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上籃球帥哥

騷經理被大屌健身教練狂插不止
被外國哥哥輪
極品騷壯肌肉零
雷剛
與軍校生聯誼 2

林強,迪是我的兩個朋友,都是在網絡上認識,一個是公司的小白領,另外一個是田徑隊的教練,由於他們倆都喜歡像我這樣的高大魁梧型的男人也都喜歡玩腳,所以時常相約一塊來找我玩3P。這種關系促使下我成了他們的頭,只要有空就找他們倆來聚聚。

有一天我請他們喝咖啡,看他們倆鬼鬼祟祟地談論著什麽,我就問他們,「說什麽呢。」

「嘿,朱哥,我們發現剛走過是籃球隊新進來那個外地的大學生,人長得超級帥,和你有得一拼哦!」林強快嘴說道。

「是嗎,你們倆小子起花花腸子了啊!是不是嫌皮癢了?」我故作強橫。

「哪裏哪裏,我們只是想找他給您過過目,看要不要一塊玩玩,你是大哥嘛」迪說道。

「還是迪子你懂事,哥回去打賞你個波」我揉了揉迪的寸頭。

「來了來了!哥你看!」林強說道。

說曹操曹操到,只見一個一米九多的一個健壯男孩走了進來,身上穿著一套灰色長袖運動服,挺拔的身姿和俊美的外表立馬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而且不像許多籃球隊員那樣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傻楞楞的,他的動作十分幹凈利落,讓人油然生出一些好感。

「朱哥,朱哥,看傻了?」人都走了好久,見我還在發呆,迪在我面前晃了晃手。

「操,這貨色太他媽好了!」我直拍桌子,惹得周圍的人都往我這邊看。

「哥,哥。。。你要淡定。」林強說

「甭淡定了,我有法子搞定他」迪故作神秘。

「哦?什麽法子?」我好奇道。

「今晚9點,我們在體育館見面,我再告訴你們!」迪深深秘秘地說道。

於是一個下午都在興奮中度過,好不容易到了晚上9點,我只身來到體育場。

遠遠看見剛剛穿著西裝的下班的林強,便朝他走了過去。

「餵,林強,你說迪這家夥會怎麽弄,不會用強的吧?」我有些發怵,畢竟自己從來沒有做過案。

「不知道,迪這家夥平時鬼點子就屬他最多。不知道今天他玩什麽花樣,反正就看他了。」

「滴滴」,一輛雪白的車燈照過來,一個小面包車出現在我眼前,一個頭探出來,我們瞇著眼一看:「操,迪,你哪裏弄的車?」

「隊裏借的!」迪樂呵呵地說,眼中充滿了興奮。

「你借車幹嘛?」林強問。

「一會你就知道了,上車吧!」

不一會兒,我們便把車開到了一個窄窄的小巷子,這裏一盞燈都沒有。

「操,月黑風高的!你不是要殺人越貨吧?我可不姦屍啊!」我喊道!

