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毛熊

被大一體育系帥哥狂操一夜
小晨被父親操射
定期按摩
【长篇】健壮少年
醉酒後的性交,被人狂操屁眼到射! !




12509327_765414750255961_177883387931783403_n

“哎喲!小梵來我們寢室玩啊!”黑毛熊看見小學弟就喊,彷彿很高興的樣子摟著他的肩膀。 “呵呵,我都要走了。你們才打球回來。平時訓練還不夠嘛?“那不一樣!訓練心裡有壓力,總怕讓大壯給罰繞場20圈了。自己打球就圖個開心嘛! “那還不是你自己不爭氣,下面老頂帳篷!”我一掌就朝黑毛熊兩條毛壯腿之間的桃子掏過去。

“哎哎哎~大人饒命……大人饒命……我再也……再也不敢了!” 跟著後面進來的幾個壯男看見我又在捏毛熊的桃子,也就紛紛跟著進來湊熱鬧。

於是小梵就又在我們寢室多玩了一會兒。 “哎你送人家下樓下去嘛!”毛熊叼著一根煙,嘴巴撇撇的說到。

“大壯,”小梵在樓下忽然很磁性的說,“謝謝你!”然後猛然拔腿就跑。 “我說你謝啥!!”估計他也不會聽見了吧,“這孩子,跑步超快的!”我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轉身向寢室走去。我剛一推開寢室的門,一股咸腥的氣味夾雜著汗臭、一屋子男人的熱氣還有腳臭味一起湧向我。 “唉喲~我操你們的味怎麼那麼大!”我幾乎要被這股熱浪熏倒。 “靠咧!剛才叫你去打球,說不黑去,現在過來嫌俺們臭!”

“今天下午xx幻想開雙倍,傻瓜才打球咧!”其實他們都不知道我在等小梵過來。

“啊日~有這麼好的事情都不告訴我們哦!”他們都大喊起來。這個xx幻想在我們這些無聊的大學生中實在是太流行了,流行到我們寢室4個人居然有9個號。 “走走走!打怪去打怪去!”

“我靠你們不洗澡啊?”“洗毛!刷經驗才是王道!”

“洗乾淨了今晚通宵刷怪去!要不然白浪費了。”我還是有點受不了那種氣味,儘管我要是打了球也是這樣的難聞,我還是很厭惡這樣的感覺。

“靠!還是大壯吊!”好在在夏天男生穿著也很簡單,就一條大褲衩一件T卹。他們就更加隨便了,好在學校對我們這幫大四的老人也不太管,又何況是搞體育的?很快他們就出門去了。剛才和小梵弄了那麼一大灘液體出來我感覺整個下面好像粘成了一坨。 “一起去一起去!”我從櫃子裡面摸出剛才小梵給我送過來的那套衣服,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們後面。

不過……我看老黑看我脫褲子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然後我們就開始在網吧刷怪……很大聲,吵得周圍的人對我們是敢怒而不敢言。 “這幫搞體育的牛子……”

幹到一半肯定是要去吃宵夜的,要宵夜必然就要喝酒。可能是因為今天下午太高興了吧,刷怪也刷得蠻多經驗的,我衝老闆喊:“來兩打啤酒!”老黑忙壓著我的手:“靠,你喝啊?等會還得繼續呢!”“沒事!哥能喝!吹了!”於是我就灌下大半瓶。好在他們都是豪爽的男生,兩打酒在平時並不算什麼。

不過古人云,酒不醉人人自醉。我喝著喝著忽然感覺眼前一紅,渾然感覺軟軟的沒有力氣,整個上半身栽倒在桌上。 “兄弟……不行了……呃……那啥我密碼是xx=xxxxx,幫兄弟……呃~刷啊……”老黑忙架著我的肩膀,說:“我操叫你別多喝,看你現在喝成這樣,等會刷毛怪啊!刷酒蟲去吧你!”然而終究他看我還是不行了,對另外兩個兄弟說:“我送他回去啊,我一會就過來。”

