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一被誘操成騷零

巨胸老闆被春藥征服
田徑體育異男愛上幹男人屁眼
早晨的泳池
看電影時的刺激
肌肉帅哥被人狂操

先介紹一下自己,27/177/76/1,長的還算帥,喜歡打網球,3.0+的水平,平時也有健身,身材還算不錯,雞巴也還算尚可,16,比較粗,所以入圈幾年也和不少0約過。有個小癖好,就是喜歡運動黑襪白襪。在bxxxd也加了幾個相關的群,平時偶爾也會在群裏聊幾句。在群裏和一個住的離我不遠的同好大哥聊的挺投緣(介紹一下這個大哥,32/185/86/1,很高壯爺們),除了喜歡運動襪之外,網球也打的不錯。但因為這大哥也是1,所以就只是說有機會可以一起打球吃飯。後來聊的多了,大哥也提過幾次,說喜歡我,想操我。但都被我拒絕了,因為我是純1。

國慶假期的時候,上午醒來沒事,在床上躺著,打開軟件隨便看看。這時候大哥給我發信息,問我在幹嘛,我說在家躺著。大哥說他也沒事,要不要中午一起吃飯。我一想,反正閑來無事,就同意了。外面下雨,不想出門,就讓大哥來我家,正好家裏有羊肉什麽的,讓他過來吃涮肉。

沒過多久,大哥來了。敲門,打開門一看,一個胸肌飽滿的高壯爺們背著個雙肩背微笑的站在門口。進來之後,便讓大哥在沙發坐下,打開電視,一起看中網,邊看邊聊網球。後來比賽完了,大哥就開始和我聊起運動襪,還有之前玩的小0。聽的我漸漸有了反應,然後盤腿坐著,怕他看到。大哥也盤腿坐著,偶爾用手碰幾下他的穿著黑色運動襪的大腳。幾個細微動作,看的我偷偷咽了幾口口水。聊了一會兒,我覺得餓了,便提議去吃飯,帶著大哥來到餐廳。大哥站起來的時候,由於穿的是運動褲,明顯褲襠處頂起了一個很高的帳篷,還能隱隱看出龜頭的輪廓,看的出雞巴很大。大哥見我看他襠部,並沒有不好意思,反而用手揉搓了兩下,並且意味深長的壞笑。

酒過三巡,肉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和大哥每人都喝了四瓶啤酒。這時候大哥說熱,順手把上衣脫了,赤裸上身露出飽滿的胸肌,黑黑的乳頭,還有6塊腹肌,腹肌是那種看的出線條,但又不誇張的肉壯類型。看的我有點出神,這時候大哥走到我身邊,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胸。我立刻拿開了他的手,說別這樣,我是純1,咱倆還是做普通朋友。然後站起身來到客廳沙發坐下,狂喝了幾口水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時候大哥也跟了過來,趁我不註意,一下把我撲倒在沙發上,壓著我。由於我比大哥小了不止一號,力氣也沒他大,再加上又喝了點酒,雖然我掙紮,但是也一直被壓著。大哥壓著我,臉離得我很近,說他特別喜歡我,從認識我就想操我了。我說我是純一,不做0。大哥說他一定會很溫柔的,技術也好,一定會讓我爽。試一下,如果不行,就不做了。大哥有些調戲的對我說,自從他坐在沙發上,就盯著他的腳和雞巴看,說明我是想要的。我被大哥說的不知如何反駁,一時間有點斷片。大哥見狀,臉一下就湊上來,和我接吻,舌頭霸道的伸到我嘴裏,和我的舌頭攪在一起,還不停的輸送口水到我嘴裏。雙手也不斷的揉搓我的胸肌和乳頭,雞巴和我的雞巴蹭在一起,互相的摩擦。一陣陣的快感刺激著我,弄的我渾身無力反抗,只得任由大哥擺布。玩了一會兒,大哥見我不再反抗,拉起我提議去臥室,說沙發空間小。