「別著急嘛!一會你就知道了」迪神神秘秘地跳下車。朝巷子口走去,我和林強面面相覷。

估計過了10分鐘,我正要下車抽根煙,看到迪興奮地跑過來:「哥,跟我來!強子也過來。」

於是我們往巷子口那邊走,只看見巷子口的角落裏有一個人躺在那裏。

「媽呀!你真殺人啦!」我驚訝地叫出聲來。

迪嘿嘿一笑,說「沒有,我用了這個」迪拿出了手上的一個警用電棒。

我走上前去仔細一看,可不是,那個帥哥正躺在那裏,胸脯還一動一動的,證明沒死。

「哥,咱這麽幹行麽?」林強不禁擔心道。

「這一時半會會醒麽」我沒搭理林強,轉開問迪。

「沒事,半個小時不會醒,我拿自己做過試驗!半小時以後我自有辦法」迪嘿嘿地笑了。

「靠,你丫也當電擊男了啊!」我開玩笑道。

迪笑著說:「為小兄弟獻身啊!」然後過去擡起他一只腳,對我和林強說:「別楞著了,趕緊搬人!這家夥至少有190斤,我可搬不動」

我看著那個帥哥的胸脯和胯下碩大的一包,其實下身早就有反應了,於是我便推了推林強,我托著他的上身,他倆各抱一只腳,就把他塞進了車裏。

迪鉆進駕駛室立馬就開車往公路疾駛。我和林強則坐在後排,帥哥太高了,我們只有讓他稍微弓著身子才能勉強將他橫放在座位上,我將帥哥的上半身抱在懷裏,林強則固定住他的下肢。我看著帥哥心中心猛跳,情不自禁便去吻他薄薄的嘴唇。林強剛開始雖然貌似很擔心,但是跟著我們上了賊船之後,又看我立馬行動起來後,也就感覺豁出去了,兩只手開始在帥哥的大腿內側和屁股上摸來摸去。

迪回頭一看,說:「靠,你們兩個先下手為強啊,也不看看是誰的功勞,別弄了!一會把他弄醒來了就不好了。」

於是我們就沒好意思再弄了。不過我還是偷偷拉住帥哥的大手輕輕摩挲著。

車開了十多分鐘,我們來到一個貌似倉庫一樣的地方,裏面有許多訓練用的墊子。

「這是哪裏?」我問。

「以前體校的倉庫,現在荒廢了,也沒什麽人來,我看了周圍也沒有攝像頭,剛好適合我們玩!」迪說道。

「來,我們把他搬到那個墊子上去。」林強似乎已經完全進入狀態了,有點迫不及待的樣子,我看了一眼,他的名牌毛料西褲下面已經頂起一頂大帳篷了。

「別急,先幹好準備工作!」迪說著,拿出一個包。

裏面有幾根麻繩和透明膠帶。還有一些針劑一樣的東西。

「這是什麽?」我指著針劑問道。

「迷幻藥」迪將帥哥的手綁在了墊子的兩個角之後,又用一塊黑布蒙上他的眼睛後,對我「嘿嘿」一笑說道。

「操!你他媽還真專業!」我說,我知道這迷幻劑就是會讓人出現幻覺的一種毒品,不會讓人上癮,但是會讓人持續出現幻覺,就跟喝了酒一樣,第二天啥事也記不起來。

林強也好奇地問道「你哪搞的,靠譜嗎」

迪神秘的說道:「搞體育的總是要有兩把興奮劑刷子的!」說著把藥液抽出來,用膠帶紮住帥哥的手臂,對準一個青筋就扎下去推完。

「你小子看起來是老手啊!不會有危險吧」林強問道。

「海!你猜對了,我都幹過幾回了!」然後對我邪邪地眨了眨眼。

我忽然想起我幾個月前曾經有一天晚上失去記憶了,那是認識迪之前,我加班回家,我只記得到了一個路口,後面就啥都不記得了,第二天就睡在大街上,頭昏昏沈沈的,身子像散了架似的,嘴巴裏也一股怪味,還我還以為自己患了什麽病,去醫院查了幾次,之後就莫名其妙在加了一個陌生人,名字叫迪。

「他奶奶的,那天晚上原來是你幹的!」我一時間又驚又氣!揮拳就打了過去。

林強一楞,不知道發生什麽了,看我們就要打起來了,一把抱住我,說「朱哥,怎麽啦!別生氣!」

我暴怒地蹬著腳說:「你別攔著我,我要收拾這小子!」

迪一看我急了,他也急了:「朱哥,我錯了,我真錯了,我當時喜歡你好久了,一直也不知道你也是,不敢跟你表白。。知道那天晚上我用了這個辦法才知道你也是gay。我真錯了,下次不敢了!」