也不知道怎麼回去的,就感覺全身是這麼軟軟的,被一個壯碩的肩膀半扛半拖的拉上天橋,又這麼半推半架的架到寢室裡。迷糊中我感覺到老黑寬厚的肩膀有力地扛著我已經歪斜了的腦袋,那對粗壯的手臂緊緊地扣著我的腰。 “死胖子!我沒醉!讓我自己走……靠!放開我我自己走……走得回去!”老黑其實很圓,就是一個胖子。但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老黑肥厚的脂肪下有著不輸我的肌肉。我的手無力的勾著他的肩膀,卻悄悄的垂下來,正好放在他的小櫻桃上。我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190的大塊頭這個時候真是一個巨大的廢物。老黑出汗了,因為渾身每一塊肌肉都在保持著這兩個傢伙的平衡,還要一邊哄著亂說胡話的我。一陣夏夜的熏風吹來,我感覺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男人味,下面居然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 . “哇靠!”他抓著我的褲襠就是一擼。 “怎麼直了啊!”“呃!……俺是爺們!純爺們!”我依然滿口​​胡話。他似乎卻羞紅了臉,額頭上的更像黃豆一樣滾出來。 “注意影響呵,你走在天橋上……”老黑太黑了,晚上更黑,似乎有臉紅,但是我看不出來。 “哎~姑娘,你別跑……嘿嘿?”旁邊走過來一個女生,嚇得花容失色。老黑馬上在旁邊很抱歉的說到:“沒事同學,沒事沒事,他醉了。”“呃!我沒醉,就算醉……也要醉倒在美人懷裡!哇哈哈哈哈!”那女生一聽,大喊一聲“你動老娘試試看!”然後拔腿就跑。老黑卻狠狠的在我勃起的帳篷上狠狠的撞了一下。終於我們還是回到了寢室。老黑將我往床上一扔,“我走了啊,打怪去!”“哇~老黑,你……你真好!”我拉著老黑那雙毛茸茸的手,像傻瓜一樣的講道。 “好?好丟臉啊!你看你剛才成什麼樣,硬著個雞巴過天橋.

“呃,男人嘛,小衝動一把!來,幫爺吹吹!”“操!老子廢了你那對壽桃!”老黑只用一隻熊掌就把我整個頂起來的帳篷給裹住了。我卻漸漸失去了力氣,喉嚨裡發出“嗯……嗯……”的聲音,也漸漸的微弱下去。老黑估摸著我也睡著了,就開始幫我脫鞋。之後的一切我再也組織不起連串的記憶了。只記得老黑幫我脫鞋的時候忽然捧著我穿著白襪的腳納悶道:“還真的一點味也沒有啊!”我罵他:“剛剛換的就有味啊!”結果卻聽見自己打起了呼嚕……“靠!腿好麻!一定是被鬼給壓了!渾身不對勁!”我在夢中隱隱約約有這樣的意識。忽然想起來罵髒話可以讓壓著你的鬼快點散去,於是心裡面開始狠狠的干上了那鬼的祖宗十八代。可是……情況並沒有任何改善。我用力的撐開我的雙眼,卻發現什麼都看不見……忽然我感覺我乳頭上一陣麻癢。 “操你媽的!你這條鬼還是一個gay!”我心裡面又暗暗槓上了。然而似乎那鬼並沒有任何退卻的意思,依然在我的乳頭附近遊走,不時的偷襲我的櫻桃。 “春夢!一定是春夢……”

可是我的兩條腿還真是麻到不行,我這次用盡了全力使勁的睜開我的眼睛。幹!根本就不是什麼鬼壓身,就是那頭該死的大黑熊!像刺猬一樣根根立起的短髮平頭在我胸口如搗蒜般蹂躪著我的櫻桃,那隻大手一把抓住我引以為傲的胸肌——好像抓著女生的胸部一樣——讓我的葡萄乾聳立在最高峰。他先是伸出舌尖輕輕地撩過我葡萄乾的頂端,站上一點毛熊的口水,然後忽然換了另外一隻手的食指,先是在我的神經末梢上劃小圈圈,然後加上大拇指一起來揉捏我最敏感的地方。感覺好像有點乾澀了,老黑又伸出他粉紅的小舌頭像貓咪舔水那樣舔了幾下然後又用手指繼續揉捏著。我的那塊肥厚的胸肌被他當成女人的咪咪那樣子玩了!估計他也感覺手感沒差別吧!

