於是就到北京來找點工做做。也很幸運,因為有老鄉介紹在一個洗車場洗車,一個月好不容易才拿到1000塊錢,正想拿到郵局去寄回家,可沒想到一到郵局才發現錢不見了。

阿邦剛說完這些話的時候,除了對他的丟錢我表示遺憾,還有就是他在家裏已經有了一個女人,這點我還是有些不爽的。

“邦哥,你丟了的錢,我們可以想想辦法去找,還要去派出所;要是實在不行,我可以借給你點。”我冷靜地對著他說。

阿邦也許真的無法完全理解我這的這個想法,就算那天晚上他讓我幹他,也許他也是當成是一點點給我的回報;他抬頭看著我,嘴巴微微張開著。

“邦哥,但是…我要跟你說,我這麽幫你,我不為別的…”我伸手去抓他的手,上面是粗糙的老繭,“是因為我…喜歡你,我想幫你。”

“阿柱……”阿邦也緊緊抓著我的手,“雖然我結婚了這麽多年,但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有人還在喜歡我……我和老婆結婚兩三年,天天她都發牢騷,吵都煩了,要不是有個兒子……”

“邦哥…”我向他挪了挪,“你不用說了,你告訴我……”

我於是便緊靠著他一手便繞了過去,抱住他的腰,嘴巴慢慢地靠近他的臉,到他的耳朵旁,“你那天晚上是真的爽嗎?”我舔著他的耳垂。

阿邦低下頭,但很快地轉過臉,說道:“是,我現在發現了我其實喜歡的是你這樣的朋友。”說完便嘴唇向我的壓了過來,他的手了不老實地在我的大腿上摩擦,慢慢地移到我的大腿內側,我的腹股溝和襠部。

當然我也不會放過他的肥大的胸肌和上面的兩塊大奶頭。我的手伸進他的敞開著扣子的衣服裏,他微微顫了一下;但是很快我們的嘴在接觸;也許他很少知道怎麽接吻,於是我就主動地伸出了自己的舌頭,起初他不明白,也只是任由我的舌頭在他的嘴唇上舔著,但是很快地,我向他壓去,舌頭也就伸到他的嘴裏去了,也碰到了他的舌頭。

兩條舌頭的接觸是最直接的,最挑逗的;他很快便適應了我的速的。我的手也慢慢在他的胸前摩擦,我不費什麽就找到了他的奶頭。

我輕輕地摸他,在他的奶頭上畫圈,很快他的奶頭就挺硬了起來。阿邦周身振動了一下,我不由地笑了笑,心想也不是第一次還這麽緊張。

阿邦的手慢慢地從我的褲頭伸了進去,我感覺著他的滿是老繭的手在我的腹部上摩擦,經過著我的卷曲的陰毛;阿邦的手沉重有力,他讓我燥熱了起來,他的手讓我的肉根也慢慢在膨脹,我喜歡阿邦的手,他傳遞著阿邦對我的喜歡。我自己從開始就喜歡阿邦,但是現在我感到了阿邦對我的喜歡。

我停了下來,我想留住這一刻……阿邦從我的胸口抬起頭來,詫異地望著我……“邦哥,我喜歡你……我不想在這種地方做,太隨便了…”

“……”阿邦眉頭皺起了眉,也許他還無法理解現在的大學生的感情節奏,但是他仍然順從著我,“嗯……”於是他起身收拾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褲子,不幸的是有一顆扣子可能被我扯掉了,怎麽也找不著他的JB的味道“阿邦哥,到你的工地去吧。”我突然很有興趣地提起。

“這…”阿邦驚訝道,“阿弟,不是老哥不願……只是我那裏很髒,而且人很多,都是大夥住一塊的……”