我還是有些心有不甘,朝空中揮舞著拳頭,林強死死地抱住我,勸我不要生氣。迪也幾乎要哭出來了。

這時候忽然那邊一聲響動,把我們的註意力都吸引了過去,只見帥哥兩條修長的腿不停地亂蹬著,手也將墊子拉得兩個角都翹起來了,不過卻一直無法掙脫,他弄了一陣,發現沒有什麽作用,於是開口喊著「救命!」

我一下被嚇到了,怎麽這家夥打了針還有這麽大反應,莫非麻藥沒有效果。

「救命!」帥哥雄渾的聲音似乎特別有穿透力。

我慌忙問迪:「你看這是怎麽回事?」

迪看我不生他的氣了,就咧開嘴笑了說:「呵呵,沒事,一會就好,哥你現在就可以上了。」說著走到前面往帥哥的肚子上踩了一腳,笑道:「吵什麽吵,待會有你交換的!」

說著就開始扒拉他的衣服,把他的運動外套拉鏈拉下來,便開始親吻他的頸脖。

「你是什麽人,你要幹嗎?快放了我」帥哥不停掙扎著,雙腿不停亂蹬。

正當我還在為帥哥的叫喊而不知所措發楞,只見林強也衝上去了,一把捉住帥哥的一條長腿,那條長腿像一條魚一樣在林強的懷裏活蹦亂跳,林強也不示弱,用右臂將其狠狠地拴住,捉住帥哥47碼的大腳,然後一把他的藍白色籃球鞋脫下,然後將其罩在了帥哥嘴上,並用膠帶在將其固定好,這樣一來帥哥的聲音就只是悶悶地聲音,在外面根本聽不見。

「這下安靜了」林強拍拍手道,然後看了我一眼,說「哥,別楞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啊!」

而另一邊迪也正忘情的鉆進帥哥寬大的的白色汗衫裏面,舔著他精壯的身軀。

這種畫面足以讓人血脈賁張的了,我於是也自持不住,趴到了墊子上壓住了帥哥的另外一條腿,用我的胯部夾住帥哥堅實而多毛的小腿,同時一支手摸著帥哥的臀部和大腿,另一只手穿過帥哥的籃球短褲的一個褲腿鉆到了他的內褲那軟軟的一大包那裏,拼命的搓揉著,不一會兒那條暗藏在山峰下面的火熱巨蟒便開始昂首挺立起來,變成了20厘米左右的,一條生機勃勃的堅實巨龍。

而此時帥哥的腿還在不停的蹬著,這也給我的陽具造成了一陣又一陣的壓迫感,讓我的小兄弟也挺立起來。

林強此時也不閑著,他早就看上了帥哥修長的大腳了,帥哥腳趾修長,腳板厚實,足弓弧度恰到好處,而且由於剛訓練完,上面的Nike淺灰色厚棉運動襪氣味濃郁,趾尖已經被汗液浸濕了大半,呈深灰色。林強用雙腿夾住帥哥的大腿,忘我地吻著,舔著這個47碼的大腳上的襪子,直到全部浸濕之後,就用嘴叼了下來,一個一個含住帥哥修長的腳趾,並且把其中的溝壑中的精華完全舔食幹凈。

迪此時把帥哥的汗衫完全撩開,瘋狂地輕吻,吮吸,甚至咬著著帥哥已經堅挺的乳頭,與此同時,一把解開自己牛仔褲的皮帶,把牛仔褲褪到屁股下面,露出早已搭起小帳篷的白色內褲。他的小鋼炮早已經把山峰頂端浸濕了一大片,隱約透過白色的布料可以看見裏面的紫色龜頭馬眼處還在一張一熙的冒著晶瑩的前列腺液。他不停的用他的小山峰摩擦著我在我手中的帥哥的小兄弟,讓這俊美的小兄弟越來越精神了。而我的手也在這兩個小兄弟的夾擊下變得火燒火燎。