但是最不可以忍受的是他居然讓我擺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超級“受”的姿勢。是的,我承認我喜歡男人,但是卻從來沒有被這樣子羞辱過:我兩條渾是腱子肉的毛壯腿被老黑扛在他那寬闊的肩膀上,小腿肚子正好卡在他的肩膀窩上,我的腳繞過他的脖子在他身後打了一個小交叉。我忽然發現我的襪子居然被老黑換成了他的那種只到腳踝的船襪!靠,只有這個變態才滿櫃子的船襪.

老黑他居然架著我的雙腿,跪著俯下身去把我的膝蓋按在我的肚子上,還不停地刺激著我的小櫻桃。 “餵,老黑,你硬了沒?我怎麼以前都不知道你好這口的?”我忽然開口說到。聲音很微弱,卻足足把他嚇了一大跳。

“啊……那個……老大……”老黑顯然很尷尬,卻沒有把我的腿從他肩膀上放下來——我的腿就這麼高高的被支起,屁眼毫無保留的對著和我同寢室四年的老黑。 “喜歡我啊?嗯?說實話。”

“嗚嗚嗚……”忽然老黑把整個臉埋在我的“乳溝”裡面,突然就像一個孩子一樣哭了出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忘記了那天我的我的東西……我不該看見你和小梵的事情的……”老黑語無倫次起來,“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但是我怕……我怕這個是不是一種病!”

“傻瓜,這算是表白嗎?”我很想把手放到他的腦袋上,輕輕的撫摸那毛茸茸的刺猬頭。然而終究酒力還是太勁,我發現我的手根本抬不起來。而且,整條腿不知道被他架在肩膀上架了多久,完全的酸麻掉一點知覺都沒有了。 “大壯!我想要你!現在就要!”他忽然止住了嗚咽,把頭抬起來,我分明看見他兩眼之間射出了和平時憨厚老實大咧咧的老黑完全不一樣的光芒。那是狼的光芒,那是為了得到一切所沒有見過的殺氣。

老黑把我兩條幾乎是已經癱了的腿扔在床上,我卻動彈不得。 “餵,你不會沒穿褲子吧?”“毛,早脫了,硬得難受!”“老黑我警告你,你別碰我的屁眼,不然等酒力過了老子就廢了你!”老黑根本沒理會我那一套,之間他雙手交叉著撩起籃球背心的下擺,呼的一聲就脫掉了,抓成一團猛地帥在我的臉上。 “給老子乖乖聽話,老子今晚想動哪裡就動哪裡。你是俺滴!”眼前什麼都看不見,鼻子裡全是老黑青春期的荷爾蒙的汗味。我毫無懸念的硬了。然後我感覺到我的兩條腿又被老黑扛到肩膀上了。 “我操!叫你不要動我那裡!”我的力氣好似回復了一半,似乎到了危機關頭人都有這樣的潛能吧。我一把抓著剛才扔在我臉上的那件球服,就朝老黑身上扔過去。老黑抓著那件衣服,笑吟吟的看著我,好像在說看你還能怎麼著?突然他半跪著,讓我看見了他兩條毛茸茸的大熊腿之間那一根尤物。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平時那麼可愛的一條小蚯蚓,今晚上居然腫脹得像一根金剛錘。 “操!你個畜生!想不到你居然這麼有貨……”我罵道,然而心裡面確實一絲絲的怯意。 “怎麼樣?本錢還不錯吧?不比你的傢伙差吧?”說實話我這是第一次看見勃起的老黑,包皮完全翻到龜頭下面,鮮紅的龜頭已經漲成了紫紅色,有一滴淫水掛在馬眼的旁邊,粗壯的肉棒上爬滿了蚯蚓一樣的血管。那沉甸甸的子孫袋掛在已經完全勃起的肉棒下面,隨著老黑的呼吸而抬起又放下。老黑低頭看了看他的驕傲,很滿意的把自己的龜頭向下壓,一鬆手,那根紫黑色的肉棒啪的一聲打在自己隱約看見腹肌的肚子上,然後隨著動脈的搏動一下一下的跳躍著。