我帶著大哥進了臥室,大哥拿著他的雙肩背跟在我後面。進了臥室,大哥問我想不想玩點刺激的,我問是什麽,大哥說捆綁蒙眼。說看不到後,觸覺會被放大,很刺激。我想了一下,確實也想體驗一些新鮮刺激的,就同意了。大哥給我帶上眼罩,然後很粗魯的把我脫光,接著讓我躺在床上,把我的手腳捆上,手和手捆在一起,腳和腳捆在一起。然後又開始和我舌吻,餵我口水吃。接著親我的脖子,還種了個草莓。然後吸舔我左邊的乳頭,同時用右手揉捏我右邊的乳頭,由於乳頭是我的敏感點,搞得我開始輕輕呻吟起來。接著,大哥一路向下舔,但並沒有舔我的雞巴,而是舔了我的蛋蛋。由於從沒被舔過,感覺又緊張又興奮,雞巴也比剛才更硬了。然後大哥脫了一只襪子套在我的雞巴上開始擼我的雞巴。想象著大哥的大腳,我的雞巴越來越硬,而且開始流水,流的水把大哥的襪子慢慢弄濕了。大哥見前戲挑逗的差不多,拿來潤滑油倒在我的菊花上,我的菊花瞬間感到冰涼的感覺,本能的一縮。待我剛剛放鬆,一根手指就捅了進來,疼的我大叫了一聲,不住的搖頭說疼,不玩了。大哥又脫下另一只襪子,塞在我嘴裏,這下我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接著大哥又把那根手指捅了進來,捅了一會兒,我後面似乎適應了,不疼了;就在這時,第二根手指也插了進來。又是新的一陣疼痛。如此反復,直到第三根手指也插進來一會兒,我也適應了,大哥將三根手指都拿了出去。然後就感到一個熱熱的硬硬的粗粗的東西頂在了菊花口,我知道他要插進來了。下一秒我意識到,我沒聽到他撕套戴套的聲音,他要無套操我。我立刻開始拼命的扭動著身子,不想讓他無套進來。大哥看我這麽不順從,狠狠的打了我屁股幾下,就這幾下,打得我屁股火辣辣的疼。邊打邊說,騷逼,給老子老實點,到了這時候還不聽話,吃虧的還是你;再不老實,我可就不客氣了。我被嚇的不敢再動,因為現在的我根本沒法反抗。見我不再反抗,大哥重新把龜頭抵在了我的菊花口,然後還沒等我做好心理準備,一下子就插進來了,那種撕心裂肺的疼,我拼命的想喊出來,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大哥見我是真疼,就停了下來,並且俯下身吸舔我的乳頭,隔著他的襪子擼我已經軟了的雞巴,告訴我讓我放鬆,不然會非常疼。我試著慢慢放鬆,大哥開始揉搓我的屁股,並把屁股往兩邊分,讓我找拉屎的感覺,像拉屎一樣做。我試著照著做,大哥見我菊花括約肌鬆了一些,順勢往前一頂,把雞巴插進來一半,並鼓勵我說,對,就這樣,放鬆,找拉屎的感覺。隨著我的放鬆,大哥一會兒就慢慢的把雞巴全部插進來了,大哥的陰毛紮著我的蛋蛋和會陰的部位。全部插進來後,大哥停在那裏讓我適應。此刻,只感覺到一根粗大的雞巴插在我的菊花裏,很燙很硬。

過了一會兒,大哥把雞巴慢慢往外抽,抽到還剩一個龜頭在裏面的時候停住,然後說,你的菊花很棒,第一次就被我這麽大的雞巴開苞,沒有流血,說明你很適合做0。然後又慢慢的向裏插進來,雞巴和腸壁摩擦的感覺很清晰很奇妙。就這樣反反復復幾次之後,我開始完全適應了大哥的粗大雞巴。突然,毫無預兆的,大哥開始快速抽插起來,啪啪啪的聲音響在耳邊,而下面傳來的是一種酸脹的感覺,而且四肢不知道為什麽也突然沒了力氣。大哥這樣快速的抽插了很久,然後又突然變回了緩慢的抽插,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到最裏面,那種酸脹的感覺更加明顯。大哥突然俯下身用牙齒狠狠的咬了我乳頭,很疼,但是我的雞巴居然硬了。大哥感覺到我雞巴硬了,又直起身,一下一下重重的操我。隨之而來那種酸脹感越來越大,渾身也更加無力。然後又是一陣快速的抽插,此時大哥的汗水滴落下來滴到我身上。然後又是緩慢深深的抽插,我已經不知被操了多久。大哥一下一下重重的頂到最深,用手攥了一下我的雞巴,這時候可以感覺到襪子已經被我的雞巴流水弄的很濕了,大哥突然一個巴掌扇到我臉上,說,騷逼,你不是說自己是純一嗎,還不是被老子操的雞巴硬的流水,你就是欠操的騷狗。邊罵邊狠狠的撞著。而我卻是聽了感覺到更加興奮。隨著大哥不斷的重重的頂到最深,那種酸脹的感覺匯聚到了雞巴上,雞巴也是很明顯的酸脹感。突然,大哥在操我的同時,又啪啪給了我兩個嘴巴,沒想到這麽一扇,再加上大哥狠狠重重的操,我的雞巴一酸,射了出來。大哥見我射了,邊笑邊罵道,騷狗真賤,第一次被開苞居然被老子操到扇嘴巴就射了。說完開始快速的操起來,比之前速度更快。又這樣快速的操了一陣,大哥大罵道,操你媽,賤逼,老子要射了,操,操。操……狠狠的頂到最裏面,然後開始射精,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大哥的精液射進來非常有力道,大哥足足射了十多下才停下來。射完之後雞巴依然硬著插在裏面,趴在我身上,喘息著。