於是我無法自已,用手一把把拉下籃球帥哥的藍色運動長褲,讓一白一藍兩頂山峰親密接觸,然後我將我的舌頭探入了兩頂帳篷之間,讓他們的摩擦和前列腺液一次又一次刺激我最敏感的舌尖。同時,我的下體也不停摩擦著帥哥精壯的小腿,因為此時帥哥似乎已經停止了掙扎,開始渾身冒汗。

此時,迪吐出帥哥的乳珠。爬向他的臉,一把揭下扣帥哥臉上的鞋和黑布。這把我嚇了一條:「你幹嘛!」

不過接下來一刻,迪就開始和帥哥舌吻起來,我分明看到帥哥的舌頭也有力地迎合著迪,帥哥臉色潮紅,眼睛裏露出淫蕩之色,我知道,迷幻劑開始起作用了。

就在我也想去把舌頭伸到帥哥的口中嘗一嘗他的玉液時,我忽然感覺我的拉鏈被拉開了,一只手掏出了我已經早已興奮不已的小鋼炮,一看原來是林強這小子已經轉戰到帥哥的另外一只腳了,而這一次他不再單純對付帥哥的腳,而是將帥哥的襪子套在了我早已挺立的小鋼炮上面,含一會我的JB,含一會帥哥的腳趾,不亦樂乎。而就在此時,帥哥的另外一條腿沒有了林強的束縛,下半身竟然翻過來,勾住了我的腰,兩條大腿將我的臉夾住,我的雙頰被他夾得生疼,而口鼻也被他擠進他的內褲陰囊部位,此時他的內褲已經完全被汗液浸透,散發著一股淩厲的男人體香。

而我受到了這樣的刺激,也神魂顛倒,瘋狂的隔著藍色內褲吻帥哥的陰囊,而頂在我額頭上的陰莖也隨著我的親吻在我的腦門上彈跳著。 我一伸手,從他的三角褲側面伸了進去,穿越茂密的黑色叢林,一把抓住了帥哥挺立的傲物,帥哥的家夥不是很粗,但是卻很長,我將這寶物放在手裏把玩著,用大拇指和食指輕輕揉捏著這溫潤如玉的龜頭,轉眼間便感覺馬眼處流出了津津的前列腺液,流到了我的手上,暖暖的。於是我便借著他的汁液的潤滑,在內褲裏擄動著帥哥的陽具,搞得帥哥將我的腰夾得更緊了。於是我隨即將這最後一層束縛也褪去。一根黑黑壯壯的巨炮便啪的彈到了我臉上。只見這根JB程紫黑色,堅硬無比,上面血管好看的凸現著,龜頭碩大圓潤而富有光澤,可算是雞中精品級別了,我不敢怠慢,急忙將其送入了我的口腔,並用舌頭千回百轉地舔著他的馬眼和JB槽,企圖將所有的精華都舔幹凈。帥哥此時也隨著我嘬的節奏將腰一拱一拱,以圖將他的大JB插進我的喉管。差點讓我幾乎有點嘔吐感,而我也瘋狂地揉捏著帥哥的帥臀,將手指在他兩股間的深溝裏劃來劃去,那裏現在已經溫暖而潮濕,短短的毛騷得我心中一浪一浪,於是自己也用自己的小鋼炮不斷地頂著正在嘬我的小兄弟的林強。

迪不停地吸著帥哥的舌頭,爽得帥哥只哼哼,於是迪索性站起來,把帥哥手上綁的繩子給鬆了,剛鬆一只手,我就感覺一直巨掌直接拍上我的後腦勺,拍得我眼冒金星,嘴裏的巨物便長驅直入,插進了我的嗓子眼,鼻子也碰到了帥哥濃密的陰毛,這讓我幹嘔不已,可惜又吐不出來,因為喉管已經完全被那顆碩大的龜頭給堵住了。而帥哥還在用他那經過長期訓練的大手像控球似的,將我的頭往下一按一按,讓我幾乎有窒息的感覺。