老黑挺起腰桿,那渾圓的屁股一下子夾緊成一個倒的桃型,肉棒連同子孫袋反射著頭頂電燈的光線,呈現出一種金屬般的色澤。 “操!對面樓的色女在看你啦!”我吼道。忽然間老黑好像回復了平時的傻大個形象,“是哦是哦,不能讓她們佔了便宜去!”他單腳跳到開關那裡,又單腳跳到門口,確定已經鎖好了門,於是框的一聲整個人滾到我的床上來。

“你是我的……”燈已經關上了,卻隱約看見窗外路燈的光。老黑把腰立起來,他的雞巴在燈光下變成了一個剪影,粗壯的肉棒直指天花板,勃起了緊緊地貼在小腹上。又稍微看見有一點微微的彎曲,龜頭的形狀很美麗。跨坐在我的胸口上,用手引導我毫無反抗的力氣的手握著他的大雞巴。

“黑熊,你真是深藏不露啊!”我無可奈何的說道,因為現在根本一切都由不得我,要是我死鴨子嘴硬的話或許會被這個獸慾熏心的黑毛熊給教訓一頓吧。反正老子見過的事情多了,讓他快點出來也就好了吧。 “之​​前我都沒見過你起過秋!”我悻悻的說.“嘿嘿……誰說胖子的JJ小的?”老黑開始引導我的手去擼動他的大肉棒。 “靠!你的有多大啊?”然而我馬上後悔說出這一句話了。 “想知道?嘿嘿嘿……”只聽得他乾笑三聲,跨坐的姿勢又變成跪了,他微微俯下身去抱起我的腦袋就往他的雞巴上面湊。 “不要!幹!叫你給我停下來!”然而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老黑把我剛才握著他雞巴的手挪開,我又聽見啪的一​​聲他的肉棒打在自己腹部的聲音。 “大壯,你平時總說想知道的話就自己去做!嘿嘿……今天你也自己看看吧!”他騰出右手,將他的柱子向下壓,有著前列腺液的馬眼直指我的嘴巴,左手依然扶著我的腦袋。

“啊~我不想知道!操!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唔……唔……唔……”老黑根本不管我的後悔,大拉拉的將他的雞巴塞進我的嘴裡,然後慢慢的推到底部。當我感覺到我的下​​巴已經碰到了他的那對毛茸茸的卵蛋的時候我已經只剩下嗚嗚的呻吟聲。 “大壯真是我的好隊長!”老黑輕輕的撫摸我刺猬那樣的短髮,卻不著急下一步動作:“只有身高一米九的隊長能含完我整根老二呢~”我感覺到他話裡帶著笑意,卻不是那種戲謔的笑,而是發自內心的感覺。同時我還感覺到了他的大肉棒在我的嘴裡不斷彈跳的感覺,還一直的頂著我的上顎,弄得我幾乎要喘不過氣來.老黑開始抱著我的頭抽送起他的熊腰。一對卵蛋隨著腰部的動作啪啪啪的打在我的下巴上,清晰可聞,兩隻有力的大手牢牢固定著我的腦袋讓我想把它吐出來都不行,渾圓的毛熊屁股不斷的進犯我葡萄乾的上空,揉搓得他們,讓他們興奮的站立起來。老黑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即便是我這麼高壯的隊長這個時候忽然也覺得有點受不住他了。 “唔……唔……唔……”我隨著他的抽送開始不由自主的發出一些這樣的聲音,我忽然間嚐到了一點點鹹鹹的水的味道。 “喔!大壯,爽不爽?啊?”老黑突然止住了抽插,緊緊的抱著我的頭問我。我能夠回答他的只有“嗯”。