大哥趴在我身上休息到呼吸漸漸均勻後,把我翻身側了過去,然後側著躺在我身後摟著我,半軟的雞巴依然插在我的菊花裏。大哥伏在我耳邊輕聲說,屁眼夾緊,不許讓精液流出來,不然就打你!聲音雖然輕,但是卻字字擲地有聲一般,我趕緊用力夾緊菊花,大哥被我的菊花一夾,雞巴似乎又硬了一些,雞巴在菊花裏稍微抽插了幾下。大哥這一動,有一點精液隨著雞巴被帶出了菊花。就這樣,我努力的夾著菊花,夾了一會兒有些累了,菊花也慢慢的張開。大哥用手掐了掐我的乳頭,說,騷逼,累了?夾不住了?夾不住也得夾!不然精液流出來就打你!我聽了害怕的趕緊用力夾緊菊花,可是真的已經很累了,堅持不住了。又過了一會兒,由於一直用力到了極限,我的腿和屁股開始有些不由自主的抽搐起來。這時大哥把我又翻到平躺,說,看你這麽聽話,老子獎勵獎勵你。說完,把我嘴裏的襪子拿出來,把腳伸到我嘴裏,說,給老子舔。我開始賣力的吸允大哥的腳趾,大哥發出舒爽的呻吟,插在我菊花裏的雞巴又再一次完全硬了起來,充實了我整個菊花。大哥輪流的把兩只腳塞在我嘴裏讓我吃,有時候又讓我舔腳底板。就這樣吃了一會兒,大哥突然開始操起我來,對我說,不要停,繼續舔腳。我邊吃著大哥的腳,大哥邊一下一下慢慢的操著我。大哥的一些精液被他的大雞巴帶了出來,順著我的屁股流到床上,屁股下面很快就濕了一大片。而大哥的抽插也發出噗嘰噗嘰的水聲,聽起來十分淫蕩。就這樣操了一會兒,大哥收回腳,雞巴也拔了出去,下了床。然後去翻自己的雙肩背。因為看不到,我也不知道接下來等待我的是什麽,既興奮又害怕。

不一會兒,大哥重新爬上床,我聽到他在打開一個瓶子的聲音,緊接著一股刺鼻的氣溫越來越近,然後放到我鼻子底下。大哥摁住我一個鼻孔,命令到,吸!我知道這是讓我聞rush。我之前從來不聞rush,因為怕那東西對身體不好。可是現在,為了不惹大哥生氣,我聽話的聞了一下。大哥並沒有拿開,說,用力多吸!我聽話的又深吸了兩下。大哥又換我的鼻子另一邊讓我吸,我又吸了兩下。吸完之後一會兒,就感覺頭暈腦脹。大哥又重新把他的襪子塞到我嘴裏。接著我的乳頭突然一陣強烈的刺痛,我嗚嗚的大聲叫著。原來大哥用乳頭夾夾住了我的兩個乳頭,兩個乳頭夾中間用鐵鏈相連,鐵鏈搭在我的胸前,涼涼的。然後大哥又重新回到我的後面把大雞巴一查到底,緊接著就是一頓快節奏的抽插,啪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不少的精液又被大雞巴帶了出來。就這樣快速的抽插了不知多久,大哥停了下來,俯下身,取下了我的乳頭夾,取下時還用手指捏我的乳頭,疼的我又是一陣嗚嗚的叫喊,身體也是扭著想躲開。但大哥並沒有放過我,而是兩只手揉捏我的乳頭。然後又開始一下一下用力的插到最深,那種酸脹的感覺又開始強烈起來。我的雞巴也漸漸硬了起來。大哥一下一下的操著,我的雞巴又開始有了想射的感覺。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突然大哥俯下身用力咬我的乳頭,我一下就射了出來,並且由於乳頭疼而發出嗚嗚的聲音。大哥感覺到我射了,直起身,用手狠狠的打了幾下我的屁股,說,騷逼,這麽快就又射了,你可真是個欠操的騷逼。說完又開始快速的操起我來。操了一會兒又把我翻身側著躺,然後操我。又把我翻過來跪在床上,我的腦袋抵在枕頭上,屁股高高的敲著,任由大哥操。操了一會兒,又把我翻身仰面躺著操我。不知操了多久,我已經被大哥操的渾身無力,大哥又加快了節奏,比剛才更快更用力,緊接著,拼命的把雞巴插到最深開始射精,一股股精液全部射在了我的腸道的最深處,一共又射了十多下才射完。射完之後,大哥拔出了雞巴,還沒等我反應,一個肛塞又捅了進來,堵住了我的菊花,大哥的精液完全的留在了我的腸道裏。然後大哥躺在我一旁休息,而我也是累的漸漸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菊花又被操著。我微微動了動,大哥說,騷逼,你醒了。哥實在喜歡你,決定再餵你一次。說完開始各種力度的操著我。而此刻我只感到菊花已經有些麻木了。這次操了很久,始終一個姿勢,而大哥絲毫沒有要射的意思,而我的雞巴卻被大哥操的硬硬的挺著,不斷的流著前列腺液。就在這時,門鈴響,大哥停了下來拔出雞巴走了出去。我在想,會是誰?我沒有快遞啊,親戚朋友?那大哥居然就這樣去開門了?還是其他什麽人?越想越害怕。但又不能動,只能不安的在床上躺著。一會兒就聽到開門聲,然後就是兩個人的腳步聲向臥室走來,邊走邊對話。一個很有磁性的聲音說,楊哥,有這好事怎麽不早點讓兄弟過來啊,兄弟都十多天沒操逼了,正憋的慌呢。大哥也就是被稱楊哥的人笑著回答說,給騷逼開苞這種事當然得我自己來了,這可是老子今天剛開的苞,還新鮮著呢,這個逼又熱又緊,爽的我已經射裏面兩次了。是嗎!那我得趕緊爽爽!說完,一陣脫衣服的動靜之後,一個比楊哥還要粗的雞巴一下子全部捅了進來,雖然被大哥操了這麽久,但是一個跟粗的雞巴操進來,還是讓我疼的嗚嗚的叫了幾聲。雞巴操進來之後,停在裏面,那人說,楊哥,你說的沒錯,這逼果然又熱又緊!真特麽爽!裹的我差點一下就射出來。我得好好爽一下。