林強此時也把套在我陰莖上的帥哥的襪子給脫了下來,自己解開皮帶,迫不及待的脫下西褲和藍白條紋內褲,把沾有我的前列腺液和帥哥的體味的襪子套在了自己的小鋼炮上,不停擄動著,同時將帥哥的一根大腳趾和我的JB同時含在嘴裏,砸砸地吸著,帥哥的腳也不老實,瘋狂攪動著,與我的龜頭邊蹭來蹭去,讓我的情欲愈發高漲,不停地頂著林強的喉嚨。

而迪又爬過去解開了帥哥的另外一只手,而帥哥手剛一掙脫,就一把抓住迪的一只腳腕子,一把把迪拖了過來,瘋狂地親吻和撫摸著迪那經過長時間鍛煉的堅實而有力的大腿。

「操,真他媽浪」迪興奮地喊道。然後一把把他的運動鞋給脫了,露出了潔白的毛巾棉襪,一腳踩到了帥哥臉上,帥哥低沈地吼了一聲,隨即瘋狂的啃咬起迪的腳掌。「爽死了!」迪浪叫道,隨即把另一個腳上的鞋子也脫了,用腳掌搓揉著帥哥的兩個乳頭。一邊隔著白色內褲撫摸著早已高聳的胯下之物。過了一會兒,似乎又覺得不過癮,便又把抓著他的腳的帥哥的手一把抓了過來,放在了他的小帳篷上,這只大手剛一碰到這散發著灼熱陽氣的一包,便瘋狂的像搓女人的奶子一般搓揉其迪的陰囊和陰莖起來,可能是由於力度太大了,刺激得迪啊地一聲嚎出來,而帥哥的手還是沒有聽,就只聽見迪一聲一聲吃疼地浪叫。不過迪也不是省油的燈,拼命地將腳往帥哥嘴裏戳,帥哥舌頭不停地舔著這入侵的異物,也開始淫叫。忽然翻過身來,將我的頭壓在他的身下,用力地操著我的嘴,同時一只手撐著地面,另一只手用力抓揉著迪的下體。一時間男人們低沈的淫叫聲充斥了整間屋子。

而與此同時我聽著他們倆淫叫的刺激,忽然感覺下身被林強嘬著感覺到一陣酥麻奇癢,加之林強舌頭技巧奇好,不停地刮擦卷著我的龜頭以及冠狀溝,竟然一時精關不守,一瀉千裏了,而林強全部包在嘴裏一點也不漏,不過也沒有像往常那樣咽下去。而是將我的JB和帥哥的腳吐了,爬上去趴在帥哥健碩的兩瓣屁股中間,將我的精華吐在了帥哥的長了一圈濃密細毛的菊花上,然後開始狠狠地著帥哥吐露芳香的菊花,企圖將舌頭伸進去,無奈帥哥的臀部過於緊實,短短的舌頭怎麽申也申不進去,只能用兩只手指慢慢探進那從未被開啟的密道之中。誰知林強的手剛探進去,帥哥的後庭感覺到異物入侵,便猛烈地收縮起來。伴隨著這收縮,他的下體向前猛力一頂,一股股燙人的粘稠精華便直射入我的喉嚨,流入我的和氣管,我很想咳嗽,可是帥哥馬上又用龜頭塞住我的喉管,又一道男人精華射入了我的口中,就這樣往復了十幾次,終於消停了,而我那強烈想咳嗽的欲望竟然也被這巨棒噴出的液體壓制住了,只覺得嗓子眼裏火燒火燎的,竟然一滴不剩全部接納了這至少有100毫升的精液。

而這時,迪的下體也被帥哥的大手揉捏地無比腫脹,好不容易將那只巨爪拿開,竟然馬上又一把抓住,之後所興跪坐在我身上,腳裏咬著迪的腳,兩只手一起搓揉起迪的JB和陰囊。這樣一來,原本在對付帥哥菊花的林強便又失去了目標。不過他也已經欲火焚身了,於是站了起來,將下體晃動著的小鋼炮放到了正咬著毅的腳的帥哥嘴邊,杵了杵。帥哥雙眼迷離地看著眼前這根紅紅的香腸,猶豫了一下,然後一口咬住,大口地嚼了起來,可憐的林強疼得剎那間發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嚎叫。