於是老黑又繼續乾著我的嘴巴起來,讓我的嘴裡感覺到無比的充實。乾了不一會兒,我感到他的前列腺液已經在我嘴裡氾濫的不行了,還有一點隨著我的口水溢出了嘴角。他慢慢拉出肉棒,啵的一聲從我嘴裡脫出然後又聽見啪的一​​聲,雞巴再次打在他的大毛熊肚子上,然後直挺挺的指著天空。 “大壯~我好想要你!”老黑一邊說一邊將嘴巴吻上我的臉,另一隻手卻不老實地朝我身下摸去。 “好啊,我倒是看看你怎麼要我老黑把我整個人翻了過來,幫我擺成一個“大”字型。“吼! ”他大吼一聲,抓住我兩半渾圓的屁股給我分開了!“老黑!你要是敢碰我菊花你就死定了! ”老黑稍微遲疑了一下,忽然輕聲說:“大壯,相信我。我不會弄疼你的!我喜歡你! ”他俯下身去,又輕輕扒開了我的屁股,柔軟的舌頭輕輕的抵在了我的菊花洞口。“你會喜歡的!大壯! ”老黑把我的菊花洞又朝外扒開了一些,柔軟的舌頭髮出濕潤的聲音。本來就已經硬漲得不行的雞巴這個更加感覺要漲爆了。“哇靠!你怎麼那麼會啊!老黑,你不是處男嗎? ”老黑又嘿嘿嘿的笑了,“只要練習,就好了嘛。 ”“操! ~你找誰練的! ”“你啊!不過你當然不知道了……”老黑繼續努力的干活,他整張嘴蓋在我的菊花口,弄成真空的感覺,然後舌頭輕輕的在我被吸到突起的菊花眼上掃過。我感覺到有電流來了,不由自主的扭動著屁股。老黑又幫我換了一個姿勢,他扣著我的胯部,向後一抬,我整個人就屁股撅撅地趴在床上。“乖,pp撅再高一點。 ”此時的老黑變成溫柔的征服者,就這麼肆意的擺弄著他身高190的籃球隊隊長。他把他的隊長的雙腿打開,繼續用著他的舌頭慢慢征服隊長最後的一絲理智。我覺得他這個時候不像一頭捕獵的熊,而是像一條恐怖的眼鏡蛇,慢慢地,溫柔地將他的獵物勒死。

我卻彷彿感到像周遊了世界一番,全身無法動彈卻感覺每一根神經都是那麼敏感。 “呵,大壯你放屁了!”老黑忽然憨憨的說道。其實他知道,這個時候我的菊花已經完全鬆弛了,不再成為他進入的阻力。是的,他什麼都知道,失敗的是我完全不知道他知道了什麼。

我聽見老黑拉開抽屜,摸索著。然後又是塑料包裝撕裂的聲音。 “大壯,過了今晚你就是俺的人了!”我聽見有東西悉悉索索摩擦的聲音,然後是兩聲雞巴彈到肚子上的脆響。我絕望的閉上的了眼睛,知道保持了4年處男之身的菊花今晚要送給這頭黑壯熊了。但是窩囊的是我居然都不知道他原來早就已經學會這一套,我還傻傻的以為他只是一個未經世事的處男罷了。更加窩囊的是我的菊花居然會被他用狗狗式破掉處子之身。

然而老黑還是留住了他的隊長最後一絲的尊嚴。他將我癱軟的身體又反過來仰面朝天,抬起我一條腿架在他肩膀;上另一條腿平放著,繞過他的熊腰。他用力將他自己的雞巴向下按著,對准我的菊花,想進來,忽然他又自己罵了一聲“操!”他扯過一個枕頭,把它墊在我的腰部。他第二次調整自己肉棒的位子。 “靠!好難!”畢竟還真是一個處男呢。 “你把我另一條腿也架你肩膀上。”我說,彷彿依然是一個隊長,然而這次我卻指導他怎麼干我。 “喔。”他這個人就是這樣,一遇見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他馬上會變得沒有任何信心。等他笨拙的把我兩條腿架在他的肩膀上的時候,他很白目的冒了一句:“然後咧?”“靠哦!我以為你會的啊!”我又氣又樂。 “不會就算啦~”我把頭扭到一邊去

“然後咧?下面怎麼做?”“剛才你會這樣子舔我,不會這樣子進來哦!你把我膝蓋壓到肚子上。”結果他還真的照著做,“然後咧?”