說完開始操起我來。操了一會兒,大哥上了床,把我的身子拉到床邊,頭倒著懸在床外,然後拿掉我嘴中的襪子,把雞巴插了進來,深喉的操我的嘴,一陣陣幹嘔,口水也不停的流下去。而另一個人則是快速的在後面操著我,由於這個雞巴更粗,而且節奏比大哥更快,我的菊花的酸脹感比大哥操我時更明顯。就這樣操了一會兒,我感覺腦袋充血的眩暈,不停的搖頭,大哥才停了下來,把我又拽回到床的中間。然後對那個人說,你先休息一下,讓哥先操一下,哥快射了,哥要射到騷逼裏面。那個人聽完,把雞巴拔了出去。接著,大哥又操了進來。一操進來就是一陣狂風暴雨,緊接著就是重重的插進最深處射了。大哥這次依然射了很多下,我都驚訝於大哥的精液那麽多!已經是第三次了,居然還可以射這麽多。射完之後,大哥把雞巴拔了出來,那個人又操了進來。操進來之後又是快節奏的抽插,過了一會兒,我的雞巴的酸脹感又達到了頂點,我又被操射了。被操射之後,我的全身不停的抽搐著。而那個人則是一下一下不停的操著我的G點,頂的我酸爽難忍,很想躲開。但是被固定著,完全躲不開。突然又是更加強烈的酸脹感,一股液體從我的雞巴射了出去,接著一股一股不斷射了出來,我居然被操尿了!尿液從套在我雞巴上的大哥的襪子裏流了出來,準確的說是噴了出去。那個人見我被操尿了,興奮的說,楊哥,你看,這騷逼被操尿了!大哥湊過來說,真是欠操的騷逼,居然被操尿了!然後又啪啪打了我兩個耳光。被操尿的我全身抽搐的更厲害,菊花也不由自主的加緊。身後的那個人被我夾的也更加興奮。開始了更加快速有力的抽插。然後狠狠的插在最深處也射了。這個人也是射了十多下才射完。射完之後拔了出來,把大哥塞在我嘴裏的襪子拿出來,把雞巴塞進我嘴裏,說,騷逼,給老子把雞巴舔幹凈。雞巴上殘留著精液、前列腺液,澀澀的。舔完之後,那個人把半軟的雞巴拿了出去。大哥把捆著我的繩子解開,眼罩也摘了下來。我無力的癱在床上。菊花已經完全合不上了,精液一點點的從菊花裏流了出來,順著屁股流到床上。此刻,我才看清,那個人身高和大哥差不多,但是沒有大哥壯,年紀看上去也是30歲左右。

他和大哥去浴室洗澡,洗完出來穿好衣服。而我則是依舊無力的躺在床上。大哥湊到我身邊,微笑著說,弟弟,今天爽嗎,以後想爽記得來找哥哥,說完,輕輕拍了拍我的臉頰,然後和那個人離開了我的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