說得也是,我心想,不過還是想去看看,反正就是想看看阿邦吃住的地方,其他的到時再說吧。

“去吧去吧,又不是幹什麽。”我仍然堅持著。

其實我明顯地感到阿邦在遷就著我這個人的所有決定,也許是因為我的高學歷,那種文化人的深刻影響仍然在他的思想裏,我知道他拗不過我,最後還是“嗯”了一聲。

還是到了邦哥的工地,這是個新小區的,建到二期了吧,但是還是有很多地方亂七八糟的。我跟著阿邦來到一個很大的工棚,沒到裏面去,阿邦悄悄地告訴我,這是他們住的地方,我問人呢,阿邦說可能都出去吃飯了。我偷偷得往裏面望去,看見了阿邦指給我的他的床,很亂,我也承認,但是我卻覺得是那麽熟悉。

我看著床的周圍是阿邦洗好的內褲和衣服晾在一旁,還是那種大大的綠色的褲衩,我看著看著,又回頭看阿邦,慢慢地往他的襠部看去,心想那裏面穿的也是那種褲衩吧。

“我們走吧”我說道,“周圍看看…”

“哦。”阿邦答道,“去哪裏看啊,這一個人都沒有,又黑又危險。”

我說,“邦哥,我想……”說著伸手在他的屁股上摸了摸。

“可是,可是……”阿邦不知道怎麽辦的樣子。

我想也是,這裏人來人往的,也不好,到他們剛建好的樓房裏面吧,又太亂了。突然我有個想法,“對了,你們的工具棚呢。”

“哦,在那裏”阿邦指著遠處一個在路燈暗處的一個小棚子,“怎麽了。”

“什麽怎麽了”我的手往他的腰上摸去,那厚實的腰間的腱子肉結實結實的,“到那裏去啊。”

阿邦把工棚的門一關,我邊從後面摸了上去,一手在他的胸口摸尋著他的大塊的奶頭,一手在在的腹部打轉,摸著他的陰毛。我挺到我的喘氣聲了。我身下的那個也漸漸挺了起來,在他的屁股上頂著。

一邊摸,我一邊問道:“阿邦,你跟你老婆幹的時候是什麽感覺?”

“哦……嗯…”他在我的手下很陶醉似的,“老弟,我忘了,只記得很快就完了。

“是嗎,那我那天幹你呢?”我問道。

“我不知道。”也許是害羞吧,阿邦不願說出自己願意被一個比自己小很多的人抽插著屁眼。

“那我讓你來幹我吧。”我伸手到邦的褲子裏,感受他的強壯和挺拔時說道。

“真的嗎?”阿邦似乎期待了很久的東西得到了賞賜一樣,興奮了起來。

“你來吧。就像……”其實我不願意做0,但是當自己遇到一個自己真正喜歡的人的時候,便願意給你了,我說道“…你幹你老婆一樣。”

阿邦說“好!”喘著氣他轉過身來。

“那我讓你來幹我吧。”我伸手到邦的褲子裏,感受他的強壯和挺拔時說道。

“真的嗎?”阿邦似乎期待了很久的東西得到了賞賜一樣,興奮了起來。

“你來吧。就像……”其實我不願意做0,但是當自己遇到一個自己真正喜歡的人的時候,便願意給你了,我說道“…你幹你老婆一樣。”

阿邦開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我看著他,他的目光和我的觸在一起,他馬上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我想,邦哥啊邦哥,老弟我可是真喜歡你啊,你也喜歡我嗎?

憑藉從窗口射進來的路燈,我看著他的略有紅的臉龐,我明白了。我緩緩往下看,在這種斜光的照射下,阿邦哥的胸口顯得凹凸更明顯了,還微微地顫動著,我的雙手便禁不住去幫著他解扣子。

解開後,我把兩手就放在他的兩個胸部上。邦哥則環著我的腰部,把我向他拉去,於是我門的下身便貼在了一起。我“嗯…”了一聲,阿邦便更覺得鼓勵了,他兩隻手在我的兩片屁股上抓著,由於他的力氣是那麽大,我的襠部在一起摩擦著,我感覺他的很快就硬了很多。