“靠!你還是不是男人啊!你不是要強姦我的麼?還問我怎麼搞!你這頭笨熊!”“啊!我真不知道啊!”“自己想好了!”我閉上眼睛不看他。

可是這頭笨熊還是沒辦法,只好哀聲的說:“大壯~~幫幫我嘛~~”“幫你把我乾了啊?操!”話雖這麼說,可是我還是蠻期待得到他的第一次的。我說:“看好了,現在我們都是第一次。”“第一次??大壯你怎麼可能會是第一次?”他的聲音聽起來難以置信。 “是菊花第一次啦!”我有點臉紅的說道。 “喔……原來你也不懂哦!”* 折騰了那麼久,總算是能夠動得一點手了。我握著他那碩大無朋的肉棒,摸了摸,確認已經套上了保險套,就開始輕輕的幫打打起飛機來。很快他便恢復了應該有的硬度,又緊緊地貼著小腹了。 “餵!別顧自己爽了,要幹活的,趴我身上來。”於是他粗壯的胳膊就撐在我的腦袋旁邊。 “姿勢低一點,我知道你雞巴長!”於是他又稍微降低了一點中心。於是我扶著他的大肉棒慢慢的引導到我的菊花口周圍。 “你買的是啥套子?”我忽然問道。

“xx斯的加倍潤滑型。”“你小子,什麼都懂!”我又握著他的大肉棒,來到我菊花口。 “嗯……”我發出了呻吟,卻發現剛剛送進去的只是他的龜頭。 “喔!我懂了!”換老黑開始發力了,他把腰慢慢的向前送,慢慢的頂開我肛門上的括約肌,突然噗的一聲,我大喊起來:“幹哦!你輕一點!!!”第一次被這麼粗大的東西塞入後面,我的眼淚都快要噴出來了。

“大壯!對不起對不起。”老黑忙俯下身去和我舌吻。下面卻一動也不動的塞在我的屁眼裡。我感覺到了一絲火辣辣的痛,還有感覺到他雞巴在我體內的熱度,隨著他的心跳跳動起來。 “好了……你動動試試看?”我鼓勵他繼續。我的身軀被他龐大的熊體壓成回形針型,一邊和我舌吻一邊慢慢的開始抽送的動作。然後感覺我基本上適應了,又換成跪著的姿勢,握著我的一雙穿著他的白襪子的腳開始抽插起來

他的肉棒真不是一般的翹,正好抵著我直腸的前壁,還有前列腺上面。 “哎……我想尿……”我對他說。他聽見了則馬上加快了抽送的動作,還喘著粗氣說:“大壯,等會,等會,馬上就帶你去尿尿。”其實我根本不是要尿尿,而是他在快速摩擦我的前列腺造成的錯覺。第一次被肛交的我怎麼可能知道這種感覺?我看見他雄壯的身軀跪在我兩腿之間,卻只是一個黑影。想像著漲成了紫紅色還爬滿血管的大肉柱正在專心的撐開我肛門的括約肌,聽見他那對卵蛋啪啪啪的拍打著我的屁股瓣,雞巴不停的摩擦著我的攝護腺,結實的大腿被他無力地架在肩膀上,那雙白襪子分外的刺眼。忽然老黑握著我的白襪腳,按在臉上狠狠的吸著氣,腰的動作卻一直沒有停。 “喔!大壯!我愛你!”老黑一邊喊一邊用他的大肉腸擠壓著我直腸每一寸內壁。老黑俯下身去,將嘴巴蓋在我的嘴上,舌頭不住的伸進來攪動。他用他的身體封住了我的入口和出口,我的壓力無處釋放,我只能發出嗚嗚嗚的叫喊聲。

“我要尿出來了!”我想說,但是最後發出來的聲音卻只有嗚嗚嗚的聲音。我好想忍著,但是人的忍耐是有極限的,即便是我這樣190的大個子在他的前後夾擊之下,我的極限依然被突破了。我突然感覺到腹部和胸部傳來一陣暖流,這個暖流順著我的兩塊大胸肌和八塊腹肌緩緩的向旁邊流去。老黑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絲異樣,他離開我的嘴巴,牽出一條長長的絲。他舉著我的兩條腿仔細端詳了一下,忽然好興奮的告訴我:“大壯!你被我操射了耶!”我那一瞬間真是羞愧得無地自容。但是心裡面卻有一個OS:“還好……不是尿……”