「靠!你丫有病!」迪一看林強被咬了,趕忙站了起來,打算去救林強,可是自己的小兄弟卻被別人組攥在手裏,而且越抓越緊,讓他動彈不得。「靠,朱哥,快來救強子!」

我聽聲便立即吐出了帥哥已經軟綿綿的JB,然後起身去幫林強,此時林強已經疼得齜牙咧嘴,汗都出來了,兩只手瘋狂地捶著帥哥的腦門,可是又不敢太用力,怕把自己的JB給折了。

「真笨!」我見此一拍大腿,立刻走上前去,一只手一把用力鉗住帥哥的腮幫子,然後迫使他鬆了口,林強趁這個機會趕緊把JB給抽回來,倒吸著冷氣。只見他的陽具已經被嚇軟了,聳拉著,包皮上還有牙印。林強一屁股坐在地上,喊著「疼死我了!」,一邊不停甩動自己的JB,以求緩解疼痛。

我看著林強的樣子,不由得哈哈大笑,不想自己的寶貝也被帥哥的另外一只大手一把抓住,用力地揉捏起來,我現在JB還是軟軟的,所以就像一團泥一樣,在帥哥粗糙的手掌裏毫無抵抗力,一股刺痛感伴隨著快感襲來,我心道不好,急忙鬆開鉗住帥哥的手,去掰帥哥的抓陽爪。可是無論我使多大勁都無法把他的手掰開,反倒是掙扎間,我的寶貝又有了復活的跡象。

帥哥此時眼睛瞪著林強不停晃動的JB,似乎又出現了什麽幻覺,一下子又鬆開了我和迪的寶貝,朝林強撲過去,我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帥哥的腰,把帥哥撲倒了,而林強仿佛心有余悸似的,朝帥哥面門以腳踢去,卻不想被帥哥捉住了腳踝,一口就咬向了林強穿著黑色紳士襪的腳。林強吃疼,於是又令外一只腳也踢了過去,卻不想又被帥哥捉住,於是兩只腳都被帥哥掌控狠狠嚼了起來,於是林強又一次發出嚎叫,連忙伸出手去掐帥哥的腮幫子,我和迪也撲上去幫忙,終於把帥哥制服了,嘴巴也牢牢鉗在迪手裏,嗯嗯直哼。身子被我壓在身子底下,不停扭動著,不過始終掙脫不了束縛。

「幹!這小蹄子跟個老虎似的,又是抓又是咬的!」迪氣喘籲籲地說著。

「是啊!哥。。不然咱還是把他給捆起來算了。。」林強一邊撫摸著自己受傷的小公雞,一邊心有余悸地說道。

「呵呵!」迪看著林強,不禁笑了出來:「瞧你那熊樣!,好吧好吧,我就把他手捆起來好了」於是帥哥的手便又一次被束縛了起來。

「TNN的,真他媽費勁,看你爸今天幹翻你」迪綁好帥哥的手,朝帥哥精壯的身體吐了口唾沫星子。然後蹲下一把用力鉗住帥哥的腮幫子,逼迫他把嘴張開,開始操帥哥的嘴。

我的手也不住在帥哥身上遊走,只感覺自己的下身又一次傲然挺立了,便在帥哥的美臀中間不停地蹭著,一點一點使自己的下身膨脹到極致。隨後便由著林強先前吐在帥哥菊花處的我的精液的潤滑,噗嘰一下把我的龜頭塞了進去。帥哥的嘴被迪抽插著,剎那間迸發出一聲含混不清的吼叫。我的小兄弟也沒有停下,而是長驅直入,奮力撐開帥哥的小穴,最終全根沒入。這火熱的洞穴炙烤著我的小兄弟欲血沸騰,於是它開始前後蠕動起來,弄得帥哥慘叫連連。