“阿邦,來吧…”我的下身感受著他的硬挺,他的動作也越來越大,身體的肌肉也漸漸緊繃又放鬆,緊繃又放鬆。

阿邦聽到我說的,於是便一把粗魯地拉下我的運動nike褲子,由於我的褲衩沒脫下來,他詫異了一下。

哈,我的可不是你的那種大花褲衩,我說,邦哥又不好意思起來。

來吧,脫吧。我鼓勵他說。

於是阿邦這次抓好我的內褲的褲頭,也是極用力地往下扯。我知道他很急了,我感覺他的肉棒已經開始一挺一挺的了。

來吧,我說,抱我起來。

阿邦於是把我抱了起來,我一隻手在他的後背上,一隻手在他的奶頭上,我在他的粗糙的手上,自己很興奮,於是便用力捏起他的肉來。

阿邦好像很喜歡,“嗯…啊……”了幾下,示意我繼續,更用力,於是我用勁抓著,他喘著更大的氣了。

阿邦把我放在地上,因為沒有地方了,我在他耳邊說就在地上吧。我把我的兩腿抬高,放在他的肩上了。他很快明白了;衣服他已經被我脫掉了,他馬上去拔他的褲子,同樣地外苦很快就脫掉了,可是內褲卻也脫不掉,因為有根繩子綁著,他正急忙去解。

我看了看,於是起身從他的大褲衩的一個褲腿裏摸了上去,很快就摸到了,一掏就把他的那根等著射的大肉棒從一個褲腿掏了出來,“來吧,”我說,“來!”

阿邦也等不及了,便把我上身往下摁,抬起我的兩腿,自己的大屌便向著我的屁眼捅來,我知道很痛,但是還是鼓勵他的進入。

“啊…”阿邦大叫了一聲,便捅了進來。

頓時我感到自己的屁眼就要裂開了,我忙叫“不行!塊出來!”

阿邦這時卻不聽我了,也許自己在興奮沒聽見了。他於是便抽插了起來。

“哦…哦…摁……哦………”阿邦喘著氣,我疼極了,但也被他整得沒喘息叫出來的機會。

阿邦把我的腿拉開,自己便向我身體壓來,他的嘴也向我身來,他舔著我的胸口,奶頭,我的脖子,嘴,很快地,我受不了了,便和他接吻了起來。他的肉棒還在下面不停地抽插著!

就是個農村人,阿邦根本不懂得接吻,他只是嘴巴想著親,舔;我感覺到了,於是兩手捧著他的臉,自己把舌頭伸了進去,當接觸到他的舌頭,他這才蘇醒了過來,象另一種激情燃燒了起來。他於是狂吻了起來,舌頭也更有勁地在我的嘴巴裏伸縮著。

我捧著他的臉的手很快被他的手抓著,他一隻手把我的兩隻手抓住,壓在一邊,另一支手則肆意地在我的身上摸了起來,配合他的抽插,他越來越用力了,我想起身反抗,可是沒有他那麽大的力氣啊。

我左右掙扎著,可是好象卻給了他更大的興奮,他摸到我的一個奶頭,用力一捏,我痛得嘴巴大開,他則嘴巴和舌頭進去了。他的肉棒抽插更塊了,我感覺他的腹部一陣收縮,於是他“啊…啊……啊…”地幾聲,我感覺有熱熱的幾股液體在我的屁眼深處射著,我知道這是他的精液,我感覺他的好像很多,他很久沒有這麽射過了吧。

不久他的動作停了下來,身體也攤了在我的身上。我雖然很痛,但是剛才生氣的事已經忘記了,我雙手撫摸著他的厚實的後背,我說,“邦哥,爽嗎?”

“老弟,哥哥很好”他喘著氣說。“下次我一定讓你幹得好,這次對不住了,老哥的JB太大,你很疼吧。”

我感動地緊緊抱住他的背,心想,邦哥啊,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