看見我被操射,老黑更加興奮了,終於在猛地抽插十幾下以後洩在了我體內。 “啊!……大壯!大壯!……”老黑在高潮的那一瞬間背部僵硬成一條直線,頭高高的後仰,喉嚨裡喊著的是我的名字。突然腰猛然的一震,又一震,全身顫抖了一下,最後用力的向前一頂。我感覺到他射了。整個屁眼裡面火辣辣的充實感。他像一座山那樣的倒下來,直接的壓在了我身上。老黑撫摸著我的頭頂,那是滿足的聲音:“大壯,你真好……”我伸出舌頭,開始和他接吻起來。

然而……這頭笨熊居然在接吻的時候給我睡著了!奶奶的,雞巴都還沒拔出來呢!好在射了出來,衝破了酒精的麻痺作用。我摸到他的身下,輕輕的捏了捏他那對毛茸茸的卵蛋,掐著套套的根部,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將他已經幾乎萎縮成了蚯蚓的大雞巴給拔出來。 “你真是頭表裡不一的熊!”

我脫掉他的襪子,跑到寢室的廁所衝了一遍冷水。又用濕毛巾把出了一身大汗的老黑給擦了一遍。擦的時候還不忘記扒開他的毛茸茸的屁股看了看,嘿嘿,下次就到我咯!正當我給他套上籃球短褲的時候他一把抓著了我的手:“大壯!你……你是我的人……呼呼呼呼”我一把打掉,自己笑了笑說: “做夢著吧你!”然而我卻在收拾乾淨現場了的下一分鐘跳到了床上,滾到他的懷裡,摟著他寬闊的背脊,環著他肥厚的腰,感覺到了從未感覺到的平靜。 “睡吧,吻你。”我輕輕的在他嘴唇上點了一下,闔上了眼睛。隱隱約約感覺到天亮了。我猛地一睜開眼睛,發現我被那頭粗壯的熊從身後環抱。 “難道……我有做0的特質……”剛剛轉念這麼一想,馬上蹦了起來! “操!他們沒回來吧?”我趕緊看其他兄弟的床。好在現在才7點多,應該還是在網吧裡。 “呼~好險,要是被他們發現就慘了。”於是我打算起床。

老黑在我身後呢喃道:“嗯……你不要走……”然後吧唧吧唧打了打嘴巴。 “傻樣。嘿嘿。”我含著滿口的泡沫,一邊刷著牙一邊看著鏡子裡面的我。 “好像最近有變得比較白一點……嗯……好像胖了。”我噗的一口吐掉嘴巴里面的白泡泡,哼起小曲來。

“哇!!老黑你居然敢趴在大壯的床上睡覺!”“喔呵呵!居然還流口水了!大壯看見了不狠K你一頓才怪!”“一定又是沒洗腳就上來了!”臉洗到一半就听見他們撕扯著大嗓門在調戲老黑。反正老黑人老實,在我們寢室裡總是被調戲的對象,打飯啦,打開水啦,掃地倒垃圾,幫我們應老師的點名啦,這種事情都是他的專長。 “呸,老實個屁!”我感覺到我的屁眼還在隱隱作痛。

“老黑他回寢室以後就上頭啦,上不去自己的床。我就讓他和我擠一下咯。”我一邊用毛巾擦著臉上的水一邊走出來幫老黑打打圓場,但我聽見他忽然發出一聲震天的呼嚕。 “操!大壯你怎麼忽然變得那麼娘!”心裡咯噔一聲,難道我真變成0了……“哦也哦也,睡覺去!睡覺去!”好在他們也沒有多想我講話的時候怎麼平白多了那麼多語氣助詞。他們迅速扒掉自己的外衣外褲往椅背上甩,籃球鞋隨地一蹬,單腳跳著跳到床前,把襪子擼下來,不消三分鐘就听見整個寢室想起了HX的呼嚕聲。