林強這時似乎已經忘記痛楚了,喊了一句:「操,我也來修理修理你。」於是一口咬住了帥哥軟塔塔的JB,也開始瘋狂的嚼起來,帥哥前後吃疼,瘋狂的扭動著身軀,只可惜卻讓我更加爽快,於是更加瘋狂地插著他。

林強嚼了一會,說,「朱哥,給我也上這小子一會」於是便也爬上帥哥的身體,可惜我的小兄弟正被極度的快感包裹著,哪裏肯出來,林強見我沒有反應,佯裝怒道:「考,就知道你一個人爽!」於是巨棒一挺,對準我的菊花插了下去。

「幹!」我的後庭忽然被人撐開,有些吃疼,於是我開始掙扎起來,前後扭動,可惜卻讓林強更加深入我的身體,並且碰觸到了我的G點,加之前面小兄弟酥酥麻麻的感覺不斷傳來,我竟然感覺後面很爽起來。

林強見我沒有反抗,更加用力地幹起我來,我之前從來沒有讓這倆小子幹過後面,所以林強也異常亢奮,拼命抽插著,加上之前雞巴被咬,很敏感,居然一股股滾燙地熱流射進了我的屁眼裏。我的G點受到這麽以刺激,竟然也射進了帥哥的小穴裏。

林強射了以後,也不出來,我們三個緊緊貼著,我夾在中間,於是我也出不來。我用肘頂了頂林強,說:「你小子,幹也讓你幹了,還捨不得出來啊」

林強臉貼在我的背上,抱住我的腰,說:「朱哥。。我好愛你。。我早就盼望這麽一天了。」

我一怔,沒想到這小子這麽跟我表白了。笑道:「你小子別開玩笑了!快出來」

林強抱住我不放手,說:「以後多讓我做幾次好不好。」

我又好氣又好笑,林強的樣子頗像哄媳婦的丈夫一般,可是我卻不想當他的媳婦:「靠,你小子還上癮了!快出來!」

林強還是不放,並且用舌頭不停舔著我的脖子和耳垂,弄得我很癢,而我天生就怕癢「啊。。啊,你小子。玩陰的! 啊哈哈哈。。快別弄了。。哈。。我答應你還不行嗎。」

這下林強才收手:「朱哥,這可是你說的哦,一言為定!」

我後庭酥麻麻的感覺依然存在,心中欲火未平,於是裝作無奈的點了點頭。

「啊,啊!」伴隨著迪的呻吟,迪也在帥哥口裏操也射了,濃稠的精液噴了帥哥嘴巴裏,甚至臉上都是。

而迪此時,仍不收手,由趴上去把帥哥高聳的雞巴嘬了起來,我見此於是也上前去林強也毫不落後,於是三個男人便一齊用舌頭伺候著這根青筋密布的驕傲的圖騰柱,又一邊接吻,直到濃稠的精液從其頂端溢出才善罷甘休。

此時的帥哥仿佛虛脫了一般,躺在地方大口喘著氣,英俊的雙眼半張著,簡直活色生香。於是臨走迪又說要拍幾張照片留作紀念,而就在準備拍攝他的大雞巴特寫時時,帥哥竟然尿了,一根尿柱噴得老高,差點沒濺迪一身,相機上也是,幾乎完全報廢,我們只好放棄了拍照的打算,並用帥哥的襪子把他渾身擦拭幹凈他身上的汙穢,幫他穿好衣服,又擡上了車。

我們把他放到了原來的地方,臨走時,迪淫蕩地開玩笑說:「真不捨得阿,要是這家夥也是gay就好了!我反正在田徑隊,離籃球隊不遠,就可以天天寵幸他了」

然後又揉了揉帥哥的襠部,和我們一塊走了。

而我們誰也沒發覺,就在我們轉身離開時,似乎沈睡著的帥哥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