“嘿!老黑,老黑!起來,去吃早餐。”“喔~好,你等我一下。”老黑坐在床沿,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發現他們都已經回來了,緊張地看著我。 “沒事,我早起來了。沒看見。”“喔~”老黑胡亂搞了一下個人的衛生就和我走出寢室。

樓道裡面很安靜,迴盪著的是我們倆拖鞋的踢踏聲。我還是走那麼快,感覺到老黑安靜的走在我身後,低著頭,好像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唉,大壯……弄痛你了真對不起……”和他住了四年的寢室了,每當有什麼事情要說的時候他總是會先道歉,這一點我太了解他了。 .“不會,不會,你也沒有女朋友,幫你解決問題也是兄弟該做的!”我依然搖搖擺擺晃晃悠悠走在前面,一方面是裝百無禁忌的樣子,另一方面……是屁眼真的好痛。

“我……我是認真的。”老黑停下腳步說完這句話以後再也沒出聲。我慢慢地回過頭去,發現他耷拉著腦袋。我第一次這麼仔細的端詳和我同窗四年的老黑,我們平常都一起喝酒,一起魔獸還一起打球,幾乎都是天天粘膩在一起。可是我要承認我從來沒有用過這麼複雜的眼光打量過著頭黑壯熊。白色的T卹。寬大的黑色籃球褲被渾圓的屁股撐起,一點都沒有垮掉的感覺。毛茸茸的雙腿像兩根粗壯的柱子,支撐著這一副雄壯的身軀。兩隻粗糙的大手放在大腿兩邊,局促地抓著褲縫。一張黝黑的臉更是漲得通紅,幾乎變成了紫色。

“走啦!肚子都要餓壞了。”“喔~好……”老黑又開始慢慢的挪動腳步。

“昨晚體力消耗太大了沒有力氣了是嗎?哈。”

“……”老黑不理我,還是跟在我後面走。

“今天下午那個訓練啊,你還能撐得住不?”我繼續顧左右而言其他。

“……”老黑還是呆呆的走在後面。 “撐不住和我說啊,給你補補身體。哈哈

“兄弟你是不是嫌我臟……”他憋著老半天居然說出了這麼一句來

我猛地回過身,發現我距離他黝黑的臉不到50公分,我清楚地聽見了他漸漸沉重的呼吸聲。原本我只是想和他開開玩笑,一把撩陰手往他的褲襠裡一掏。忽地感覺到隔著籃球褲的順滑觸到了一團軟軟的肉。忽然想起老黑現在裡面可是真空上陣的,肥碩的蛋蛋就吊在兩腿之間,讓我輕易地給掏到了。老黑低沉地發出一身悶哼,渾源的屁股高高撅起,雙手緊緊捂著自己的蛋蛋,漲紅的紫色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難以理解的表情,僵持了幾秒鐘,根部的脹痛傳到了全身,像一座山一樣朝我倒下來,腦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大口地喘著粗氣我用盡全身力氣撐著這頭黑毛熊,雙臂環繞過他的腋下,撫摸著他刺刺的短髮:“你昨晚說過了明天會怎麼樣?”老黑還是沒辦法回答,我把我的臉輕輕貼在他鬢角上,“我就成你的人了。”

我感到老黑身上一陣抽動,然而終於還是沒有任何力氣。我的嘴貼在他厚實的雙唇上,兩條舌頭漸漸地糾結在了一起,聽見了濕潤的口水的聲音。兩條壯漢一瘸一拐地走在鋪滿陽光的小路上,那是從宿舍通往食堂唯一的路。 “我操,大壯你剛才差點廢了我。”“操,昨晚你不是把我也弄得半殘了嗎。哈,以後我會讓你的命根子受到星級待遇的!”“靠!”老黑粗壯的胳膊一把摟著我的脖子,拳頭輕輕地在我的胸膛上點了一下。 “隊長!下午我要請假!”“批准,哈。陪我做筆記。”於是我們依舊一瘸一拐地向食堂走去。

COMMENTS